仲景中醫交流 / 傷寒經方 / 經方:柴胡桂枝干姜湯(癆證第一方)

分享

   

經方:柴胡桂枝干姜湯(癆證第一方)

2021-04-11  仲景中醫...

柴胡桂枝干姜湯

原文 

柴胡半斤?桂枝三兩(去皮)?干姜二兩?栝蔞根四兩?黃芩三兩?牡蠣二兩(熬)甘草二兩(炙)

右七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去滓,再煎取三升,溫服一升,日三服。初服微煩,復服,汗出便愈。

作者 張仲景

【出自】 《傷寒》

【傷寒】 

1、傷寒五六日,已發汗而復下之,胸脅滿,微結,小便不利,渴而不嘔,但頭汗出,往來寒熱,心煩者,此為未解也,柴胡桂枝干姜湯主之。

劑量

1、有外證所以重用柴胡,柴胡用五錢六錢,桂枝用三錢,干姜用二錢,栝蔞根用四錢,黃芩用三錢,牡蠣用二錢,炙甘草用二錢。

【組成】 

甘草 柴胡 桂枝 牡蠣  栝蔞根 黃芩

時機 

1治療癆證第一方:怎么吃也吃不胖,很倦怠,開什么處方也沒有用。原因就是濕在血脈,造成血管很粗大,所以風濕的藥(治關節的)沒用;臟結的藥沒用。

2臨床上,只要是很口渴,全身肌肉無力,小便不利,胃不舒服,沒有胃口也沒有嘔吐就是柴胡桂枝干姜湯,不管內部是什么。

3喝完后流的汗是血脈里的濕。

方解 

1濕在關節、肌肉、脾臟上面可以用白術,但濕在血管里面則不能用白朮,因為白朮收斂的力量很強,白朮可以止利,如用于此,反而不利發散血中之濕。

2溫中。

3栝蔞根補血里的水,就是補肺里的水。

4黃芩去胃的虛熱。

5牡蠣收斂浮陽(但頭汗出);如果心陽、腎陽也往外走,用龍骨。

6柴胡治少陽的病,往來寒熱。

7炙甘草暖胃。

應用 

1在臨床上有無名的低熱,用此方很好,沒有其他的表證,但現些柴胡證,胡希恕用此方治低熱,治的很多,找不出來什么原因,如肝炎低熱的用此方可解除。

2【類聚方廣義】本條方曰:癆瘵、肺蔞、肺癰、癰疽、痔漏、結毒、霉毒等,經久不愈,漸就衰憊,胸滿、干嘔,寒熱交作,動悸,煩悶,盜汗,自汗,痰咳,干咳,咽干,口燥,大便溏泄,大便不利,面無血色,精神乏困,不耐厚藥者,宜此方。

3各種熱性病、肺炎、肺結核、胸膜炎、腹膜炎、神經衰弱、經血病、失眠癥、神經性心悸亢進癥、腳氣。

4這是少陽兼太陰的方子。

5小便不利,口干,但頭汗出,往來寒熱,心煩,大便稀軟,柴胡桂枝干姜湯

6息肉屬痰凝瘀積之贅生物。用柴胡桂枝干姜湯加穿山甲、三七、僵蠶等化瘀通絡、磨堅散結之品治療直腸息肉、十二指腸息肉、聲帶息肉、宮頸息肉等,屢獲效驗。辨證治療處方加烏梅20g,僵蠶6g(軋細吞服)。治療膽囊息肉,則必用烏梅、威靈仙、僵蠶、地龍4味藥。烏梅、威靈仙均有較強的利膽作用;而僵蠶、地龍則長于化痰通絡,磨堅散結。

7、瘧病之脈基本上以弦為原則和常規,為半表半里之病,具有表里之證,呈往來寒熱的病狀,但與少陽病的小柴胡湯證將汗、吐、下視為禁忌之不同(日本經方家經驗):

(1)脈弦而頻數者,熱多,為白虎加桂枝湯證、柴胡去半夏加栝蔞湯證。

(2)脈弦小緊者,下之則愈,為鱉甲煎丸證。

(3)脈弦遲者,宜溫之,為柴胡桂枝干姜湯證。

(4)脈弦緊者應發汗,為牡蠣湯證。

(5)脈浮大者應吐,為蜀漆散證。

比較 

1濕在中焦,就是內濕,如果濕在關節就是風濕,如果濕在血管里面就是

比較薈萃】 

1、柴胡證比較:


柴胡

黃芩

半夏

生姜

大棗

人參

甘草

其它

小柴胡湯

半斤

三兩

半升

三兩

十二枚

三兩

三兩灸


柴胡加芒硝湯

二兩十六株

一兩

二十株

一兩

四枚

一兩

一兩灸

芒硝二兩

柴胡桂枝湯

四兩

一兩半

二合半

一兩半

六枚

一兩半

一兩灸

桂枝一兩半 芍藥一兩

柴胡加龍骨牡蠣湯

四兩

一兩半

二合半

一兩半

六枚

一兩半


龍骨 鉛丹 桂枝 茯苓各一兩半 大黃二兩 牡蠣一兩半

大柴胡湯

半斤

三兩

半斤

五兩

十二枚



芍藥三兩 枳實四兩灸 大黃二兩

柴胡去半夏加栝蔞湯

八兩

三兩


二兩

十二枚

三兩

三兩

栝蔞根四兩

柴胡桂枝干姜湯

半斤

三兩


干姜二兩



二兩灸

桂枝三兩 栝蔞根四兩 牡蠣二兩

柴胡證加減:

1渴而不嘔者,柴胡去半夏加栝蔞湯;2上沖而稍拘攣者柴胡桂枝湯;3渴而不嘔,無痞硬,腹中動者柴胡桂枝干姜湯。

2、(1黃芪鱉甲散肺結核之發熱咳嗽,肺炎之遷延不愈者,慢性支氣管炎,慢性瘧疾,感冒遷延不愈,慢性咳嗽等均可應用。

2秦艽扶廉湯結核熱,雖有胸部所見,但不咳,熱少。

3秦艽鱉甲湯結核熱,發熱,咳嗽。

4柴胡桂枝干姜湯結核熱,下利,口渴。

5麥門冬湯結核熱,痙攣性咳嗽。

3瘧疾病證方治表

熱證

癉瘧

發熱少氣、煩冤手足、熱欲嘔、但熱不寒、邪氣藏心、外舍分肉、消爍肌肉

白虎湯

溫瘧

脈如先熱后寒、骨節煩疼、時嘔

白虎加人參湯

寒證

牝瘧

瘧多寒、先寒后熱

蜀漆散

痼證

瘧母

病瘧結為癥瘕,為瘧母者

鱉甲煎丸

4附外臺瘧病方治表

牝瘧

瘧疾病之表熱重者

牡蠣湯

瘧病發渴

瘧疾病特殊發渴者

柴胡去半夏加栝蔞湯

癆瘧

久瘧熱蒸耗津成癆,或癆病兼虐

寒虐

但寒不熱或寒多熱微

柴胡桂枝干姜湯

5、(1柴胡加龍骨牡蠣湯:為實證方,介于大、小柴胡湯之間,胸脅苦滿,心下部有抵抗。心下部膨滿,腹部多見臍上動悸,因腹主動脈跳動亢進所致之腹部神經癥狀。即所謂上沖、心悸亢進、不眠、煩悶等,易驚、焦躁易怒、易動感情、善太息,甚則出現狂亂、痙攣等癥狀,小便不利,大便偏秘為目標。主訴一身盡重,動作不靈活,難以轉側,身動乏力,浮腫、麻痹等亦為目標。

2大柴胡湯:肝郁,實熱證,心下急,郁郁微煩,神經癥狀少。

3苓桂術甘湯癇癥,心下悸,胃內停水,脈沉。

4苓桂甘棗湯癇癥,臍下悸,脈沉數。

5抑肝散陳皮半夏癇癥,腹動,神經癥狀,臍左旁大動悸,虛證。

6柴胡桂枝干姜湯:肝郁,腹動,虛證。

7甘麥大棗湯:狂證,急迫,躁狂,神經癥狀甚,腹肌拘急。

6、(1大柴胡湯肝郁,實熱證,心下急,郁郁微煩,神經癥狀少。

2苓桂術甘湯癇癥,心下悸,胃內停水,脈沉,發則頭暈。

3苓桂甘棗湯癇癥,臍下悸,脈沉數。由少腹至心下,水氣上沖,臍下動悸亢進

4抑肝散加陳皮半夏癇癥,腹動,神經癥狀,臍左旁大動悸,虛證。

5柴胡姜桂湯肝郁,腹動,虛證。

6甘麥大棗湯狂證,急迫,躁狂,神經癥狀甚,腹肌拘急。

7柴胡加龍骨牡蠣湯:用于實證(大小便秘、胸滿煩驚)之癲癇。淺田流用此方去其鉛丹,加鉤膝、羚羊角、芍藥、甘草。

7、(1丹梔消遙散少陽虛證有肝病者。即以小柴胡湯之虛證,輕度胸脅苦滿,容易疲乏,并伴有各種神經癥狀。

主訴四肢倦息、頭重、腦暈、失眠、易怒、逍遙性熱感(常有不固定之灼熱感)、月經不調、午后上逆感與顏面潮紅;又背部惡寒或蒸熱感,汗出等均可列為本方之參考證。

(2)小柴胡湯少陽病實證,胸脅苦滿。

(3)柴胡桂枝干姜湯少陽病,腹部動悸。

(4)補中益氣湯虛勞,虛甚,無神經癥狀。

(5)當歸芍藥散血證,疲勞,無胸脅緊張。

(6)抑肝散加陳皮半夏:血證、多怒,不眠,神經癥,由胸脅至心下動悸

8小柴胡湯證的患者,左關脈雖有力但舌質淡,這就是少陽太陰同病,可用柴胡桂枝干姜湯

【名家論述】

1、柴胡桂枝干姜湯《傷寒筆記倪海廈

如果病人發汗而復下之就不會結胸了。就是沒有發汗攻下才會結胸,現在發汗復下之就代表里面虛掉了,因為攻下的藥一定是寒涼的藥。攻下的時候血液住下走,腸胃就虛冷掉了,胸脅滿,汗發掉以后,很多還沒有發出去的汗,因為攻下復又回頭,結在胸膈的地方,這汗不在胃里面,如果在胃里面一下子就發散掉了、這汗在胃的外面,停在胸膈這兒,所以胸脅滿。微結,就是一點點結,如果沒發汗攻下會大結,小便不利,因為攻下水跑掉了,發汗水也跑掉了,當然會小便不利,渴而不嘔,嘴巴很口渴,但是人不會惡心,但頭汗出,往來寒熱,胃在中間,如果胃里面沒有水,病人會口渴,如果胃里面有水,不但不渴還會嘔吐,胃里面沒有水,胃熱往上沖,頭就一直冒汗,但頭汗出。水一直往上跑,其實這水就是胃里面的津液,常人如果餓過頭,手腳一直發抖,頭會開始冒冷汗,西醫說血糖太低了,心煩者,此為未解也,「柴胡桂枝干姜湯」主之。胸脅滿,往來寒熱,就是半表半里所以用柴胡,發汗而復下之,還有傷寒脈證,所以要用桂枝,還有加上甘草這幾味能溫中達表,這就是前面柴胡桂枝湯的意思,能讓中焦溫起來,讓抵抗力到表面上去,把還沒有進來的濾過性病毒就排掉了;因為發汗又下利的狀況下,濾過性病毒沒有隨發汗發掉,又順著汗液回來,所以濾過性病毒是散的,不是集中在表上面,而是停在三焦散開來的,如果這病毒只在肌肉皮膚表面上用桂枝就夠了,但是因為濾過性病毒己經進入三焦淋巴系統,所以要用柴胡把它推出來,再用桂枝把它透發了,因為胃的津液已經沒了,所以要用甘草補足胃的津液。渴,張仲景在治渴的時候,喜歡用栝蔞根,栝蔞根能去熱止渴。病人只要有渴就可以加栝蔞根,可以把肺的津液補足,不渴的話用半夏,決定用半夏就要問病人渴不渴。渴就不要用半夏,不渴就可以用半夏胃虛熱無大渴往上沖用黃芩,而不是用石膏。石膏是實熱證,病人會大渴飲多。但頭汗出,牡蠣專門降浮陽.胃的陽氣浮在頭上面,就像熱氣球浮在上面降不下來,牡蠣一下去把它整個往下導。

有外證用重用柴胡,可以用到五六錢,桂枝三錢,干姜二錢,瓜蔞根四錢,黃芩三錢,牡蠣二錢,炙甘草二錢。中醫觀念,平常人濕在中焦,就是內濕,濕在關節就是風濕,濕在血管里就是癆,會造成一動就來不及補充能量,桂枝能讓動脈血液循環加速,血管外壁就是淋巴系統,三焦網絡就要靠柴胡,血管里血多水少,脈就洪大,用大劑的瓜蔞根把水補足,血里常年津液不足,會產生燥熱,用黃芩下去把它去掉,配合干姜、炙甘草來建中,把脾胃的功能加強起來,配合在一起,能把血管里的濕推到皮膚表面,所以藥下去,出的汗是濕汗,黏答的。

初服微煩,復服汗出,便愈,這汗出來的時候,濕嗒嗒的,不用白術是因為白術有收斂的力量,濕在關節、肌肉、脾臟上面可以用白術,但濕在血管里則很強,白術可以止利,如用于此,反而不利發散血中之濕。
類聚方廣義」本條方曰:癆瘵、肺萎、肺癰、癰疽、痔漏、結毒、霉毒等,經久不愈,漸就衰憊,胸滿,干嘔,寒熱交作,動悸,煩悶,盜汗,自汗,痰咳,干咳,咽干,口燥,大便溏泄,大便不利,面無血色,精神乏困,不耐厚藥者,宜此方。只要是長久不愈的人,就會慢慢消弱下來,所以張仲景出「癆瘵」的第一個方就是「柴胡桂枝干姜湯」,「癆」就是他不能動,一動就一天起不來,因為工作上的關系,大部份是勞心才會有,勞力的人得到的是疲勞,癆癥的人吃什么藥都沒有用,吃什么食物都不會胖,摸脈很洪大,但是脈是中空的,遇到這種情形的時候,張仲景開的第一方就是「柴胡桂枝干姜湯」:明明是桂枝湯的病人,桂枝湯下去沒感覺,再開強一點還是沒感覺,開麻黃湯下去,汗都不流一滴,這就是癆。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一级a做爰片,夜夜骑网站,黄色视频做爰视频,很色的床上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