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鯨洛 / 待分類 / 醫美亂象:美來自于內心,不在手術刀下?

分享

   

醫美亂象:美來自于內心,不在手術刀下?

2021-05-24  何鯨洛

    出品?一筆封禪
    作者@何鯨洛

    5月18日。
    有網友做了“小腿肌肉阻斷術”,并發在社交平臺進行分享,上萬人點贊“種草”。


    立即引來了3億多人圍觀。
    徹底引爆了大家的容貌焦慮。
    但由于當天#520暫停離婚登記# 的話題沖上熱搜。
    直到近期。
    容貌焦慮又一次卷土重來。
    5月22日。


    5月23日。


    5月24日。


    不知不覺。
    容貌焦慮已然成為了一種“時代病”。
    更讓人不安的是:
    近日。
    坐擁66%女性粉絲,82%的粉絲都在18~35歲之間的直播一哥李佳琦在直播中表示:
    孕婦丑就丑點。
    大不了生完孩子再整容。


    雖然孕婦確實不適合化妝。
    李佳琦的出發點也可能是好的。
    但是“整容”這個單詞已經這么輕描淡寫了么?

    從精靈耳到小腿肌肉阻斷

    美貌即正義?

    2014年。
    波隆斯卡婭3月11日被任命為克里米亞檢察長。
    3月13日她上傳了一段就職演講的發布會視頻。
    一周后。
    波隆斯卡婭迅速在日本走紅,而后火到了大洋彼岸,成為網紅。


    但其實。
    我們更關注的是“美麗即正義”這句話。
    而后。
    在濾鏡、PS和各種美顏APP之下“長大”的我們已經不滿足于自拍修圖、小視頻實時美顏。
    于是。
    大家又從線上走到了線下。
    網絡上各種炫美絡繹不絕。
    比如前一陣子的“成人童裝試穿”“BM風”“漫畫腰”。
    還有更古早的“A4腰”“鎖骨放硬幣”“反手摸肚臍”。
    女孩子們樂于秀身材久已。
    但好身材之所以“好”?
    是因為它的稀缺性。
    是一種濾鏡美顏、化妝打扮都無法得到的稀缺“體驗”。
    雖然減肥、拉伸、按摩、跳繩……這些傳統方式確實有機會獲得好身材,但被消費主義和各種短頻快的科技體驗“腐蝕”的我們,等不及、更等不起這種長期主義。
    在這里。
    醫美恰好抓住了大家急切的“愛美之心”。
    在肌肉阻斷術醫保話題之前。
    精靈耳就已經在部分網紅博主的“以身試法”之下泛濫。


    到現在還有人覺得這是一種自由。


    四川大學華西醫院整形美容燒傷科副主任醫師李正勇表示:
    精靈耳其實就是民間俗稱的招風耳,招風耳是一種較常見的先天性畸形,畸形的構成主要是由于舟甲角角度過大所致。
    表現為耳廓平坦,與顱骨近似直角,耳廓較大,不完全對稱。
    刻意的去把耳朵豎成一個非常異常的狀態,其實并不可取。
    此后他還補充:
    精靈耳手術可能要取一些個人肢體的組織把整個耳朵后面支撐起來,后續很有可能夠出現各種各樣無法預料的問題。
    至于小腿肌肉阻斷術。
    不過是利用肌肉的失神經性萎縮來達到瘦腿目的,神經切斷后不能再生,所支配的肌肉永久失效,導致肌肉收縮不平衡,肌肉整體力量減弱。
    另外。
    還有人通過注入骨水泥以及3d打印的方式“顱頂增高”。
    為了美。
    非洲“割禮”包裝成“切除大小陰chun的私密整形手術”。
    而這里還有:
    “假體墊眉弓”“嘴角上揚微整容”“埋線雙眼皮”“自體脂肪填充”“大腿吸脂”“M唇”等手術。
    真的讓人嘆為觀止。


    “精靈耳”“肌肉阻斷”“顱頂增高”至少還是顯性的。
    這私密部位的美觀。
    是被誰定義的?


    醫美

    你們的焦慮我們的生意?

    顏值經濟之下。
    一些女孩為了美什么都敢想?
    我們無話可說。


    但那些醫美機構什么都敢做?
    它們的底線在那,又是否擁有底線,這個是我們沒有想到的。
    5月份。
    央視網的一組數據顯示:
    “95后”年輕人中近八成人表示容貌焦慮,其中,對自己容貌非常不滿意,需要很多醫美項目提升顏值的重度焦慮者占4.5%。
    而在近期。
    容貌焦慮已經蔓延到了男性身上。
    2020年至2021年,男士專用品牌的同比增速達到了56%。
    2020年男性醫美消費平均客單價是女性的2.75倍。
    今年2月。
    一項調查顯示:
    59.03%的大學生存在一定程度的容貌焦慮。
    12.77%的男生對自己的容貌非常滿意的比例高于6.08%的女生。


    看來。
    容貌焦慮已經不分男女、不講學歷了。
    甚至于。
    學歷越高、越在意容貌就越容易被容貌綁架。
    而這其中:
    消費主義不斷制造的容貌焦慮、以及影視綜藝“顏值當道”想必要付很大一部分原因。
    在某種程度上:
    資本的唯利是圖、流量的推波助瀾、整容明星的現身說法、再加上那些無孔不入“你值得更好的”醫美廣告在微博、小紅書、知乎等各個內容平臺,大量美妝和醫美博主在“安利”和“種草”之下各個攻破。
    美。
    早已經變成了一根根刺向我們自己的“針”。
    一旦我們受不住誘惑點開了其中一款App。
    醫美APP除了種草項目。
    還有各種明星的“丑照”和“美照”,以及各種整容項目的適時參考。
    真就是:
    不整吹虧。
    舍我其誰。
    就在你心旌搖曳的時候。
    殊不知。
    你的怦然心動給醫美行業帶來了2023年預估3600億,遠期規模有望達到2萬億元的市值。
    但在市值的背后。
    是技師3天學會整容。
    合規機構僅占12%。
    合法醫師僅占28%。
    非法設備高達90%。
    手術毛利可達92%。
    70%的玻尿酸產品是假貨。
    每3支針劑中就有2支非法。
    ……
    慘烈的現實告訴我們:
    我們這張臉十級傷殘后只值6萬塊。


    這是一個看臉的時代

    也是一個考驗底線的時代?

    據說美少女芙麗涅因為瀆神被法庭審判。
    庭審現場。
    芙麗涅的律師西佩·李德斯做了一件事,他當著28位陪審團和法官的面掀開了芙麗涅的衣服,大聲詢問陪審團:
    “這是上帝賜予她的美,難道我們要讓她消失嗎?”


    故事的結局芙麗涅被無罪釋放。
    看似荒謬的故事。
    卻說明:
    早在古希臘時代人類就有“美貌即正義”的信仰。
    而在我們這里。
    從王菊到楊超越。
    這種形象猶有過之。
    雖然馮小剛、張藝謀、陳凱歌都表示“不用整容女明星”。
    但是換而言之。
    恰恰說明了現有的影視綜藝整容臉泛濫。
    而在這種“人造美”大行其道之前。
    我們務必要注意到以下兩個問題:
    第一:
    男性可以化妝,但要警惕群體“異化”
    5月10日。
    鹿晗出席某品牌直播活動,談及關于化妝的觀點表示:
    化妝是有必要的,因為化妝不分性別,大家都可以的,只要自己喜歡。


    這句話本身沒錯。
    放在鹿晗的角度也沒錯。
    但前面三局壓根就沒有“因果”關系。
    鹿晗自己被韓國文化“異化”也就罷了,還要“鼓吹”大家向他看齊這就有些過了?
    把柔美留給女生。
    男生陽剛一些不好么?
    而且。
    在這之后。
    他們還會不會說胸罩不分性別、整容不分性別?
    第二:
    女性可以愛美物質,但要警惕“墮落”


    我知道:
    這是一個很容易讓好看的女孩迷失人生的時代。
    打開朋友圈、抖音,特別是微博。
    這個世界迫不及待的告訴女孩們,你值得更好的。
    更進一步:
    這個世界還會告訴你們:
    你不需要努力,只需要合理利用你的天賦才情,就能過上很好的生活。
    你可以走進夜店,進入高級會所、酒店和餐廳,你只需要陪一下酒、發幾條微博,甚至什么都不用做。
    就能盡情玩樂。
    甚至都不用你花錢。
    因為你已經被暗中標好了價格。
    當然。
    你也可以選擇一家MCN去做網紅,又或者主播,底薪一萬,做得好還有各種打賞和抽成。
    這還是你們有底線的情況下。


    最后。
    我們再聊幾句。
    資本忙著定義“美”、擁有話語權的明星自以為是“美”的本身。
    至于網紅。
    正在通過流量透支“美”。
    這個世界對于普通人來說,真的太不友好了。
    從裹小腳到穿高跟鞋、從白透亮到超短裙、從打耳洞到整容……
    從壓迫到悅己。
    我們似乎一直在原地踏步。

    ??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一级a做爰片,夜夜骑网站,黄色视频做爰视频,很色的床上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