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戶3690zfAY / 待分類 / 古代女子追求美白的背后,是政治與權力的...

分享

   

古代女子追求美白的背后,是政治與權力的象征

2021-07-16  新用戶369...
對于女人來說,皮膚狀況是顯示身份地位的第一標簽。你的皮膚越好,白皙嫩滑,要么你很年輕,要么就說明你很有錢。比如那些女明星們,臉是她們吃飯的本錢,所以有的人甚至每年高達七位數,更不要提那些貴婦了。

不同于其他華而不實的奢侈品,護膚品確實是看價格的,貴的產品會有一些特殊的技術手段,因此同樣的配方下貴的那款效果會好很多,更不要提直接花錢打針帶來的立竿見影的效果了。所以說,現如今,女人皮膚的背后就是金錢與地位的博弈。但生在古代的女人們,卻不僅僅如此,在她們的美白背后,站著的則是政治與權力。

明星在節目上自曝關于護膚的花費每年居然有七位數

一個十分有趣的現象,古希臘和古代中國這兩個文明毫不知曉對方的存在。但其各自的居民都會使用含鉛的化妝品進行美白,甚至連首選這類化妝品來美白的想法也如出一轍。

從古自今,中國素有“一白遮三丑”的審美觀念,中國女性對白皙、紅潤的肌膚的向往和追求從未停止,古書《中華古今注》中記載“燕脂蓋起自紂,藍花汁凝作燕脂”。當時所用的原料紅藍花產自燕地,所以又被稱為“燕支”或“胭脂”。

古代制作胭脂的主要原料為紅藍花,為菊科植物紅花。紅藍花的花瓣中含有紅、黃兩種色素,制作方法是在紅藍花開之時整朵摘下,然后放在石缽中反復杵槌,淘去黃色后,即成鮮艷的胭脂。此外我國古醫書中記載可用于制作胭脂的原料,還有蜀葵花、石榴、山花及蘇方木等,到清朝則主要用上好的玫瑰來制作胭脂。

春秋時人們開始用青黑顏料畫眉,白粉敷面,出現了基本的妝容,此時所用的粉主要是用于美白,這也是古代中國女性最早使用的美白化妝品。當時用的粉,多半是米粉。到了秦漢之際,所用的妝粉除米粉之外,還出現了鉛粉。鉛粉通常以鉛、錫等材料為主,經化學處理后得到,鉛粉按照形態稱固體者為瓦粉或定(錠)粉;糊狀者則俗稱胡(糊)粉或水粉。鉛粉能使人容貌增輝生色,故又名鉛華。

秦漢時期成文的馬王堆三號墓出土帛書《五十二病方》中, 對“頭脂” 、“靡(磨)脂”等美容制劑已有明確記述。還載錄了“般(瘢)”和“乾騷(瘙)”等與美容相關的疾病治法, 列方8 首, 藥物以水銀、雄黃、烏彖(喙), 犁(藜)盧、芫華(花)、闌根、白付(附)、豬膏等為最常用。在馬王堆一號墓西漢初長沙國丞相馱侯利蒼的妻子辛追隨葬品中, 引人矚目的是香囊、香料和中草藥花椒、香茅、佩蘭、桂皮、杜衡等的出土,表明當時美容化妝品的研制曾達到一定水平。

東晉醫學家葛洪(281-341)所撰《肘后備急方》卷六,列《治面皰發禿身臭心昏鄙丑方第五十二》, 是國內文獻中最早的美容篇章。該篇列美容方19 首,涉及頭發、面容、五官, “肥白” 、“細腰身” ,“除胡臭” 、“汗臭” 、“陰下股里臭” , 以及手脂、澡豆等,可謂初具規模。特別需要提出的是, 金代楊用道在對本書的補錄中,收入了“陳朝張貴妃常用膏方” , 如楊氏補注可靠的話,則可認為這是現存第一張宮廷用面部美容處方。

陳朝張貴妃面膏方有雞子一枚, 丹砂二兩組成。具體做法是雞子穿去其黃,丹砂末之。丹砂末內雞子中, 蠟封固口, 安白雞腹下伏之。候雞雛出, 即取之。不過五度,傅面,面白如玉,光潤照人,大佳。使用范圍是面多?黑曾(這里是指“黑字旁一個曾”這個字,打不出來所以分解代替), 或似雀卵色者。

唐永泰公主陵寢壁畫中的宮廷女性

唐朝是我國封建社會最繁榮時期,隨著人們對美容的追求,妝飾從宮廷走向民間,中醫藥美容及相應配方的研究也有進一步發展,隋唐時期的著名醫藥學家孫思邈的《千金藥方》和王燾《外臺秘要》都有關于化妝品配方的篇章。

從當時譜寫的詩篇中可以看出, 宮廷非常重視用粉敷面, 以黛畫眉。每逢臘日,帝后常以“口脂面藥隨恩澤”賜給臣子, 臣下則每每“曉隨天仗入,暮惹御香歸” 。詩人王建在《宮詞》中寫道:“月冷天寒近臘時,玉街金瓦雪漓漓。浴堂門外抄名入,公主人家謝面脂” 。充分說明美容化妝品已成為當時上層人際交往的禮物。

而那些留下來的很多駐顏配方對于當時的普通老百姓來說,其實很難獲取。再加之,貴族往往養尊處優不用拋頭露面做農活等等,所以皮膚的美白與否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社會階級,以及背后相應的政治權力。

無獨有偶,這樣的情況在西方社會里也是相似的。古希臘文化的黃金時期,特別是雅典城邦留存下來的更多證據,讓我們得以還原古希臘女性使用的化妝品,了解當時使用化妝品的社會慣例。上層社會的女性擁有潔白或者蒼白的膚色,因為她們絕大多數時間都待在家中,避開了會曬黑皮膚的太陽。古希臘人用鉛白來美白皮膚,希臘哲學家和化學觀察家泰奧弗拉斯托斯在他的專著《論石》中這樣描:把鉛放在盛濃醋的陶器中,經過10天左右、鉛上就會布滿一層厚厚的銹。這時他們會打開器皿,把銹刮下來,之后他們把鉛重新放入醋中,重復“生銹-刮銹”的步驟,直到鉛全部變成銹為止,把刮下來的銹研成粉末,加入水中嘗試時間熬煮,最后容易底部的沉淀物就是鉛白。


不過,歐美女性在美白護膚的路上較比東方女性更狠一些。羅馬女性曾一度把各種爬行動物的排泄物敷在臉上,比如曾經臭名昭著的“鱷魚糞”。老普林尼曾經形容過這種“鱘魚糞”,按照他的解釋,陸生鱷魚以草本植物和鮮花為生,所以它的腸道散發出“令人愉悅的芳香”,其糞便可以用來制造美白化妝品。他建議把鱷魚糞和淀粉、白堊或是歐椋鳥的風干糞便混合。讓肌膚變白變亮。

老普林尼曾經形容過這種“鱷魚糞”,按照他的解釋,陸生鱷魚以草本植物和鮮花為生,所以它的腸道散發出“令人愉悅的芳香”,其糞便可以用來制造美白化妝品。他建議把鱷魚糞和淀粉、白堊或是歐椋鳥的風干糞便混合。讓肌膚變白變亮。只是,現代歷史學家懷疑“鱷魚糞”實際上只是產于埃塞俄比亞的一種高嶺上的俗名。古羅馬人認為尼羅河起源于埃塞俄比亞。因大量鱷魚在河中繁衍生息而聞名。

19世紀中期弗朗茲·克薩韋爾·溫特哈爾特筆下的貴族名媛

可以看到,無論西方東方,在追求美白這件事上,貴婦們不僅是瘋狂,而且不惜一切代價。現在的我們都知道,化妝品中含鉛是有毒的,長期使用會對皮膚產生負面的影響。隋朝的皇后并不使用鉛白,鉛白在隋朝暫時失去了女性的青睞,但到了唐代再度流行起來。隨著晚唐時期的貿易發展,鉛白被傳播到日本,成為日本宮廷女性的化妝品。

和中國人一樣,韓國人也無比崇尚清白無暇的肌膚、認為這樣的肌膚是女性美麗的象征。古代的朝鮮人曾用詩歌贊美肌膚“如白玉一般”,也是他們把具有漂白功能的夜鶯糞介紹給日本人。夜鶯的排泄物最早被用來漂去絲綢上的染料。以在制作和服的布料上形成裝飾性圖案。日本人將排泄物與仔細篩過的麩皮面粉混合,制成美白粉、用小布袋包好后輕拍皮膚。從日本飛鳥時代到平安時代,潔白的肌膚飽受推崇,這股時尚之后也得以延續。公元692年,一位佛家僧侶制作出含鉛的美白化妝品,獻給當時的女性統治者持統天皇,博得圣顏大悅,不過如果她意識到化妝品的毒性會最終會噬掉她美麗無瑕的肌膚后就未必會如此開心了。

在這個時期、即被描述為“和平與繁榮”的年代。日本擺脫了中國和朝鮮長達數百年的文化影響,開始形成自己的藝術和文學身份。雖然和中國的貿易還在繼續,但是日本皇室切斷了與中國的官方往來,讓自己在地緣上得以獨立。因為排斥中國的時尚。日本的皇族女性發展出新的審美標準:用華美的綢袍層層包裹身體,露出涂著厚厚白色粉底的臉龐和脖子作為焦點。

持統天皇畫像

以鉛敷面這種近乎飲鴆止渴的美白方式,在中國也曾被人們所發覺。到了明代,明代為美容化妝之術的發展做出貢獻者, 有太醫院吏目、醫林狀元龔廷賢。龔氏所撰《魯府禁方》寧集, 收集魯王府美容13 方。這些方劑除楊太真玉紅膏含有輕粉外, 其余方劑均未含鉛汞之類的有毒藥物, 可謂選擇美容方的進步之舉。

在歐洲,追求白皙肌膚的努力持續了整個中世紀,其他類型的化妝品在這個時期內使用得并不多。沒有瑕疵、未經日曬的皮膚依舊受到人們的偏愛。白皙是上流社會的同義詞,而飽經風霜的黝黑皮膚就意味著被強迫進行過戶外工作,那么這個人也因此來自下層階級。在疾病多發,缺少良藥的年代,干凈、白皙、無瑕的肌膚是健康狀況顯性變化的標志,也是生育能力的指標。這也能夠解釋女性為什么在追求白皙的皮膚上耗費了大量的時間,而且不管花多少錢,也不顧化妝品的毒性多強。

此外,基督教在歐洲的興起,讓圣母瑪利亞成為女性氣質、行為和美麗的新榜樣,這個趨勢一直持續到15世紀以后,圣潔縹緲的容姿是當時的潮流,中世紀的女性試用了無數混合物,就是為了讓自己的肌膚綻放出完美容顏中常有的動人光彩。

而在古老的東方中國,宮廷貴婦對護膚追求在慈禧太后的身上發揮到極致。美國女畫家凱瑟琳?卡爾是惟一替當時健在的中國后妃畫過肖像的人,她在《禁苑黃昏――一個美國女畫師眼中的西太后》中,對慈禧太后的外貌有詳細的描寫:手非常之美,小而優雅,有教養的樣子;面部勻稱而又構造準確,大大的耳朵,其上部分長得很好;精致寬闊的前額上方烏黑的頭發平伏地分成兩半;眉毛彎而細長;神采奕奕的黑眼睛十分整齊地嵌在臉上;鼻子高高的,是中國人稱之為“鼻正”的那種,寬寬地垂直于前額;上唇極為堅毅,嘴較大,但很美,兩片靈活的紅唇在堅毅的白牙之上分開時,會使她的笑產生一種罕見的魁力;下巴強健,但并不過分堅毅、也無頑固的跡象。要不是我知道她已年近69歲,我會把她看成保養得好的40歲女性的。

慈禧皇太后“光緒癸卯年照片”之一,1903年

慈禧太后有一整套的保養方法,她專門用十幾種中藥配成《玉容散》保養皮膚,玉蓉散用白芷、白牽牛等十余種藥物研成細末,以水調濃,搓在面上,最后再用熱水洗干凈。每晚臨睡前,都要用專門配制的藥膜敷面,清早起來又用特制的美顏膏洗臉,梳頭前后還要用些特制的香發散,所以老太后年逾古稀仍然面部白皙,皺紋很少,頭發不白、不落。為了減少臉上的皺紋,慈禧有專職的侍女,每天用玉石為她按摩。而與慈禧太后掛鉤的美白偏方,不知道多少人拿出來在民國后作為欺騙民間婦女的手段。

現在我們看一些慈禧太后的老照片,并沒有覺得她的護膚有多神奇,眼袋、眼紋都非常明顯,法令紋也很深。但鑒于當時照相技術不能反映真實的皮膚顏色,我們可以猜測,之所以會讓卡爾覺得老太后69歲還像40歲一樣,最主要的原因大概就是皮膚白皙。

也就是說,無論東西方,對于女性來說,追求皮膚白是個亙古不變的目標。而為了實現這個目標,也都是各顯神通,但最終受益的仍然是貴族女性。表面上就是個皮膚顏色問題,背后卻是政治與權力的象征。

參考資料:《中國美白化妝品的發展歷程》柴記紅,王懷友等;《中國宮廷美容發展簡史》李春生、李潔、劉東宇;《彩妝傳奇》麗莎·埃爾德里奇;《我國美容化妝發展史概述》李東平、劉萬國。


轉載請注明來源:一本正經說歷史(ybzjlishi)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一级a做爰片,夜夜骑网站,黄色视频做爰视频,很色的床上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