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時斜陽 / 待分類 / 因為熱愛,他把自己活成了中國人

分享

   

因為熱愛,他把自己活成了中國人

2021-07-18  舊時斜陽

   今天說的這個人很有意思,他是地地道道的荷蘭人,卻十分的迷戀中國文化。

  比起那些一直想著走出國門,拿一張綠卡的中國人三觀要正得多。

   畢業后的他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了中國,說中國話、學習中國歷史、研究中國古董、看中國戲劇、娶中國媳婦、寫中國漢字,推廣中國神探、玩中國古琴,收藏中國古玩、吃中國川菜,他用一生的時間,硬生生將自己活成了比中國人還地道的中國人。

  他叫羅伯特·漢斯·古利克,他給自己取的中文名叫高羅佩。

  1910年高佩羅出生于荷蘭扎特芬,父親是駐荷屬東印度(今印度尼西亞)荷蘭殖民軍隊的一位軍醫,常年需要在外地跑,一家人跟著父親常年的免費旅游,高佩羅就在爪哇島上度過了他的小學時光。父親退役后,高羅佩全家遷回荷蘭,定居尼曼根附近的畢克村,這是歸國僑民喜愛的定居地之一,如果劇本一直就這么寫下去,那么高佩羅一定做一個老老實實的荷蘭人,說荷蘭話,學習荷蘭的文化,娶荷蘭的姑娘,卻不會把自己出口給中國。

 事情的轉折點在于一個陽光溫柔的下午,那天,高佩羅放學回家,目光立即被桌上的一個花瓶給吸引住了目光。

  藍白相映,怡然成趣,晶瑩明快的花瓶在柔和的陽光下宛如一幅人間畫卷,這種景象他在荷蘭從未見過。

   母親告訴他,這個叫瓷器,來自中國的景德鎮。

  此后,這種奇妙的感覺一直伴隨著他,從那個下午開始,他的目光開始關注一個叫中國的地方,那是一個有著五千文化歷史的國家,有書法、有青花瓷、有茶葉、還有古玩,據說還有一種荷蘭沒有的圖畫。

  這些未知的東西吸引著他的目光,迫使他想去那個叫中國的地方去看一看。這個愿望隨著年月的流失變得越來越強烈。

 他開始自覺的學習中國的漢字,看中國的字畫和香爐,就連寫有中國的文字的小說他都不曾放過,為了全面了解中國,他給自己取了一個中國名字高佩羅,大學選擇專業時,他放棄了當時的熱門專業,不顧父親的勸說,執意選擇了主修漢語、日語及法律。1934年,他以一篇論及12世紀米芾有關硯的論說的文章獲得了東方研究碩士學位,拿到畢業證的那天,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外交部的工作,踏上了奔向了中國的列車。

  他不知道,這個決定,讓他走上一條徹底研究中國文化的旅程。

  步入中國的第一份工作是荷蘭駐日使館翻譯,靠著這個身份,他開始來中國的北京和中國的文化名流、學者做了朋友,積極參與嘗試士大夫們所擅長的藝術,進一步豐富了自己的中國文化素養。

  本以為這將會是他此后的人生,但一場戰場徹底改變了這一切,1942年,太平洋戰爭爆發,高羅佩不得不離開日本,他和其他同盟國外交官與日本駐外使節相交換。在東非和埃及,他被誤作間諜而歷盡艱險,幾個月后他被遣送到新德里,即便是這樣,他依舊沒有忘記自己的中國夢。

 夢想做久了,總有成真的那天,老天爺似乎從來沒有虧待過做夢的人。

 1943年,經過一年多的顛沛流離,高佩羅來到了中國重慶、在這里他與荷蘭公使館人員會合,擔任荷蘭流亡政府駐重慶使館一秘。作為抗日戰爭的大后方,重慶這座山城容納了幾乎所有中國的人才,他們因為戰火而云集于此,面對這些優秀的人才,高佩羅很清楚這意味著什么,他如同一塊海綿一樣不斷的吸收著中國的文化,他開始全方位的了解中國社會,了解中國的歷史,中國的藝術,原來中國竟有這么多的東西,這些東西不輸任何的國家。

 在這里,他玩起了收藏,北平琉璃廠、東京神田區、倫敦舊書店,都是他流連忘返之處。

 對中國了解越深,內心的喜愛也就越多,喜歡得越多,得到的欲望就越強烈。

 矛盾么?

 確實有些矛盾。

 中國的文化藝術,你一個外國人在如何喜歡,那只是喜歡而已。

 但有些人總能做到把喜歡的藝術,變為自己的藝術。

 高佩羅就是這樣的人。

 他在中國的藝術成就足夠讓一些人一輩子都跟不上,眾所周知,高佩羅喜歡中國的所有文化藝術,這并不是最關鍵的,關鍵是的他還很勤奮。

天賦還高得離譜,這讓別人怎么活?

20歲開始練習中國書法,和頭腦發熱的書法發燒友不同,對于中國書法他是認真的,從提筆的那一刻起,一直到他去世,堅持了37年,終生不輟。他的高體字筆力雄健,功底深厚,讓很多中國人看了之后都自覺汗顏,他送給書法大家沈尹默先生書法對聯,至今掛在沈家故居。

 剛到重慶時,他就被神奇美妙的中國文化所吸引。安頓下來之后,他開始細心研究中國文化的精髓。首先,他對中國琴藝發生了濃厚的興趣。于是他就聘請中國琴師指導自己彈奏《高山流水》等樂曲,每當彈琴時,他神情專注,搖頭晃腦,一副沉醉其中的模樣。沒幾年,他就成了遠近聞名的琴藝大師,就連于右任、馮玉祥這樣文化大咖也紛紛為他打coll

如果說這些就算了,更多的成果還在后面,他花費大量心血寫成英文專著《琴道》一書,一經出版立即成了現象級的著作,年代圖書排行榜第一名總是他,日本的學者公開承認,他的著作絕對是這個領域的佼佼者,搞研究的同時,他發現第一位將中國古琴介紹給日本的是一個和尚,為了弄清楚這一點,他用了整整7年時間遍訪名剎古寺、博物館院,共獲得禪師遺著遺物300余件,輯成《東皋新越禪師全集》,填補了中國歷史上空白。

看到這兒,有些眼花繚亂,但筆者還是想說一句,這只是九牛一毛。

接下來,請你不要眨眼。

他玩文物鑒賞、寫論文,搞收藏、寫古詩、吃中國菜、研究中國歷史,甚至中國的動物都不放過,臨死前一邊吃著止痛藥一邊寫《長臂猿考》的書稿,你汗顏么?

筆者是汗顏了。

更汗顏的東西還沒結束,接下來才是重頭戲,因為他是將狄仁杰神探的大名推廣到全世界的第一人。

20世紀30年代,這一天,閑來無事的高佩羅讀到一本清初公案小說《武則天四大奇案》,這是一部清朝末年無名氏寫的公案小說,也是唯一記錄狄仁杰破案過程的古代小說,高佩羅在通讀小說后,立即被書中主人公狄仁杰屢破奇案大為折服,他覺得這部小說無論是運用邏輯推理的方法,還是在偵破奇案的能力方面已經大大超越了西方偵探小說,比起福爾摩斯、格雷警長等現代西洋大偵探來,均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個驚奇的發現,讓他做出了一個意想不到的決定,他把《武則天四大奇案》譯為英文,并且自費出版了2000冊進行了推廣,本以為是虧本的買賣,卻沒想到效果很不錯,2000冊一下子就賣光了,巨大的成功讓他決定開始創作一本屬于自己的狄仁杰斷案小說。

他最初的愿望只打算寫一本,滿足一下自己對狄仁杰的喜愛,但成績實在太好,以狄仁杰為主角用英語創作的《銅鐘案》出版后大獲成功, 這讓高配羅十分高興,經出版商的再三催促,他一鼓作氣在20世紀50-60年代又陸續創作了《迷宮案》、《黃金案》、《鐵釘案》、《四漆屏》、《湖中案》等十幾部中短篇小說。這些作品最終構成了高羅佩的"狄仁杰系列大全"--《狄公斷案大觀》(Celebrated Cases of Judge Dee), 即《大唐狄公案》。

 時至今日,這部探案小說依舊是廣大書迷心目中最好的探案小說。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被他的喜歡變成了屬于自己的東西,沒有比擁有更讓人高興,沒有比這個更讓人驕傲。

 但高佩羅驕傲了么?

 沒有,理由他還缺一個中國媳婦。

 這個讓人驕傲的愿望他很快就得償所愿,在重慶任荷蘭使館一秘時,他愛上當時在大使館任秘書的江蘇名媛水世芳女士。這姑娘不光模樣長得好,身世更是好得嚇人,她的祖父是清代名臣張之洞,她的父親水鈞韶曾在中國駐列寧格勒總領事館工作,后來任天津市長,本人也是響當當的文化名流,這么好的一顆水靈靈的白菜,他就這么摘了。

 有才就是任性,或許說的不是別人,就是高佩羅。

然而,如此熱愛中國文化的高佩羅,上天卻沒有給他更長的生命。 1967年,57歲的高羅佩身罹癌癥,病逝于海牙。臨死前他忍著劇痛完成了狄公案系列小說的最后一部《黑狐貍》,我常想,如果不是對中國文化有著刻骨銘心的愛,誰有能做到30年如一日的去研究、去學習、去收藏、去書寫,去把自己活成了一個中國人呢?

  一切的因果也許只有四個字--唯有熱愛。

  他的妻子曾說:他不是外國人!從我們認識到他臨終,他沒有一天斷過練字,他最愛吃元盅臘腸、喜歡四川菜,他實在是個中國人。這也許是對高佩羅最好最真誠的評價。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一级a做爰片,夜夜骑网站,黄色视频做爰视频,很色的床上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