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林夕亭 / 待分類 / “婆婆丟了錢,卻懷疑是我偷走了,這就是...

分享

   

“婆婆丟了錢,卻懷疑是我偷走了,這就是跟公婆一起住的下場”

2021-08-13  東林夕亭
我有酒和茶。

你有故事,就來找我。

朋友佳佳說:“人到晚年,不管作為長輩,作為領導,作為父母還是作為婆婆,批評晚輩之前,先檢討自己,先把事情弄清楚,才是智者。”

她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在婆婆那里受到了不公待遇:“婆婆丟了錢,卻懷疑我偷走了,這就是跟公婆一起住的下場,我好后悔沒聽我媽的話,好后悔沒有要求男人買房,好后悔沒有堅守自己的原則,我本以為我做了讓步會換來幸福,結果反而帶來了不幸。”

她所說的那個原因雖然容易被人忽略,但設身處地去想一下,一旦那種事情發生了,婆婆不分青紅皂白冤枉你,你會特別難受,即便是真相大白之后還你清白了,你依然會窩心;而如果沒有真相大白,你會更窩心。

我們不能憑僥幸認為“被人冤枉”這種事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也不能憑僥幸認為自己身邊的人不會冤枉自己,你沒經歷過當然可以抱有幻想,但你經歷過一次那樣的事,你就人性的理解就不會那么理想化了

比如我的一個大學室友,有一天他的暖水瓶內膽碎了,他想都沒想就開始讓其他室友自證清白,其他人急于撇清自己,紛紛說自己沒有動他的暖水瓶。我也沒有動過他的水瓶,但我懶得跟他廢話。結果他就開始指桑罵槐,含沙射影,說什么“敢做不敢當算什么男人”“做錯事了卻不敢承認”,我沒再忍,發火了,但這樣好像正中他下懷,他似乎更確定事情跟我有關了。

這種事擱誰身上都會窩心,平白無故被人冤枉,你不解釋也不是,解釋也不是,如果事情沒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你可能要背一輩子黑鍋。

《我在他鄉挺好的》當中也有類似的情節:蘇晴請求喬夕辰帶她一起做項目,結果她弄丟文件之后陷害喬夕辰,好在簡亦繁明斷,查清真相還了她清白,試想一下,如果沒有證據,沒有監控,會是什么后果?蘇晴那種人會良心發現說自己陷害了別人嗎?

還有后來苗苗受領導指使陷害簡亦繁,簡亦繁后來說當時就想辭職一走了之,但又不想一輩子背黑鍋,所以才弄清真相還自己清白。但世間之事,不是所有都可以弄清真相的。

前文中提到的佳佳就一直蒙受不白之冤,她說她恨不得以死明志證明自己清白,但又覺得這樣做不值。雖然她因為這件事離婚了,但那件事在她心里始終是個疙瘩。

雖然大多數人不會成為她婆婆那種人,但每個人都有可能遇到那樣的人,那樣的事,這就需要我們從以下兩方面要求自己。

批評前,先檢討。

每個人都不該因為自私而陷害誣陷別人,這是每個人都應該對自己提的要求。除此之外,也不該無緣無故冤枉別人,批評別人,要先管好自己。

以佳佳的遭遇為例,她婆婆的做法很有問題:如果她是故意陷害兒媳,真的天理難容。就算不是故意陷害,也不該無憑無據冤枉兒媳。

每個人在遇到這樣的事情時,都應該有這樣的思路:錢是不是自己弄丟的?如果在自己身上找不到原因,再向外去找原因。此時最忌諱先入為主,否則很容易冤枉好人。

如果涉及的問題比較大,你可以報警處理。但如果是普通的問題,你想弄清真相就應該去找證據,沒有證據就不要無緣無故冤枉人。尤其是婆媳這種本身就很敏感的關系,一旦你冤枉了兒媳,不管最后是否真相大白,彼此之間再難和好,而且還有可能毀了一樁婚。

退一步來講,就算晚輩真的犯了錯,只要問題不嚴重,只要上升不到報警處理的層面,就應該冷靜做決定。如果確定要一拍兩散,那就別廢話;如果不想一拍兩散,想要教化晚輩,則需要想好再說,循循善誘,諄諄告誡,否則你橫沖直撞,不做任何鋪墊,對方一定會應激,哪怕他犯了錯

即便被冤枉,也不能亂了陣腳。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每個人都有可能遭遇我們前文中提到的那些破事兒,有可能在婚姻中,有可能在生活中,也有可能在職場中。

對待這種事應該分情況看待:一種情況下是真相大白,另一種情況是死無對證。

沒有人想要一直被冤枉,都會想把事情弄清楚,這時候就不能亂了陣腳,不宜采用“以死明志”這種極端的做法,應該當成問題去處理,知道真相大白為之。

而如果一直沒有真相大白,你盡力了也無濟于事,始終死無對證,跳進黃河也洗不清,這種情況下也不能亂了陣腳,也不宜走極端,因為不值得你以死明志。

還能怎么辦呢?忍氣吞聲嗎?苦水往肚子里咽嗎?

這種事值得探討,我無法給出一個適用于所有人的答案,只能說:事已至此也是沒辦法的事,只要我們確定自己沒有犯錯,就應該繼續堅強地活著,可以試著換一個環境,跟那種人劃清界限,重新開始自己的生活,不要總是回想那些破事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一级a做爰片,夜夜骑网站,黄色视频做爰视频,很色的床上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