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德芬空間 / 待分類 / 楊千嬅首談“育兒觀”,一句話震驚朱丹、...

分享

   

楊千嬅首談“育兒觀”,一句話震驚朱丹、李誕:這1個跡象,說明你把孩子養得很好!

2021-08-17  張德芬空間

成為父母門檻很低,簡單到通過生物本能就可以實現。

然而,外界或父母自身,有時對于自己是否有資格做父母,往往有更高的標準。

最近的綜藝節目《做家務的男人》中,朱丹拋出一個問題:

“你們覺得做父母的需不需要資格考試?”

主持人李誕緊跟著問:“你們感覺自己能通過這個資格考試的舉個手?”

在座的傅首爾等幾位嘉賓紛紛舉手。

一旁的楊千嬅不但沒舉手,還語出驚人,說:

 “父母要給孩子愛,而不是以資格感去量度的”。

一語驚醒在場所有人。

回望自身,從什么時候開始,我們不僅開始用“資格感”要求自己,甚至還讓這嚴格的要求,一步步吞噬著孩子?

 
當愛被套進“資格感”里

教育學家周國平老師曾說,愛孩子,是父母的本能。

父母對孩子的愛,本是渾然天成、無須雕琢。

我們也總能從父母口中聽到:“我愛孩子,我愿為孩子付出一切。”

可是,當愛被套進“資格感”的程序,父母不知不覺就走入了身份綁架的迷途。

生活中,曾看過這樣一幕:

媽媽帶孩子去吃飯,孩子吃得很歡,不停地說:“好喜歡吃這里的東西呀。”

媽媽一聽便摸摸孩子的頭,語重心長地說:“那寶貝你要聽話,乖乖寫作業,這樣媽媽就經常帶你來這里吃。”

這時,這位媽媽的“資格感”機制在無意識下就被觸發。

她覺得自己在履行作為父母教育孩子的資格和責任。

孩子感受到卻是:“回家認真寫作業,媽媽下次才會帶我來。”

可孩子的需求是希望能經常吃到自己喜愛的食物,而媽媽無意識中為孩子的“需求”附加了條件。

孩子如果特別厭惡寫作業,內在小孩就會倍感委屈,但也因為“媽媽”的身份,不敢反抗。

而背負“資格感”而不自知的父母,很常見:

孩子考試沒考好,就責備說:“你的成績不理想,這個月的零花錢暫時取消!”

孩子忤逆自己的安排,便忍不住對其咆哮怒吼:“我是你親媽,你憑什么不聽我的話?”

……

他們絕不是不愛孩

只是他們太想做個好父母了,所以無意識地預先把自己設置成“家長”身份,孩子沒能達到自己要求時,便不自覺把內心的期望投射到其他附加條件上。

父母這個身份,就像一座高山,擋在了父母與孩子中間。

父母看不見孩子真正的需求,孩子也感受不到父母的愛。

曾有一位來訪者——藍心(化名),一個95后的姑娘。

其父母對她期望很高,從小到大都要嚴格管教。

三四歲時去醫院打針,她很痛,很想哭,可爸爸卻總是嚴厲地跟她說:“不許哭,哭了就不勇敢了,以后爸爸就不給你買玩具了。”

每到期末考試前,爸媽也都會鞭策她:“你這次一定要好好考,考不到前三名,就白費我們花那么多錢送你去補習了。”

這樣的警醒、教育,就像一個堅固的“套”,套住了父母,也套住了她。

她不敢松懈,父母也不敢失職。

后來上了大學,爸媽也會每天給藍心打視頻電話。

在得知藍心談戀愛后,爸媽還專程跑學校找她,說戀愛影響學習,不分手就不是好女兒。

她無奈只能選擇了分手......

痛失男友后,藍心變得在家里不開心,去了學校也悶悶不樂,內心壓抑、憤懣。

經常“莫名其妙”就發火,后來干脆連父母的電話都不接……

弗洛姆在《愛的藝術》中說:靠努力換回的愛往往讓人痛苦地感到,自己不是被人愛,而是被人需要。

父母以為自己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愛孩子, 而藍心感受到父母的愛,卻是有條件的,內心就對父母、對自己產生了懷疑。

所以,她選擇用逃離、反叛,來“宣泄”內在沒有被滿足的愛。

而“盡心盡責”的父母,卻又誤解為孩子不懂感恩。

當我們戴著重重的“殼”來愛孩子,父母和孩子間愛流動的通道,就會被被阻斷,造成彼此之間的“愛失聯”

為什么父母會陷進“資格感”里?

當父母帶著“資格感”去愛孩子,便會建立“一俯一仰”的親子關系。

美國臨床心理學家戴安娜·鮑姆林德提出過一種威權式家庭教養方式:

父母對孩子一方面提出嚴苛的要求,不允許孩子背離;一方面又很少對孩子的需求作出回應。

“資格感”的教育,像極了這種“高要求、低回應”的教養方式,給到孩子的愛,總是偏離孩子的需要。

像藍心的父母就很典型。

這可能因為他們自身匱乏無力,想證明自己是一個“優秀”的父母。

他們無意識就把“優秀”的期待投射給藍心,希望借助她的優秀,獲得更多的愛和認同。

所以,他們凝視著孩子的一言一行,監督孩子變優秀。

但過于密集的凝視,對于孩子或許就是負擔,也偏離了愛的初衷。

如果父母對孩子的這種“愛”是出于資格感,出于“我是你爸,我是你媽,你要聽話”時,孩子難以忍受內心的壓抑,便會迫不及待地想要逃離。

卡爾·羅杰斯說,對孩子只是愛是不夠的,我們還必須無條件地去愛,要去愛他們本身,而不是愛他們所做的事。

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哪吒以魔丸身份出生,生性頑劣不羈,捉弄百姓,別人都嘲諷他是禍害。

但是,李靖和殷夫人一直接受孩子的與眾不同,全心全意愛著他。

為讓哪吒潛心修行,父親對他說:“你是靈珠轉世,你的命運只有你自己說了算。”

在天雷準備滅魔丸時,為救哪吒,李靖求太乙真人換命符,問及原因,只說“他是我兒”。

隨后,便一命換命,替兒子去死。

這份深沉的愛,喚醒了假裝自己惡魔的孩子。

哪吒主動戴上乾坤圈,接受了對自我的約束,成為拯救百姓的英雄。

哪吒的脫胎換骨,正是來源于父母無私的愛和無條件的支持

父母無條件的愛,是推動孩子改變和成長最硬的鎧甲。

愛自己,你才能給出愛

美國著名心靈導師約書亞·羅斯·李普曼在《心靈的寧靜》這本書指出:除非你充分愛自己,否則你根本不可能切實地去愛他人。

很多父母需要用“資格感”武裝自己,都源自于沒有全然地愛自己

父母也有自己內心的沖突、欲望和情緒,如果可以勇敢地去面對,去充分愛上自己,輸出給孩子的肯定也是更積極、更無條件的愛。

首先,一點點感受真實的自己。

我們可以試著剝離自己“父母”的身份,靜下心來思考:“我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我對孩子提出要求時,我的內心是想滿足什么?”……

再一點點去覺察,自己在和孩子互動過程中的資格感,感受那個卸下角色之后的真實自我。

那些看起來忽閃而過的念頭,也許就是影響我們行為和對待孩子方式的起因。

探索自己是個漫長的過程,暫時沒有察覺出自己某些不良的模式也沒關系,只要學會了覺察、覺知,你就已然為了解自己打開了一扇大門。

當我們厘清真實的自己,便能學著如何去愛自己。

其次,接納自己試圖推開的那部分。

當你用“要求”的方式,逼迫孩子變優秀時,比如:你這次考不到前三,暑假我就不帶你去游樂園了。

這其實投射了父母自身的焦慮,他們害怕孩子成績不好,而這份恐懼和焦慮背后,恰好也可能是父母自己一直不敢、也不愿去直面的部分。

每個父母內在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自己極力想推開的部分,可是越是試圖推開,自身囤積的負面能量就越多。

直到以各種資格要求自己,要求孩子,將這部分未被滿足的需求,投射到孩子身上。

我們只有接納自己一直排斥的部分,對自己有足夠的認同,才能放下焦慮、放下投射,重新無條件地愛孩子。

最后,把孩子還給孩子,回歸自我成長。

生命最大的價值,是聽從內心的召喚,做出自己的選擇。

無論選擇或大或小、是對是錯,生命都會因為自主選擇綻放光澤。

如果孩子總是迎合父母的期待而活,就等同從來沒有真正做自己。

父母最好的愛,就是讓孩子做自己。

而我們自己,也回歸到自己的位置。

丁子高在節目中提到:“我并不是之前就學好如何做父母,而我是和孩子共同成長的。”

深以為然。

父母也許不夠完美,卻可以陪同孩子一起成長。

相信愛自己,保持自我成長的父母,一定能帶給孩子更有養分的愛!

策劃 | 魚甜

編輯 |  艾米

主播 |  雪冬,電臺主播,二級心理咨詢師 ,冥想引導師。
點擊下方卡片,關注【張德芬空間】

當不耐煩、暴躁、悲傷感、憤怒等情緒來襲

該如何學會與它們相處?

我們要學會接受事物原本的樣子,

無論它是否令我們感到愉快。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一级a做爰片,夜夜骑网站,黄色视频做爰视频,很色的床上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