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物來了 / 極物頭條 /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分享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2021-08-18  極物來了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你有沒有這種感覺:長輩們好像越來越離不開手機了。

做家務的時候要看著手機,吃飯也要看。

晚上躺床上不睡覺,就刷手機,奮戰到半夜也不睡。

哪怕手機沒電了也要蹲在插座旁,邊充邊玩……

“不要總是看手機”這句話,以前是他們對孩子說,現在卻輪到了孩子對他們說。

一朋友前兩天就跟我吐槽,他半夜3點醒了,發現他媽媽還沒睡覺。

一看居然還在刷短視頻,他就讓她放下手機早點睡。

結果他媽媽居然說他太煩人……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這不是孤例,澎湃新聞前段時間發布的《2020老年人互聯網生活報告》顯示,去年中國有超過10萬老年人日均上網超10小時。

老年人,正在成為新一代“網癮人群”。

甘肅蘭州有位儲奶奶,今年90歲了,她自詡為“網癮患者”。

自從學會上網,褚奶奶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掏出手機,網購、點外賣、刷視頻……

她說:“網絡給我帶來的樂趣太大了,我寧可少吃飯,也要(每天)先起來把它打開。”

一邊說著,一邊還不忘繼續刷著手機,臉上笑開了花。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圖 | 源于《央視財經頻道》

還有一位84歲的大爺,常常沉迷網絡游戲,甚至廢寢忘食。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圖 | 源于《央視財經頻道》

他兒子說:“他每天要玩三五個小時,有時還包夜,享受那個雙殺、三殺、四殺、五殺的感覺。”

當老年人沉迷網絡,那股勁一點都不比年輕人差。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一開始,也許是好奇和新鮮感:“這個人也太搞笑了”、“這話說得真是太好了”、“這個菜還能這么做”……

然后,在算法和套路的組合拳之下,越看越有趣,越玩越起勁,越刷越上癮。

老年人,也就順理成章地淪陷其中了。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家長里短孩子不愛聽,只有主播理解我。”

沉迷在情感主播直播間里的劉阿姨,如是說道。

丈夫出軌、婆婆挑刺、重男輕女……諸如此類的劇情,總能讓她潸然淚下。

她回憶起從前,自己生下女兒后,婆家沒少給她臉色看,看到主播教訓“窩囊男人”,感覺就像有人幫自己出了一口氣。

再比如這樣一個視頻。

幾位阿姨站成一列,表情嚴肅,手舞足蹈地演繹著“不孝的標準”:

養兒養女為防老,就怕兒女不盡孝;

養貓養狗養小鳥,就是沒錢養二老……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這樣一個視頻,獲得了69.1萬點贊,評論區里很多人表示“說得好”“大實話”“太感動”……

這些在年輕人眼里或許很土很俗很無趣的內容,填補了老人大量的空白時間。

一方面,是信息流投喂、大數據殺熟、精準營銷……

在算法面前,很多人都幾乎毫無招架之力,何況是涉網不久的老人。

很多老人感嘆:“這個APP就像我肚子里的蛔蟲,一打開就知道我想看什么。”

工作中的年輕人都忍不住摸魚的快感,賦閑在家的老人又哪里拒絕得了觸手可及的爽感?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另一方面,隨著互聯網的用戶增長趨于飽和,各大企業都在搶占下沉市場,而老年群體就是其中最重要的增量。

所以你會看到各種占用內存小、對手機性能要求不高的極速版APP,打著“一邊刷視頻一邊賺錢”的口號,吸引老人主動融入其中。

“一個20秒的視頻得8個金幣,看1250個視頻可以賺一萬個金幣,一萬個金幣可以兌換一元錢。”

本著“不要白不要”的原則,老人一邊刷著視頻,一邊主動分享“拉新”,根本停不下來。

有些老人則沉迷于種水果,雖然要澆幾百上千次水才能收獲一箱水果,偶爾還要答題,甚至半夜起來偷水滴,但他們樂此不疲。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我就經常在家族群里,看到長輩們分享的“澆水”鏈接。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本來老人能找到點興趣,有所寄托,不是壞事。

但互聯網的本質,是流量,是生意。但凡有利可圖的地方,就少不了蠅營狗茍的勾當。

等待著“網癮老人”的,是數不盡的互聯網騙局。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圖 | 源于《央視財經頻道》

過去,老人獲取信息的主要渠道是線下、紙媒和電視。到了信息真假難辨的互聯網上,他們往往更容易被“套路”。

今年3月,央視就曝光了一起“免費領雞蛋騙局”。

詐騙團伙通過免費贈送各種小禮品,獲取老年人的聯系方式,然后拉進微信群,在群里推廣各種高價“健康養生”產品。

有的老年人甚至被哄騙到相信“只要購買產品就能治病”,從而拒絕服藥。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以及315晚會上,曝光的“手機清理軟件陷阱”。

這些名義上的清理軟件,在老年人常用的新聞、小說APP里,投放了大量廣告,通過各種誘導話術吸引老年人下載。

甚至可能只是不小心點到,這些軟件就會立刻自行下載,入侵手機。

冠著清理垃圾之名,行竊取信息之實。并給這些老年人打上“容易被誘導和誤導”的標簽,持續給他們推送低俗、劣質甚至帶有欺騙性的廣告。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圖 | 源于《央視財經頻道》

還有那些傳授“養生秘方”的“老中醫”,更堪稱是老年人圈子的“頂流”。

“Wifi致癌”“牛奶、豆漿不能空腹喝”“吃一包泡面,32天才能解毒”……

這類毫無依據、毫無道理,看起來漏洞百出的謠言,搭配上“震驚體”文案,幾乎統治了很多老人的朋友圈。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老年人的共情力,更是早早就被算計好了。

電視劇《都挺好》里,蘇大強遭遇情感詐騙和理財詐騙的雙重悲劇,現實中仍在上演。

今年1月,上海市奉賢區人民檢察院以“合同詐騙罪”批捕了兩人。

2014年,82歲的傅老伯獨居多年后,“偶然”在網上認識了55歲的金某,兩人一見如故。

相處日久之后,傅老伯幾乎把她當成親女兒,無條件信任。卻不知金某從一開始,就打著侵占老人房產的目的。

2015年,金某及其妹夫盛某,哄騙傅老伯將房屋過戶到盛某名下,而傅老伯一分沒收……

時隔6年,金某、盛某才終于得到了法律的制裁。

而年過80的老人,能有幾個6年?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以上案例看多了,再看看家里日漸沉迷網絡的老人,年輕人心里難免有些發愁。

哪怕相關部門早已下達“適老化改造”的相關通知,要求保障老年人信息安全,嚴厲打擊電信網絡詐騙等行為。

哪怕今年以來,抖音、快手相繼出手,累計處理相關違規直播間超500個,其中不乏百萬粉絲級別的大主播。

但實際效果如何呢?虛假宣傳、詐騙廣告依舊在線。

據央視財經報道,一些平臺雖然推出了針對老年人的版本,但類似“養生理財0元購”、“游戲返現加贈送”這樣的鏈接,依然比比皆是。

直播間里,一個主播倒下了,就會有下一個主播站起來,總有人死盯著老人的荷包。

防不勝防。

即便老人能成功“避雷”,兒女的煩惱也還是少不了。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豆瓣上曾有人吐槽:“時隔兩月,我爸再一次因為沉迷網絡小說去治頸椎了。”

評論區里許多人紛紛表示家有同款父母:“爸爸愛看知青文,媽媽愛看霸總文”、“我姥爺78了,沉迷武俠修仙小說”……

還有一位網友稱:

“疫情期間怕爸爸在家無聊,就給他買了部智能手機。開始的時候只玩紙牌、消消樂,后來下載了王者榮耀,段位比我還高……

本來嘛,老年人退休生活輕松豐富一些,不是什么壞事。但長時間玩手機,讓本來就有老花眼的爸爸視力急劇下降,連帶著青光眼、迎風流淚等毛病都來了。”

一位眼科醫院的護士告訴他,近兩年,來看眼病的老人越來越多,大都是因為玩手機導致的視力受損。

以及上個月,浙江寧波65歲的劉阿姨,因每天玩手機長達11小時,導致頭暈惡心,跑遍了醫院各大科室。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當時醫生開出的處方里,特別強調了一句“盡量不用手機”。

一周后再復查,劉阿姨表示“頭不暈了,也不惡心了,就是不能玩手機挺難受的……”

當網絡真正深入老年人的生活,父母與子女的身份,出現了對調。

以前是父母擔心孩子有網癮,現在則輪到孩子來操心父母了。

在子女眼中,父母的“網癮”問題不容忽視,而這種緊張在父母眼里,卻是一種多余的擔憂。

60歲的任阿姨接受采訪時,就直言:“每天干完活不能玩手機嗎?我老了,也不能像年輕人一樣出去到處玩,那我可以干嘛?”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一個清晰明了的事實是:

在消費市場中,年輕人和兒童的娛樂活動五花八門,而老年人的娛樂活動,少得可憐。

旅行也許是一種不錯的選擇,但如果天天出去游山玩水,也是挺費力費錢的一件事。

年輕人也未必受得了,何況老人。

他們辛苦操勞了大半輩子,年輕時基本沒多少娛樂時間,主要的娛樂也無非是看電視、打麻將、打牌、下象棋之類,較為單調。

而這些都不玩的人,更是沒多少娛樂。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因此,上網也就成了他們最好的娛樂消遣,既方便,又新鮮。

換個角度來說,很多時候,網絡其實是陪伴的替代。

知乎網友@不眠鳥 分享道:

我媽就是以前沒啥玩的,也沒有所謂的“朋友”,賣菜的時候和誰都聊幾句,買菜之余基本沒有社交,我憐她孤獨而不會說出口,無奈。

工作之后給她買了新手機,教她快手抖音,電視劇,現在樣樣精通,我鼓勵她多拍小視頻說不定哪天火了,她就天天業余拍視頻看視頻,雖然質量一般,但即便只有幾個點贊,她也開心的不行。

他們在意的不是那少數的幾個點贊,而是點贊背后,一個個具體的人。

以及,被人看見的自己。

年輕人也許很難體會老人賦閑在家的空虛,他們精神上需要寄托,而子女往往難以顧及。

網絡,也就自然而然地成為了他們最好,也最方便的依托對象。

畢竟就算子女再孝順,也沒法替代網絡每天陪伴老人10小時。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中國勞動關系學院法學院講師李靜,亦曾就此現象發言:

有些老人上網是為了能夠維系家庭情感和熟人社交圈。

為了和晚輩有共同語言,有些老人還學著用手機去玩游戲,接觸自己從不了解的領域,結果卻造成自身網絡成癮。

其根源還是在于老人缺少家庭有效陪伴,同時也需要在網絡時代中找到存在感。

所以,與其糾結“老人為什么沉迷網絡”,不如先問問自己“有沒有了解過老人的想法”。

換成十年前,誰能想到“網癮”這兩個字,后面還能跟著老人。

以前他們不上網的時候,都在干嘛?或許是看10小時電視、搓10小時麻將、下10小時象棋、聊10小時天……

老人總要有一個依靠,就算沒有網絡,也會有其他。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再看個數據,截至2020年12月,我國60歲及以上群體的網絡普及率為38.6%。

未觸網的老人,依然是多數。

數字鴻溝依然存在,老年人在信息時代的手足無措,仍未消失。

真正重要的,不是一刀切給老人“戒網”,而是教會他們合理、科學、安全上網。

這是子女的義務,更是社會的責任。

今天我們看“網癮老人”,那感覺和從前他們看“網癮少年”并無二致。

很多問題看似出現在網上,其實根子在網下。

當年楊永信的那套理論與做法,為什么讓我們深惡痛絕?

就是因為他們不去解決根本問題,卻只會對所謂的“網癮患者”痛下毒手。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比如說,想讓老人從網癮里走出來,首先需要做的,是讓他們找到存在感。

心理學上對存在感的定義為“對精神的一種需求程度”。

存在感的缺乏,意味著精神世界的空虛和寂寞。

這種空虛和寂寞又是怎么來的?

也許是對自我的貶低,也許是得不到重視與認可,也許是缺失了關愛與陪伴……

人越是閑,越是孤獨,就越容易陷入這種情緒的低谷之中,就越追求那種“短暫的歡愉”和“碎片化的快樂”。

所以,與其質疑老人的“網癮”,不如先問問自己是不是忽略了他們。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其次,是讓他們找到安全感。

撒貝寧曾在一檔節目中,說了這樣一句話:“把父母接到身邊來一起生活,那不叫孝順。”

他曾把父母接到身邊,想著自己事業有了起色,可以讓他們到城里享享福。可是接過來以后,父母卻被迫變成了“老漂族”。

他工作忙,經常不在家,父母在家鄉的時候見不到孩子,到了北京依然見不到孩子。反而為了他,放棄了他們喜歡的老年合唱團,離開了熟悉的環境和家鄉的親人朋友。

在大城市里,他們擁有的,只剩下留在家里時,四目相對的孤獨。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為了幫助兒女照顧家庭,而背井離鄉來到大城市的老人,絕不是少數。

兒女以為這是“安享天倫”,只有老人才明白那是一種語言不通、話題不搭、格格不入的滋味。

說到底,安全感的前提,是確定性與可控性。比如固定的社交、娛樂,明確的場所、熟悉的環境……都是能讓人產生安全感的東西。

就像有些老年人癡迷于跳廣場舞,便是這個道理。

最后,我想說,老人的“網癮”確實需要重視,但問題不在于他們身上。

問題在于網絡環境,在于社會文明,也在于家庭氛圍。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讓老人跟上這個信息時代,讓他們在享受互聯網的便利之余,也能懂得合理“下網”,而不是只能在網絡之中尋求歡樂與陪伴,那才是這個時代該有的孝順。

無論老人,還是年輕人,都同樣需要有娛樂、有社交、有關懷……誰也不能站在傲慢的高地之上,對著別人橫加指責。

畢竟,誰也不是一開始就是老人。

只不過他們的時光,在不經意間,就在那日出又日落之中,在那一針又一線之中,在那指尖、門縫以及廚房的煙火氣之中,悄悄溜走了。

僅此而已。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凌晨三點,10萬老人犯了“網癮”

文字為極物原創,轉載請聯系作者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一级a做爰片,夜夜骑网站,黄色视频做爰视频,很色的床上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