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文史 / 待分類 / 最早的抗日小說起源于明清,有玄幻還有戰...

分享

   

最早的抗日小說起源于明清,有玄幻還有戰爭,“手撕鬼子”弱爆了

2021-08-19  浩然文史

倭寇

在如今的抗日題材網絡文學里,小說中的日本人在貪婪殘暴之余智商卻常常不在線,通常被主角團幾經戲弄后在一片“小鬼子去死”的叫罵聲中含恨下線。實際上最早的抗日小說作品要追溯到明代,正是從這一時期中日關系開始急劇惡化,各種抗倭小說層出不窮,這一創作類型也開始經久不衰。那么明人是如何寫抗日小說的呢?在這些小說里日本人又是怎樣的形象?

一、抗倭小說從明代開始

日本人對我國沿海的侵犯從元代就開始了,不過那時候影響相對較小。到了明代中期,由于朝貢貿易的停滯和禁海政策的執行,大量倭寇開始屢屢襲擾我國沿海地區。他們洗劫村莊,焚燒民房,甚至還將“嬰兒縛之竿柱,沃以沸湯,視其啼號為笑樂”,慘無人道的暴行給中國百姓造成了巨大的傷害與痛苦。

所以明代一下子就涌現出40多篇有關倭寇的小說,而且類型極為豐富。有的通過描寫愛國壯士英勇作戰,對其歌功頌德。姚士麟在《見只編》中就曾寫譚大同在象山與倭寇作戰時,因戰局不利麾下將佐都棄其奔潰。一倭寇忽然從草中躍出,正當倭寇欲拔刀了結他的時候,一個無名仆人突然沖出抱緊倭寇與其跌落溝底,最終因力竭被倭寇斬為數段。正是這位義士的奮不顧身為譚大同爭取到了寶貴的時間得以“跨馬逸去”。《東涌偵倭》中的主角董伯起更是了得。他被朝廷派去出海偵查倭寇動向,不慎被擒。倭寇反過來威脅他,讓他交代明軍的部署情況。董伯起不愿出賣國家,便在倭船上插科打諢,胡言亂語,被扣押一年多后才最終得以返回。

電影《倭寇的蹤跡》劇照

抗倭小說也不全是歌頌抗倭事跡的。倭患前期明軍的腐敗有目共睹,因此不少文人借小說嘲諷軍隊的懦弱無能。《櫻桃園》中就說在嘉靖乙卯年的夏天,有36個倭寇跑到南郭外的櫻桃園準備劫掠。威武的數百明軍在指揮蔣欽的帶領下出發迎戰。到了地方后,因天氣太熱,明軍竟毫無警惕地脫下盔甲在大樹下乘涼休息,甚至有的士兵還打起了呼嚕。倭寇忽然殺至,砍人之余還順手把明軍的火藥儲備給點了,幾百士兵就這樣全軍覆沒。

總體來說,明代的抗倭書寫嚴肅,內容相對紀實,雖有不少藝術加工的成分,但大多數事件都能在史實上找到原型。

倭寇

二、倭寇沒了為啥清朝人還愛寫抗倭主題?

清廷初立時,嘉靖時的倭寇之亂已然過了200余年,可有關倭寇類的小說在民間仍是熱點。這與清代更加嚴格的海禁政策有關。為了打擊海上流亡的反清勢力,提防外國干預,清政府便繼承了明代的海禁政策,甚至更為嚴格。為了避免沿海居民里通反賊,順治十八年清廷下令將江、浙、粵、閩沿海50里內的居民盡數遷入內陸,直接造成“濱海數千里,無復人煙”。在這一過程中,執行部門手段強硬,使得大批百姓流離失所:“死亡載道者,以數十萬計。”有些家庭甚至因不堪忍受折磨,全家飲藥自盡。海禁引發的社會矛盾讓一大批文人憂心忡忡,試圖通過書寫同樣是海禁背景下的明代倭亂來警示統治者。

另一方面,清代中日官方和私人貿易都十分繁盛,彼此商船往來不斷,這也大大促進了文化上的交流。大批有關日本政治文化風俗的書籍流入中國,日本的精神風貌也漸漸被知識分子所了解。在小說創作中,有時為了推進故事情節發展,營造戲劇性與趣味性,中國作家便將倭亂設置為小說發生的大背景,倭寇便成為主角們歷練成長、通往幸福之路的試金石。

1895年,中國在甲午戰爭中慘敗,隨著《馬關條約》簽訂的消息傳來,全國上下群情激憤,被小小島國日本擊敗的恥辱狠狠地打擊了國民自古以來形成的天朝上國優越感,因此文人們開始在小說中稱日本人為倭奴,風格也不再娛樂化。在《說倭傳》中,作者就詳細地描寫了《馬關條約》簽訂過程中,日本人步步緊逼的談判策略和貪得無厭的丑惡嘴臉。小說《臺戰演義》則高度贊揚了堅守臺灣的黑旗軍聯合臺灣居民攜手抗日的義舉,激發了國人的民族意志。

三、清代小說中的倭寇形象和“抗倭神說”

可能是為了側面襯托主角的勇武,清代抗倭小說中的日本人形象雖然殘暴嗜殺、無惡不作,但都頗有實力。例如《綺樓重夢》中的倭王聽說中國的富庶后,迅速聚集精兵十萬入侵中國。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清代小說中倭寇的實力是加強了,但是主角們已經開始用仙術了。《升仙傳演義》中的濟小塘最初只是一名秀才,可他心地善良,不求回報,因此在科舉失利后,直接被純陽老祖點化擁有一身修為。得知倭寇作亂的消息后,濟小塘加入軍隊向戚繼光獻計,準備在定海縣城外堵住倭寇,將其一網打盡。戚繼光聽后人都傻了,尋思這人懂不懂軍事常識啊。沒想到,當倭寇距離城池四五十里時,濟小塘直接一手神風法術把敵人的歸路堵死,并在最后的合圍中,于萬軍中攜好友一枝梅力破敵將也律洪并將其生擒。

《玉蟾記》中抗倭奇俠更是威武。明軍在戰場上節節敗退,只能掛起免戰牌。修道者通元子聽聞后下山助陣。到了軍營毛遂自薦,說我要上陣。主帥問他“隨帶多少兵將”時,通元子淡淡一笑,道 :“不消,只要小舟一葉,舟子一名足矣。”到了戰場上,只見他揮了揮羽扇,幾萬敵軍竟然互相攻擊,亂作一片。見時機成熟,通元子祭出法寶,直接將倭王魂魄攝走。困擾明廷良久的倭軍遂灰飛煙滅。相比較而言,現在一些抗日雷劇里面的什么“手撕鬼子”簡直弱爆。

歷史中的倭寇群體里不乏漢奸的存在,這在小說中也有體現。在《雪月梅傳》中,原本是村民的江氏兄弟在平常就與土匪強盜合作劫掠鄉人,在倭寇入侵時積極為敵人引路,甚至直接參與到殘害同胞的暴行中去,這些漢奸在小說中多是背信棄義的小人形象,且下場比真倭更慘。

倭寇

文史君說

明清時期的抗倭小說本身存在不少問題,首先是語言上比較粗俗。小說中的詩詞毫無格律、詞牌可言,大多是作者一時興起而作的打油詩。有些作品語言甚至頗為淫穢,如給女性配角起“月月紅”等帶有性暗示意味的名字。其次,情節設置上也基本都是忠奸對立、才子佳人、善惡終報、高人指點的老套劇情。但是文學上的瑕疵也掩蓋不了其思想啟蒙上的亮點。正是這些抗倭小說用市井俚俗的語言加以戲劇化的描寫,使一代代抗倭名將志士的事跡得以流傳下去,也正是書中對倭寇殘暴的控訴,才讓百姓時刻警惕日本的豺狼野心。

參考文獻

鄒冰晶:《清代涉倭小說研究》,暨南大學2017年碩士學位論文。

汪向榮:《古代中國人的日本觀》,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2006年版。

劉勇強:《明清小說中的涉外描寫與異國想象》,《文學遺產》2006年第4期。

(作者:浩然文史·天上白玉京)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一级a做爰片,夜夜骑网站,黄色视频做爰视频,很色的床上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