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道 / 物道觀點 / 都說字如其人,字寫得好,人就真的好嗎?

分享

   

都說字如其人,字寫得好,人就真的好嗎?

2021-08-19  物道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物道君語:

歷史上有藝能的奸佞不在少數。

人性的復雜,顛覆字如其人的傳統認知。

字如其人

如心性,不一定如品行

在中國,能寫一手好字,會對一個人加分不少,擅長書法更是讓人欽佩贊許。從簽名到考試書寫,似乎是一種“門面”,卷面分的增色,使得在主觀上更加認可和信任。

文字,使人有情緒波動。書信末尾一句“見字如面”,就能表達至誠的思念,看到字就如面臨親受,文字書法何以如此魅力?

悠長的東方文明,講究天人一理,知行合一。人們堅信相由心生,由內及外的至誠表達,是自然而然。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 唐 顏真卿 祭侄文稿 臺北故宮

因而更注重內心思緒,心美字就美,映照的字如其人,畫如其名。寫一手漂亮的字會讓人有好感,也是情理之中。

書法凸顯是性情,顏真卿的字堅勁莊重,柳公權則骨力鏗鏘,米芾則是浪漫張狂,歷史對他們也大都是褒揚稱譽。正如清代劉熙載《書概》所云:賢哲之書溫醇,駿雄之書沉毅,畸士之書歷落,才子之書秀穎。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宋 米芾 珊瑚帖 北京故宮

但有另類,他們書畫造詣絕佳,卻惡名昭彰,觀其書畫不見其劣,查其行徑又惡貫滿盈,這樣的人又為何能筆走龍蛇,力透紙背?

并不是為歷史蓋棺論定的奸佞粉飾,更不想為亂臣賊子翻案。但實事求是的說,他們之中不乏出眾者。長久以來大家因為人的品性,忽略了他們的字。他們罪不可赦,字卻有可取之處。靠著天賦和專營,在書法上得到些許成績。不過也從另個角度說明,一個聰敏的惡人遠比一個愚笨的蠢貨對社會危害大的多。

說字如其人,具體上是字如心性,卻不一定如品行。字可以表達一時心緒性情,卻不一定能彰顯人格是非善惡的趨向。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唐 柳公權 玄秘塔碑

李叔同出家前字體雄健剛毅,飽滿渾厚,出家后卻婉轉收斂,清癯天然,心性的改變使得書法風格劇變,人格品質卻還是那個李叔同。

書法面目,如壯士舞劍,神采動人,氣韻迸發,誰知意在盡興還是沛公,是一時性情,還是道德品行?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書家的奸佞

人品未必是書品 跋扈是共性

唐太宗將書道變書法,框入窠臼,后人只尊“法先王”矩鑊,不敢造次,法度儼然。古人認為立為模范者,須道德高尚,品質清逸。臨古人筆墨,也就能體悟圣賢心脾。

我們常認為觀字如見心。相對的,也習慣英雄忠諫,就應該書法高逸;奸佞讒臣就該口癡手笨,筆墮墨孤。但也有另類的奇葩,點出二三,以觀面目。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 唐太宗 李世民 行書《懷讓貼》

〔 蔡京 鉆營且囂張 〕

北宋的書家最屬于“蘇、黃、米、蔡”,即蘇軾、黃庭堅、米芾和蔡襄。但“蔡”原是蔡京,就是在《水滸傳》中負責花石綱的宰相,徽宗的知己,臭名昭著的“六賊”之一。

蔡京是個油滑鉆營的人,初入仕途隨王安石推行新法,司馬光出宰后,又馬上迎合舊法。徽宗將他提拔為宰相,共十六年。政治操守可見一斑。

《易經》有“豐亨豫大”,意思是國家富足,社會安閑舒適,天下太平安樂。

蔡京為討好皇帝,便曲解為太平年皇帝要奢侈,越豪奢越說明國家雄厚。給皇帝揮霍無度的理由,從此這個詞有了“好大喜功,奢侈揮霍”的意思。

徽宗甚是中意蔡京書法,做端王時就是他的“粉絲”,用兩萬錢買了兩把蔡京題詩的小團扇。視為藝術的摯友,甚至將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圖》賞賜給他。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 宋 王希孟 千里江山圖 局部 中間為蔡京提款 北京故宮

蔡京曾師法蔡襄、徐浩、歐陽詢及“二王”,博采眾長。觀其真跡,有米芾的灑脫,重筆似蘇軾,結字是右軍之風,瀟灑俊逸,豪爽痛快、姿態秀媚,氣勢渾厚,章法與頓挫韻律絕佳。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宋 蔡京 宮使帖 臺北故宮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 宋 蔡京 題少林寺壁

惡名遠揚,但書法頗受贊許。性情癲狂的米芾曾說蔡京書法在自己之上。《書史會要》說其:“正書如冠劍大臣,議于廟堂之上;行書如貴冑公子,意氣赫奕,光彩射人。大字冠絕古今,鮮有儔匹,本朝題榜不可勝計。”

貴胄、大臣皆國家棟梁,佩劍上殿,更是非分逾制。當然蔡京是萬不敢劍履上朝,但一時囂張、跋扈性格卻彰露于其書法之上。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 宋 蔡京 節夫帖 臺北故宮

〔 秦檜 跋扈統章 〕

評說誰是歷史上第一奸佞,十有八九是秦檜。

并非誕生就是壞種,秦檜還曾為國盡忠,勇赴金營的事跡。

金兵入汴梁后,欲立張邦昌為帝。秦檜巧舌如簧,說明利害,不惜以死明愿,還把大宋夸了一番。

“今金人擁重兵,臨已拔之城,操生殺之柄,必欲易姓,檜盡死以辨,非特忠于主也,且明兩國之利害爾。趙氏自祖宗以至嗣君,百七十余載。……宋于中國,號令一統, 綿地萬里,德澤加于百姓,前古未有。”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 宋 趙構 賜岳飛批剳卷

他為宋高宗出主意,以保國家安危:“南歸南,北歸北”。高宗反問:“我是南人,還是北人?要不我也去金營報到去?”得罪了皇帝,便被罷相了。

品出一絲內奸味?也是順勢而為……

他不久被復相,此后的故事,大都聞名:奉迎“直把杭州作汴州”高宗皇帝,通敵賣國,害死岳飛。揣測上意,裹挾著利益,無恥也就來的心安理得。但其實秦檜在死后上的謚號為“忠獻”。這可是一等一的謚號,忠誠且聰敏。擺正岳飛,則是后來南宋欲圖北伐之時,不僅將岳飛追封鄂王,也把秦檜的謚號改為“謬丑”。

然而他的字寫得可圈可點。陶宗儀在《書史會要》說:“檜能篆,嘗見金陵文廟中欄上刻其所書'玉兔泉’三字,亦頗有可觀。”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 宋 秦檜 別紙勤懇帖 上海圖書館藏

結字整齊,甚至有點厚道,乍看實難認為是奸臣手筆。

可本性難掩。秦檜在《深心帖》可謂志得意滿,運筆瀟灑如水,頓挫節奏凜然,一副矯揉造作之態。若不是“凝寒筆凍,殊不能工”,囂張傲氣不知更張幾分,自以為書壇魁首,確有我行我素的跋扈樣。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 宋 秦檜 深心帖

筆意于米芾與蔡京之間,加之不可一世的態度,雖然取法前人,但表現卻是本性流露。

有說《深心帖》是偽作,效仿蔡卞。為何學蔡卞筆法?作為蔡京的弟弟,也是個奸臣。想必天下大奸,心境有些許共性吧。

還有說秦檜狀元出身,也是不實之詞。宋朝厚養讀書人,飽受禮義廉恥滋養,進士入仕大都操守昂然,更不乏文天祥舍生取義的堅毅,秦檜匹夫怎能相較。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 宋 秦檜 都騎已臨帖 上海圖書館藏

傳說“宋體”是由秦檜研習徽宗皇帝瘦金書而來,也是謬傳。《都騎已臨帖》就與現在使用的宋體相差極大。

宋體最初是由唐代抄經體而來。到宋代,雕版印刷發展迅速,字體風格需要統一,大都汲字手寫規整的顏體和柳體。直到明朝,經過工匠雕刻,成為整體化一的刀刻體,保留到今天。也就是說真正的宋體是明朝才確定,因而有些地方也稱為“明體”。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 宋體字與宋本書用字對比

宋體與秦檜無關,不知訛傳初衷何意,其實民間對于秦檜的恨意自宋寧宗后從未消減。

在《聊齋志異》中的故事:青州馮中堂家,殺了口豬。見肉上寫著一行字:“秦檜七世身”。烹了一嘗,味道惡臭,不能下咽,只得給狗吃。唉!秦檜的臭肉,恐怕狗也不愿吃啊!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 嚴嵩 字正人歧途 〕

明朝書法是不景氣的,但還是出現文征明、徐渭等名寫家。皇帝也崇書,孝宗日臨百字以自課,科舉也十分在意書法水平,帶起尚書的風氣。

權傾朝野的首輔嚴嵩亦如此。嘉靖皇帝長達二十余年不朝,專心修仙,朝廷大事就由嚴嵩掌握。

若說字有欺騙力,就像偽君子給人的正義,兔死狐悲的大氣,嚴嵩的字就讓人有這種感覺,方圓規矩的字怎像大奸大惡?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曲阜孔府“圣府”門額

25歲那年,嚴嵩得中進士,直到62歲才入文淵閣。期間眼見正德皇帝的荒淫無道,他未迎合大太監劉瑾,蠅營狗茍。而是歸鄉苦讀,當初還有著理想。

這漫長的時光,讓他看透人生。《明史》稱嚴嵩“無他才略,惟一意媚上,竊權罔利”。也是他蟄伏多年經驗的為官之道。

不過他的詩文和書法確實有所成績。時人李夢陽說:“如今詞章之學;翰林諸公,嚴惟中為最。”何良俊說:“嚴介老之詩,秀麗清警,近代名家,鮮有能出其右者”。現存有諸多匾額,皆出其手筆。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天津薊州“獨樂寺”匾額

傳說山東曲阜孔府門額上的“圣府”兩字,天津薊州“獨樂寺”匾額,創立于明嘉靖的醬園“六必居”的招牌,北京朝陽門外大街東岳廟牌坊,秩祀岱宗,永延帝祚”的正反各四字等墨跡均說由嚴嵩題寫。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 北京醬園“六必居”招牌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 北京東岳廟牌坊“永延帝祚”

有說懸于山海關的“天下第一關”匾額也是其手筆。但實為弘治五年,已致仕的山海關本地人蕭顯所書。而這一年嚴嵩才十二歲。

嚴嵩的字大都周正飽滿,筆力強勁,剛硬結體中蘊含細膩溫軟。典雅且規矩,點畫間雖妍麗有余,但氣骨不足。

明朝本就書法式微,崇尚死板的館閣體,僅有明中期,文徵明、祝允明的“略軼藩籬”,稍見起色。至董其昌,又歸于“徒守格轍”的照搬古人。

此背景下,進士出身的嚴嵩,本就熱衷館閣體,加之權傾朝野的驕蠻,其書法價值又當幾何?相比蔡、秦遜色不少。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永樂大典 館閣體手抄,猶如打印出的字體,雖規整,但毫無氣韻,形制呆板。

入奸臣傳已成定局。在成為首輔,入閣拜相,嚴嵩開始貪贓枉法,賣官鬻爵的仕途。曾經不與閹黨勾結,尚有詩人情懷的他,在經歷官場的明爭暗斗后, 就剩下耳提面命、奉迎討好。他深知唯有玩弄權柄,才能保全自我,在淵深宦海中游刃有余。

對金銀財寶的貪婪,更不會放過傳世藝術品。嚴嵩得知張擇端《清明上河圖》真跡,收藏在員外郎王振齋處(員外郎是官職,從五品),便派人去購買。王振齋懼嚴嵩權勢,又不舍讓出珍寶,就尋名家臨摹一幅應付送去。嚴嵩大喜,公開炫耀時卻被裝裱此畫的工匠看破。嚴嵩怒不可遏,隨即抓捕了王振齋。王在招出真跡藏在其舅陸治處后,也慘死獄中。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 宋 張擇端 清明上河圖之劉家香鋪

明末戲劇家李玉,便據此改編成劇本《一捧雪》,流傳至今。而在嚴嵩被抄家后,這副價值連城的名畫,重歸大內。

傳說嚴嵩死前,艱難寫下“平生報國惟忠赤,身死從人說是非”后,擲筆而死。滿是委屈、憤懣地死去。

人總有多面表達,嚴嵩對夫人歐陽氏相敬如賓,未納妾室;在故鄉也落得樂善好施的尚佳口碑。權臣也有著多樣人生。

看來“字”不一定能表明是否正直、善良,但可以體現一個人的心態緩急、心緒繁疏。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書畫宗師是非功過

妄加屬實自有人評

明末書畫家董其昌,在中國繪畫史上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奠定清朝的繪畫格局,“四王”深通其法,被康熙、乾隆封為圭臬,他的“晉人書取韻,唐人書取法,宋人書取意。”的書法理念影響至今。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 明 董其昌 疏林遠岫圖 天津博物館

這樣皆出的書畫家、藝術理論家,民間的口碑卻奇差。

在《民抄董宦實錄》記,萬歷四十四年,董其昌次子董祖明,看中生員陸紹芳家使女綠英,便指使奴仆搶來為妾。有知情人將此事編成故事,讓說書人四處傳播,一時滿城風雨。

董其昌懷疑是范昶從中作梗,喚來質問。范昶稱此事與己無關,卻沒幾天暴斃。于是范昶的母親帶著媳婦和孫女,穿孝服到董家要說法。誰知董其昌竟對其打罵羞辱。

范昶的兒子不堪欺辱,一紙訴狀把董家告到官府。然而官府一直沒有作為,使得民眾群情激憤,街頭巷尾傳言:“若要柴米強,先殺董其昌。”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 明 董其昌 七言絕句軸 臺北故宮

最終,一直對董其昌頗有言辭,松江書院的儒生們按捺不住,聯合到董府質問。董其昌見聲勢浩大,愈演愈烈,便命家仆驅逐。矛盾激化就在一瞬間,憤怒人群放火點燃董府,煞時風助火勢,深宅大院燒成一片瓦礫。董其昌也逃往歸安避難數月。

事后,官府緝拿了為首的鬧事者,并定罪結案。也抓了煽動的儒生,甚至革去功名。對于霸女之事,官府則以“奴輩不法,董宦未知”的借口為董其昌開脫。

這就是“民抄董宦”的記載。此事是否可信呢?再看一個正史載事。

《明史》有錄,董其昌任湖廣學政時,沒有答應他人對科舉命題的請愿囑托,遭人怨恨,便唆使了百余儒生起哄造勢,連帶把董公署一把火燒了。

于此看來,董其昌也剛正不阿。記其惡名,有黨同伐異之嫌。孤傲的性格,在宦海沉浮、黨爭激烈的明朝,歷官數載的董玄宰,必然得罪了不少官員。或許疏教子嗣是真,但奸惡之名不一定為實。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 明 董其昌自畫像

三人成虎,人嘴兩張皮,反正都使得。歷史上的人們,褒善貶惡的評價從未一統。不同時代回溯故人的情節也各有不同。

元代書畫最為盛名的趙孟頫也曾被劃為佞臣,雖承歐、柳、顏、趙楷體四大書家之譽,但對其人生歷程的指摘、抨擊不在少數。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 元 趙孟頫 窠木竹石圖軸 臺北故宮

現在看來,作為前朝宗室,降元也不過是自保的權宜之計。

元四家之一的王蒙,是趙孟頫的外孫,曾元末入仕 ,后棄官隱居浙江黃鶴山30年,自號黃鶴山樵。后元亡明立,任山東泰安知州。但無人謗其不忠,民族主義作為忠孝與否的標準。

有趣的是,王蒙由于曾在宰相胡惟庸家觀畫,便受胡惟庸案牽連,囚死獄中。而“忤逆先人”的趙孟頫,卻得善終。死后追封魏國公,謚號文敏。

謚法規定,好古不怠曰敏。看來元人非但沒有輕慢趙孟頫,還對其做出了恰當的評價。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 元 王蒙 松窗讀易圖圖卷 臺北故宮

筆法可練,人格操守不可求

清代書論家朱和羹在《臨池心解》中寫道“書學不過一技耳,然立品是第一關頭”。寫好字的前提是成為一個有修養的人,這已然成為必須遵守的文化律令。

那么傳統的認知錯了嗎?

古代讀書識字者極少數。讀書人應該是讀圣賢書,行仁義事,理所應當。知行合一也需要先修心,再修德,后修行。因此便認為有知識、有修為的人自然德行高尚、心懷悲憫,皆情理之中。

但也有例外,并非邏輯不自洽。天下蒼生形形色色,修齊治平與私欲橫行相頡頏,孰輕孰重,自有人評。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 元 趙孟頫 《鵲華秋色圖》

當我們欣賞藝術時,就自覺籠罩在傅山“作字先做人”的殷切言語中,其實繪畫、藝術甚至人生又何嘗僅是身體力行呢。德以配位,品行善惡才能烘托藝術造詣,若是藝高德薄就本末倒置。

司馬光曾說:“才勝德者,小人也。”

不獨書畫,任何藝術,出發于人的品味,人思量在不經意間影響著對作品的發揮,也與藝術家的個性、氣質、思想、情感密切相關,一時所表達情緒也不一定是品格。那些創造偉大作品的人們,終究要面對歷史的審判,并入記憶,為后人鏡鑒。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都說字如其人,其實是如心性,與品行無關

▲ 趙孟頫,《浴馬圖》局部

文字為物道原創,轉載請聯系作者。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一级a做爰片,夜夜骑网站,黄色视频做爰视频,很色的床上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