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飲新紀元 / 待分類 / 我,56歲,開8年的餐館倒閉了,打敗我的不...

分享

   

我,56歲,開8年的餐館倒閉了,打敗我的不是同行,而是某團外賣

2021-08-19  餐飲新紀元
餐飲新紀元,讓你的餐廳經營更容易!餐飲實戰第一自媒體。
導讀

最近不少餐飲朋友在群里吐槽如今生意難做,其中有老周的吐槽引起了我的注意,老周在長沙開了8年的餐飲店,也是我在長沙認識的第一個餐飲老板。

老周這家快餐店開在長沙火車站附近,生意一直都很不錯,為何卻突然倒閉關門了呢?帶著疑惑,我私信了老周,沒想到老周滔滔不絕地跟我吐槽了近2個小時。

老周湖南郴州人,高中畢業后來到了深圳寶安區電子廠上班,工作了10年后,老周待膩了電子廠,回到了長沙娶妻生子,8年前,老周在長沙火車站開了這家快餐店,主打湖南蒸菜。

生意一開始很不錯,直到3年前,老周的門店生意開始逐漸下滑。

“我以前每天營業額可以做到三四千元,但是外賣火爆之后,門店生意逐漸下降,餐館閉店前一天的營業額只有500元,完全干不下去。”

為何不做外賣呢?

面對我的質疑,老周冷笑道:“你覺得我會不做嗎?我做了啊,但是還不如不做!”

老周表示,在某團上做外賣,每一單的抽傭在20%左右,如果不是獨家,抽傭高達25%。一份15元的腐竹燒肉,減去平臺傭金,減去2元配送費,實際到手只有10元,這一個訂單下來某團外賣拿走了33%。

再加上食材成本,店租成本,人力成本,水電等成本,一份15塊的外賣,最后利潤只有不到兩三塊錢。

這還是門店能夠自帶流量的情況下,隨著外賣店鋪的競爭激勵,平臺推出了競價排名,推出了購買流量服務,商家想要獲得更流量曝光,想要搜索排名靠前,就必須出錢,把這個營銷費用計算進去,一單15元的外賣,商家最后的利潤不到1塊錢,甚至還會出現虧損。

商家做外賣沒有利潤,不做外賣沒有訂單,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老周擲地有聲地說道:“我這家開業了8年的餐館倒閉了,打敗我的不是同行,而是某團外賣!”

老周今年已經56歲了,本想著再開10年就退休了,哪想到會有如今的局面。

剛開這家餐館時,老周很擔心同行和競爭對手會使絆子,結果沒想到,最后搞垮他的不是對手同行,而是某團外賣。

“真的做夢都沒想到,有這么一天,我們餐飲店會被互聯網外賣打得體無完膚。”

老周的遭遇并不是個例,根據某查查的數據顯示,在2020年全國共有近20萬家餐飲店個體戶關門。

如今大家走在街邊也能夠有所體會,街邊的餐飲店生意冷冷清清,早就沒有了往日的繁華,以前人潮洶涌的步行街,如今逛的人越來越少。

大家都習慣了網絡購物,習慣了點外賣,更不愿意為了吃一頓午飯而下樓去餐館就餐,寧愿坐在辦公桌上,拿出手機下單,坐等外賣員送到門口。

消費習慣的改變,意味著餐飲經營模式的改變,以前餐館靠著線下堂食獲得顧客和利潤,而如今外賣盛行,線下堂食店卻成為了累贅。

線下堂食餐飲店需要高昂的店租,人力成本,根本就沒法比純外賣店鋪去競爭,打開某團外賣,月銷過萬的店鋪比比皆是,都是極具性價比的菜品,而這些菜品90%都是用廉價料理包制作的,不需要店租,不廚師,成本低,價格自然也低。

“我一份15元的腐竹燒肉,最低食材成本都要7塊錢,而外賣料理包只需要3塊錢,怎么競爭?沒法競爭,這種外賣料理包,我是不會做,做吃的還是要有底線。”

但是往往越有情懷的人,越難以在商業上獲得成功,老周不屑于做純外賣店,不屑于從食材成本上動手腳,最后的結局便是出局!

看得出來,56歲的老周很惆悵,他也不明白,認認真真做飯菜,為何最終還是被互聯網打敗了。

對此,你是怎么看待的呢?


“我是一只沒骨頭的雞爪,

希望你幸福!”

柳哥現專注無骨鳳爪,泡制、燒烤、鹵制、火鍋菜品,為餐飲提供定制化菜品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一级a做爰片,夜夜骑网站,黄色视频做爰视频,很色的床上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