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拾史事 / 待分類 / 皇帝的正名計劃(下):偷天換日得有些喪...

分享

   

皇帝的正名計劃(下):偷天換日得有些喪心病狂

2021-08-24  時拾史事
上一篇:朱棣的正名計劃(上):請叫我皇帝陛下
然而朱棣和朝中文武大臣乃至諸王們雖然通過前期的種種行為盡可能地塑造了朱棣繼位的合法性,但是朱棣奪取自己侄子皇位的事畢竟是天下人有目共睹的,這對于塑造朱棣繼位的合法性來說是一個十分不利的因素。那么在這種情況下,只能委屈建文帝了。

一、史上最差勁的皇帝

首先,是對建文帝一系的否定。建文帝是朱元璋指定的繼承人,要否定他的正統性,就得先從他這個人開始下手。提起建文帝,大家首先想到的是個什么印象呢,一定是一個文質彬彬,有些柔弱,勤學上進的好青年形象吧。這個形象實際上是經過后世,特別是晚明和清朝翻案美化后的形象了。在朱棣一朝的時候,朱允炆是一個集暴力、偏執、變態等各種標簽于一身的皇帝。

《穿越時空的愛戀》朱允炆劇照

朱棣登基不久之前還抱著建文帝的尸體大哭,叔侄之間好不和諧。但等到朱棣登基的時候,在他的即位詔書中建文帝已經完全變了一個模樣,詔書中羅列了建文帝在位四年的各種胡作非為,像什么殘害諸王,重用奸臣,偏聽偏信這些都是小意思。朱允炆在位四年間大興土木,搞得天怒人怨,地震、蝗災這種自然災害頻發,這都是上天給他的預警,他不僅不有所悔悟,反而更加荒淫無度。
而且還重用宦官,將太祖皇帝的祖訓都拋諸腦后了,說實話建文帝在打擊宦官這一塊那是很遵守祖訓的,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因而才逼得宦官投靠朱棣,也正因為宦官立下大功,朱棣上臺后才重用宦官,明朝宦官干政的源頭實則在朱棣。
但不管了,反正能扣的帽子全給朱允炆扣上,當然在否定建文帝同時朱棣也不忘繼續塑造自己的合法性,先是稱自己起兵靖難實在是在萬般無奈之下不得已的行為。之后又聲稱自己能接連擊敗建文帝的軍隊并最終取得勝利,是因為有“天地祖宗之靈”的保佑。最后更是說自己對皇位不感興趣,只是諸王大臣們再三請求自己無奈之下才為了天下蒼生才登基稱帝的。
即位詔書中黑了朱允炆一波,但是朱棣即位之后又覺得自己當初詔書中所寫的相關內容不夠詳細,對朱允炆黑的力度還不夠大。而且只是說了朱允炆在位期間的不法作為,這只能說明朱允炆不是一個好皇帝,朱元璋看走眼了,至于朱元璋將皇位傳給朱允炆這一點依然沒有突破。不管朱允炆是一個怎么樣的人,朱元璋將正統傳給了他這是大家都看到的,所以要繼續對建文帝否定,力度還得加大。

二、奇書《奉天靖難記》

于是,在朱棣的授意下,以其即位詔書中的相關內容為藍本,一本奇書——《奉天靖難記》誕生了。
在這本書的記述中,對建文帝一系的抹黑達到了一個巔峰,不光描述了建文帝的種種惡行,甚至一路追溯到朱標做皇太子的時候。
胡軍版《朱元璋》朱元璋馬皇后朱標一家三口
書中說到早在朱標還是皇太子的時候,朱元璋就特別欣賞朱棣了,認為這個兒子有勇有謀,最像自己。甚至有了讓朱棣繼位的想法,而朱元璋之所以會產生這種想法的原因,是因為看出了朱標這個人不行,當時朱標的所作所為喪德敗行,生活上也是驕奢淫逸,相當腐化。
更有甚者,朱標竟然在東宮陰養死士三千余人,這是要干嘛這是打算造反啊,說實話如果朱標做到這一步,都不用朱棣日后來揭發,朱元璋當時就能給他滅了。但朱棣就是認為這才是真正的朱標,一個陰謀家,根本不配做皇位的繼承人。
朱標死后,朱元璋賜其謚號“懿文太子”,朱允炆登基之后追尊其父朱標為“皇考孝康皇帝明興宗”。相比百余年后嘉靖皇帝朱厚熜為了追尊自己的父親為皇帝,掀起轟轟烈烈的“大議禮”事件,朱允炆追尊父親的行為不僅沒有遭到群臣反對,相反還挺受支持。
這是因為朱允炆的父親朱標本身就是朱元璋立的太子。如果他不是死在朱元璋的前面,他當皇帝是肯定的。只不過因為他死的時候,朱元璋還沒死,因此,不可能立他為皇帝。由于朱允炆的皇位,是直接從爺爺朱元璋那里傳下來的,中間隔了一代,因此譜系便不是很連貫。為了表示譜系的連貫性,朱允炆追尊他父親為皇帝,并且給他父親上廟號。這樣一來太廟里的祖宗牌位,才比較完美。
朱允炆追尊父親是有先例可循的,而朱棣繼位后立刻取消朱標的廟號、謚號,恢復其“懿文太子”的稱謂。這里有兩層意思,一來朱標的廟號是朱允炆給的,朱棣不承認朱允炆的一系列行為,而“懿文太子”是朱元璋賜的,朱棣要遵祖訓,所以改了回來,這也堵了群臣之口;更重要的是朱允炆追尊朱標是為了體現權力交接的完整性,即朱元璋到朱標再到朱允炆,而朱棣直接從朱標這里截斷,導致朱標朱允炆一系的譜系直接斷了,讓朱允炆成為了非法皇帝。
黑完了朱標,接著再來黑朱允炆。《奉天靖難記》稱朱元璋臨死之前曾下詔讓燕王朱棣入京,但是建文帝和齊泰等人矯詔強制朱棣返回自己的封國。對于建文帝的繼位,書中稱他是矯遺詔嗣位。潛臺詞就是朱元璋臨死前的遺詔是讓朱棣回來繼位的,是朱允炆等人篡改了遺詔,所以朱允炆才是篡位者,朱棣只是拿回原來就屬于自己的東西而已。
《穿越時空的愛戀》秦王朱樉、晉王朱棡、燕王朱棣、皇太孫朱允炆
對于建文帝繼位后的所作所為,書中也有所記載并且記載得十分詳細。據說朱元璋活著的時候對朱允炆很嚴格,所以朱允炆懷恨在心,在朱元璋出殯的時候,朱允炆和他的弟弟朱允熥拿著劍站在宮門口,指著朱元璋的梓宮(棺材)說到:“老東西你現在還能說話嗎,還能在斥責我們兄弟了嗎?”說完大笑不止,喜悅之情溢于言表,仿佛兄弟二人老早就等著爺爺歸天了。
朱允炆當了皇帝以后更是肆無忌憚,大興土木、不理朝政這些就不說了,他甚至沒事的時候喜歡焚燒朱元璋和馬皇后的畫像來取樂,這在古代可是大不敬的啊。
而且這個朱允炆啊,別看年齡不大,色心可不小。經常派人去宮外搜集美女回來供自己淫樂,就連王爺府中的女眷,但凡有些姿色的,通通留在后宮,這個就算亂倫了,更有甚者朱允炆特別喜歡吃春藥,一吃春藥就容易進入迷幻狀態。那么朱允炆通過什么來緩解藥力呢,朱允炆很會玩,他強暴老太太,甚至和老母豬交配,就能做出這種事情的,別說皇帝了,正常人肯定干不出來,這個朱允炆一定有精神病。
正是因為朱允炆的所作所為引起人神共憤,所以他在位的時候什么熒惑守心、山崩地震、水旱疫癘,那是連年不斷啊,這都是上天給的預警啊。反正在這本書的記載中,建文帝就是一個十惡不赦的惡人,是中國歷史上最壞的皇帝,而朱棣起兵是替天行道的,是名正言順的。
篡位者抹黑前朝皇帝,這是一個慣例。將被廢黜的皇帝描繪成這個典型的被迫害妄想者,他們的行為舉止已經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維來考慮了。在中國古代歷史上尤以南北朝在這方面最為突出,根據后世研究南北朝被廢的眾多君王,他們的罪行幾乎是一模一樣,明顯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就建文帝的這些罪狀來說,明顯就是參照了南北朝的這些君主們。比如建文帝指著棺材罵,這是周宣帝宇文赟的活;而大搞群P,宋明帝劉彧和北齊文宣帝高洋紛紛表示內行。
而朱棣的這本《奉天靖難記》可以說是集古往今來之大成,但凡歷史上有的罪名恨不能全給懿文太子和建文帝安上。不過用力過猛,明眼人一看就是怎么回事,所以后世沒幾個人相信這本書的記載,并且直接指責這本書是胡編亂造的。雖然后世沒人信,但是從這本書的出現和流傳也能看出當時朱棣塑造自己繼位合法性的迫切心情,乃至于不惜改寫歷史,這也正應了“歷史是由勝利者書寫的”這句話。

三、歷史重置法

人身攻擊完了之后,朱棣開始對建文一朝否定。朱棣直接下令把建文四年改為洪武三十五年,第二年則為永樂元年。以此類推,建文元年為洪武三十二年,建文二年為洪武三十三年,建文三年為洪武三十四年,這就等于不承認建文帝在位的四年。這樣做是為了直接將建文帝從明朝的皇位繼承順序中除名,也再次向世人證明朱棣繼承的朱元璋的皇位,和建文帝沒有任何關系,畢竟洪武之后就是永樂了。
港劇《洪武三十二》
朱棣打出來的另一個旗幟是“恢復祖制”,之前建文帝在位期間曾對朱元璋所確立的各項政治制度進行過調整和改革,其中固然有一些不合實際的措施,但有一些還是合理的,畢竟朱元璋的政策實行了三十多年已經有一些跟不上時代了。
但朱棣不管這些,他宣布這些都是朱允炆的惡行,于是凡是建文帝所制定的策略,凡是與朱元璋時代所相抵觸的,一律廢除,一切以洪武舊制為準。就這樣,朱棣打著維護祖制的名義,將建文帝在位期間所有的政治措施全盤否定,不僅讓建文帝背上了違背祖制的罪名,更是表明了自己是祖制的維護者,是朱元璋的正統繼承人。
但是朱棣這種“一刀切”的做法連手下的大臣們都有異議,比如時任吏部尚書的蹇義便曾對朱棣進行過勸諫,表示建文帝的政策也不全是壞的,應該取其精華去其糟粕,但朱棣不聽不聽就是不聽。
對于那些在建文朝遭受貶斥的官員,特別是因為建文帝削藩而受到牽連的大臣們,朱棣都一律恢復他們的職務。除此之外,朱棣還下令把建文一朝的文書檔案資料全部銷毀干凈,從而進一步抹去建文一朝的影響。
在做這些事情的同時,朱棣又對《明太祖實錄》下手了。要知道在中國古代基本上每一個王朝中一位新皇帝繼位,就會組織修撰前一位皇帝的實錄。《明太祖實錄》于建文元年(公元1399年)開始修撰,前后歷時三年,于建文三年(公元1401年)修撰完成。
既然是建文帝修的,那么實錄自然是要維護建文帝一系的。而這一段時間正好也是“靖難之役”進行得如火如荼的時候,所以其中的內容可想而知,里面直接說朱棣一伙是逆黨。這種說辭朱棣絕對是難以接受的,于是在洪武三十五年(公元1402年)十月,此時距離朱棣即位過去還不到四個月,朱棣迫不及待便下令重修《明太祖實錄》。
此次重新修撰僅用時八個月,在永樂元年(公元1403年)六月便修撰完成。但在這么短的時間內修撰完成,內容可想而知,史稱這個版本的實錄是急于求成,所以質量堪憂。
不過朱棣當時急于證明自己的合法地位對此也沒有表示不滿,反而對這個版本的實錄大加稱贊。然而過了八年之后,朱棣發現了這個版本的問題,并且很有可能這個版本沒有充分證明其繼位的合法性。
因為朱棣在下令第三次修撰《明太祖實錄》時,曾公開指責第二個版本的監修官李景隆等人“心術不正”。第三次修撰耗時將近七年,從永樂九年(公元1411年)開始到永樂十六年(公元1418年)結束,正所謂“慢工出細活”,因此朱棣對于此次修撰完成的《明太祖實錄》是十分滿意的,史稱“披閱良久,嘉獎再四”,并稱這個版本的實錄很符合朱棣的心意。
說了這么久朱棣的證明行動,可見朱棣抹黑建文帝一系可謂是想盡辦法、不遺余力。以至于有人認為朱棣繼位后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證明自己更適合當皇帝,比如有人認為朱棣在位時候的幾次北伐和組織編纂《永樂大典》都是朱棣為塑造自己繼位的合法性而采取的措施,朱棣想利用這些來證明自己比朱允炆做的更好,更適合做皇帝。
這里就要稍微為朱棣鳴個不平了,因為這種看法實際上是有點牽強附會了,因為朱允炆只做了四年的皇帝,如果他能繼續做下去最終會有一個什么樣的結果,誰都不能給出一個肯定的答復。也因此他和朱棣在做皇帝這件事上根本沒有可比性,所以不能因為朱棣是起兵奪位的緣故,就把朱棣在位期間所做的所有事情都想當然的看作是朱棣在塑造自己繼位的合法性。
可以說,朱棣為了塑造自己繼位的合法性做了極大的努力,不惜虛構事實將自己的大哥和侄子塑造成反面人物,并且還將自己大侄子在位的四年從整個明朝的歷史中抹去。
《鄭和下西洋》姚廣孝、朱棣、鄭和
然而在當時的情況下,朱棣也只能這樣做,身為禮法中名不正言不順的篡位者,如果他不這樣做的話那么他和他的后世子孫都逃脫不了“篡位”的罪名,將會始終背著“來路不正”的包袱,屁股下面的皇座也會一直坐不穩。
朱棣的后世子孫們明顯也明白自己這位老祖宗的意圖,所以雖然在朱棣去世之后隨著時間的流逝,明朝士大夫們都呼吁要給建文帝正名,但朝廷或者說是皇室都對此不置可否,一直到了萬歷年間才勉強承認了建文帝的年號和帝位,但是仍然拒絕給建文帝封個廟號,而沒有廟號建文帝就進不了太廟不能受到后世的祭祀。
這個問題一直拖到幾百年后才得到了解決,南明時期弘光帝曾給建文帝定廟號為惠宗,謚號為嗣天章道誠懿淵功觀文揚武克仁篤孝讓皇帝。乾隆元年(公元1736年),乾隆皇帝又下旨追謚曰“恭閔惠皇帝”。今天一般稱呼朱允炆為惠帝,就是由此而來。

更多明朝歷史故事可見于時拾史事的《一看就停不下來的明朝史》

END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一级a做爰片,夜夜骑网站,黄色视频做爰视频,很色的床上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