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歷史的女人 / 待分類 / 非洲暴君博卡薩:扳倒表弟做總統,貪財好...

分享

   

非洲暴君博卡薩:扳倒表弟做總統,貪財好色愛養獅,最后遭棄孤病死

2021-08-24  說歷史的...

(說歷史的女人——第1698期)

1921年2月12日,一位暴君誕生了。

他叫讓·貝德爾·博卡薩(為了方便,以下寫為博卡薩)。

此君的人生,也是充滿了戲劇性。雖然出身不錯,家庭系富有酋長之家,但是卻父母早亡,很小便失去雙親,只好跟著祖父生活。此君在年少時期的理想是成為一名受人尊敬的神父,但是后來因為祖父的阻攔,并迫使其該改行選擇了從軍,成了一名軍人。此一節,總是令人想起另一個戰爭狂人希特勒,希特勒年輕時有著極好的繪畫天賦,如果不是歷史的原因,希特勒或許會成為一名不錯的畫家,但是最后希特勒卻陰差陽錯成為了影響世界歷史走向的戰爭狂魔,把世界攪得天翻地覆烏煙瘴氣。

與希特勒一樣,博卡薩雖然沒有把世界搞得烏煙瘴氣,但是卻把中非搞得亂七八糟。有關博卡薩的人生,從其履歷來看,倒是十分順當。1939年,博卡薩進入法國軍隊開始了自己的軍旅生涯。先是在自由法國軍隊步兵第二營,后來參加了有關法國在越南的戰爭,二戰結束之際,他已經官職上尉,并獲得了各種戰爭榮譽勛章。

一:煞星歸來——扳倒表弟做總統

在法國的這些軍旅,對于博卡薩以后進入中非權力的巔峰,可謂是具有極其重要的作用,或者可以說是奠基作用。二戰后,世界大局發生了重大變化,法國對自己轄內的殖民地也開始奉行松散化的殖民政策,這一政策對于中非而言也是一個實現獨立的契機。因此,中非人民在忍受了很長的殖民之后,開始覺醒,他們希望能夠獨立,建立屬于自己的國家,由自己推舉的領袖來領導和管理自己的家園。在這樣的背景下,中非人民非常幸運地借助于法國的“友善”態度,在1960年8月13日,實現了和平化地獨立,成了一個新的政權,即中非共和國。

但是新成立的中非共和國沒有正規軍,為了幫助新政權,或者說法國為了保護自己的利益,法國政府經過慎重選擇,他們看中了在法國軍隊已經服役二十余載的博卡薩,令他回到中非組建軍隊。法國此舉可謂是放虎歸山,對于中非而言,禍害不淺。

博卡薩在1959年12月離開法國,回到中非。第二年,就開始著手組建中非共和國國家軍隊。時任中非總統的戴維·達科,他是博卡薩的表弟,兩人有著非常直接的親屬關系。所以,對于博卡薩的歸來,總統戴維·達科非常高興,對其的工作也是全力支持——畢竟都是自家兄弟,做的是事情也是為國為民。

但是事情的發展,卻越來越令人感到“遺憾”——似乎所有跟權力有關的歷史事件,最后都會落入一個俗不可耐的“模式”。

因為有總統的支持,國家軍隊的組建工作開展十分順利。軍隊組建起來后,雖然戴維·達科是總司令,博卡薩是二把手,即第一參謀長,但是這兩者之間,卻有著質的區別。原因是,軍隊的組建工作全由博卡薩一手打造,因此總統的總司令不過是個空頭銜,而擔任第一參謀長的博卡薩才是軍隊真正的一把手。

權力的落差,必然會造成矛盾的產生!

權力,也必然會引發潛藏在人性深處的惡!

權力,讓友情化為空談,讓親情蒙上陰霾。

如同歷史上大多數的事件一樣,博卡薩和表弟之間,也因權力產生了重大的危機。

一方面是博卡薩在手握實際兵權之后,權欲開始膨脹——有關這種事,也沒法責怪博卡薩,此乃人性使然也!

但是權欲讓博卡薩失去了本性,一旦一個人失去了本性,就會變得危險。

另一方面是總統戴維·達科,作為總統和軍隊的總司令,卻出現了被架空的局面,說到底,也就是說總統感到自己的權力被博卡薩動了,這種權力的危機感,讓戴維·達科對博卡薩也產生了緊張感、不信任。

時至1965年,博卡薩的權欲繼續膨脹,如同氣球,已經達到了一種非常危險的程度。

博卡薩的權欲膨脹,讓總統戴維·達科懷疑他要叛變,乃至謀反。

面對這種危機,總統也不能坐以待斃,他決定先下手。

于是,他安排了一個宴會——如同歷史上那些著名的橋段一樣,為了權力而設下的宴會,從來都是鴻門宴。鴻門宴的簾幕背后,從來都是刀光劍影殺機四伏!

這次也不例外,總統戴維·達科率先召見憲兵司令伊扎莫,密令其在宴會上將博卡薩殺掉。

但是很不幸,博卡薩提前獲得了這個重大的消息,聞知總統要取自己性命,便如同所有的造反者一樣,既然情況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索性就先下手武力出擊,出兵攻占總統府,把總統戴維·達科逮捕。就這樣,在1966年的元旦,博卡薩搬倒了自己的表弟總統,然后登上了總統寶座。

中非,也因為博卡薩的上位,開始了另一段可怕的歷史!

縱觀博卡薩的一生,做總統是他人生的一個分水嶺。

在做總統之前,他是一個軍人,或者說是一個非常優秀的軍人!

但是在做總統之后,博卡薩不再是一個軍人,而逐漸成為一個令人感到可怕的政治魔頭!

博卡薩成為中非的總統之后,一開始就玩起了集權,他不但是總統,而且還是總理和國防部長,以及司法部長等。如同中古時期的皇帝,說白了就是一人說了算!不僅如此,博卡薩在以后,還會非常驕傲地自稱自己就是中非的拿破侖!

實際上,這種集權的專制意識很快就帶著博卡薩走上了另一條路,如同清末的袁世凱,他不想做總統了,而是想做皇帝!

有了欲念,博卡薩就去實現!并且在1977年初(實際上是1976年底,大約為該年12月4日),他如愿以償!

博卡薩在這一年這一天正式登基稱帝!

因為博卡薩做了皇帝,所以中非共和國也不存在了,改名為中非帝國!

根據歷史記載,博卡薩為了舉行一個盛大的登基稱帝儀式,花費之巨令人咂舌。首先把以前的總統府經過裝修,改為金碧輝煌的皇宮。當然這不算什么,因為還有更令人驚嘆的事情,那就是博卡薩為了紀念自己登基稱帝一周年,他覺得應該像1804年的拿破侖一樣,自己也需要在1977年12月4日搞一個隆重的加冕儀式。

接著我們就來看一組數字吧——博卡薩的皇冠、權杖、戒指,一共使用重達2千克拉、多達13000顆的鉆石;博卡薩的鍍金寶座重達2噸;博卡薩的一件白色御袍重達25公斤,上面鑲嵌了78萬顆珍珠以及近100萬顆水晶珠;博卡薩的皇冠上鑲嵌的鉆石則多達6000顆。

此外,還有從澳大利亞、荷蘭等國購買的2萬5千束名貴鮮花、100公斤花瓣,以及購買的各種名車、租用的飛機等,難以一一列舉。總之,博卡薩是不惜動用國庫,那次加冕儀式共花費了3千萬美元,當時的中非經濟落后,一年收入才6千萬美元——博卡薩一次加冕儀式就花掉了全國當年總收入的一半。

實際上,當時的中非不但國家經濟落后、工農業遲滯,還有各種內外債務纏身,其國民生活之苦,不言而喻。但是,這一切,都擋不住博卡薩的窮奢極欲。

二:中非暴君——貪財好色愛養獅。

博卡薩有三大可怕的愛好:

其一是為了攫取財富,以供自己享受皇帝生活,他不但鼓里官員經商,而且自己也參與商業活動(或以皇家名義參與商業行為),比如與瑞士人合辦手表裝配廠、參股中非鉆石公司等等。凡是由博卡薩或以皇家名義參股、參與或開辦的公司,基本上都是壟斷經營,以此牟利。

當然如果博卡薩貪財手段僅此一招,那就太小看他了。除了商業活動,在中非的人民每年還得繳納85法郎的人頭稅,等等如是,不一一列舉。

其二是博卡薩貪財,僅是其愛好之一。他還有一個比較突出的愛好,那就是好色。如同古代之帝王,博卡薩之后宮也是佳麗眾多妻妾成群,正式的妻子有16人,子女有36人。除此之外,有關博卡薩玩弄女人的事件頗多,在此不再列舉。

有關博卡薩好色一節,美國《華盛頓郵報》曾經有過專門的報道。后來,當博卡薩被列國大使當面問及私生活時,博卡薩供認不諱,但是他并不以此為恥,反而說自己妻妾成群只是為了國家繁衍后代,是利國利民之功德好事。如此神回答,直接讓列國大使無言以對。

其三是博卡薩還有一個特殊的癖好,喜歡養寵物,不過這位皇帝的寵物品味,可不是非常人所能想到。一般人養寵物,都是養個狗啊貓啊什么的,再牛點也無非是養個藏獒蟒蛇什么的,但是博卡薩是皇帝,他養的寵物自然也是霸氣沖天——全是來自世界各地的猛獸,最著名的便是獅子。

養了寵物,自然要喂養。可是這些猛獸自然不會吃狗糧、貓糧,他們吃的全是肉,而在這些肉中,有一部分則是人之肉。當然這些人之肉,除了罪犯,大部分都是因反對他而被處死的人士。

由此可見,博卡薩罕見的殘暴,令古今那些最專制的皇帝都難望其項背。

三:暴君結局——最后遭棄孤病死。

博卡薩的行為,無疑是在文明的時代,去犯一個愚蠢的錯誤,其結果是不言而喻的。

因為博卡薩的殘暴統治,最終引來了人民的激烈反抗,時間走到1979年,博卡薩迎來了自己的末日——前總統戴維·達科趁博卡薩出訪利比亞參加利比亞建國10周年的慶典之時機,突然發動軍事政變,把不在國的皇帝博卡薩推下了皇帝寶座。就這樣,戲劇化的一幕再次發生:戴維·達科把中非帝國改回中非共和國,廢黜了皇帝,改為總統。歷史,經過一番折騰,又回到了開始。

如此,博卡薩的出訪,變成了流亡的開端。

先是聞知博卡薩被推翻后,利比亞政府把博卡薩送上了飛機。

這位無國可歸的皇帝,無奈之下,只好前往法國。

但是,令人遺憾的是,博卡薩乘坐的飛機在法國奧利機場請求降落時,卻遭到了拒絕。之后,博卡薩向好幾個國家發出請求,但是沒有一個國家愿意收留他。

最后,還是在其妻子的周旋之下,科特迪瓦共和國總算收留了他,不過卻是有前提條件,那就是不能在人家的國家搞任何與政治有關的活動。博卡薩一一答應,如一條氣急敗壞的流浪狗。

到1981年,博卡薩趁法國總統大選時,再次請求移居法國,這次法國政府同意了。但是,法國政府也有條件,一個條件是他只能住在此前購買的別墅里,另一個條件時必須接受法國警察的監視。

盡管如此,博卡薩也歡喜不已,第二年就來到了法國,開啟了另一段流亡生活。但是,來到法國才知道情況更糟糕,因為他失去了經濟來源,他原先存在法國銀行的巨額存款被凍結,一分也花不上。每個月,只有在法國服役時的退休金,但僅僅只有1000美元,這點錢連他自己都不夠花,更別說他還帶著好幾個妻子與二十余個孩子等人。

這種日子,令博卡薩痛苦不堪,于是,到了1986年,他決定偷偷回國去奪權。為了方便逃走,他在偷偷躲過法國警察逃離時,僅帶了最喜歡的一位妻子和5個孩子。其余的妻妾和孩子,則全留在了巴黎。

但是,博卡薩的目的也沒有實現,因為他費盡心機,好不容易坐上前往中非首都班吉的飛機,在機場下飛機時,前來迎接他的卻是荷槍實彈的軍人,接著,他就被投進了恩加拉貝監獄,其妻子和孩子則被遣返巴黎。

這個結果,還不如在巴黎呆著,在那里雖然被監視,但至少還是半自由狀態,也不至于被搞死——博卡薩很后悔,但是一切都來不及了。因為,接下來等他是不斷的法庭審判和牢獄生涯,一下到他死,他的人生再也沒有翻盤的機會。

1996年,博卡薩因心臟病突發,不治而故。

這位暴君,在凄涼中,在凄冷的病床上,告別世界,留在史書上的字眼,充滿了批判!

(文/說歷史的女人·綠火)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一级a做爰片,夜夜骑网站,黄色视频做爰视频,很色的床上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