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人物 / 待分類 /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分享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2021-08-25  最人物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2021年春節,有兩部由王寶強主演的電影上映。一是《唐人街探案3》,一是《少林寺之得寶傳奇》。

唐探系列聲勢浩大,后者悄無聲息,豆瓣評分僅有4分。這是一次不太成功的嘗試,但絲毫不影響王寶強在草根演員們心中的地位。

從藉藉無名的群演到影帝;從“跑龍套的”到中國第4位票房達到150億的男演員;從河北農村窮小子到賀歲檔的電影導演...王寶強的人生,是堪比大男主爽文的敘事。

對于中國多達幾十萬的群眾演員們來說,王寶強三個字已然是“成功”的代名詞。2003年,21歲的王寶強憑借《盲井》獲得電影圈認可,斬獲了當年頗具份量的最佳新人電影獎項。

如今,《盲井》已經過去18年了,還是有無數人想成為王寶強。

官啟凡,就是其中之一。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官啟凡——作為群演,已經出道14年了。

從19歲的那個冬天開始,他在追逐夢想的路上一路緩行,如今負債70余萬,依舊在演漢奸、土匪和死尸。

今年年初,他出現在了媒體人許知遠訪問王寶強的節目中。

這期節目時長不過50分鐘。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官啟凡(右)/《十三邀》

而官啟凡,卻在這短短的五十分鐘中三次出現:為自己打歌兩次,宣傳自己的電影一次,還把自身經歷講述了一遍。用盡方法在搶鏡。

彈幕中不少人關注到他,更有人品味《十三邀》主創將這些鏡頭納入正片的用意。連官啟凡自己都沒有想到的是,做演員這么久,自己最長的鏡頭是以這種方式出現:

在別人的節目里,講自己的故事,穿著賭徒的衣服。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出生于河北邯鄲的官啟凡,在叢臺區的馬頭電廠家屬院長大。那里離王寶強的老家——邢臺大會塔村,直線距離不到100公里。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王寶強家鄉/《十三邀》

官啟凡自小不是很愛讀書,唯一的愛好是看電視。這在父母看來,根本也算不上是愛好。

為了讓他有個謀生的手藝,初中畢業后,父親堅持讓他去當地的職業高中學汽修。他沒能達到父親的期待。三年后從職高畢業,官啟凡的汽修技術還是不靈光。直到現在,他也還不會開車。進入社會,他的第一份工作是網管。

呆在網吧里,官啟凡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自由。除了給別人開開電腦,打掃店里衛生,官啟凡大部分的時間都用來在網上看各種影視劇。

2007年,19歲的官啟凡遇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個重要“機會”。他聽說明星謝東要復出,將主演一部百集情景喜劇,而這部劇的其他演員將通過比賽的形式選拔。經過一番海選,官啟凡贏得了這個機會。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官啟凡(后排紫色T恤)在斯琴高娃身后 /《我的極品老媽》劇照

作為晉級選手,主辦方告知官啟凡,要先去北京培訓才可在劇中出演角色,培訓結束就開機。當然,培訓還要交幾千元的培訓費。

官啟凡,一股腦地相信了。

出發當天,到達邯鄲火車站,官啟凡才發現,不對勁。所謂的“晉級選手”,除了自己外,只有兩個年輕姑娘和一個年紀稍大的阿姨。但后悔已經晚了,繳納的培訓費不可能退。

官啟凡只得悶頭上了車。一路向北。在綠皮火車上,他晃蕩了四個小時,看著車窗外,天色由明朗到幽暗,他知道,北京,越來越近了。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演員姜超和官啟凡

火車站人群熙攘,官啟凡身處其中,看起來和身帶全部家當進京的農民工兄弟無異。還沒來得及欣賞首都的夜色,他就被塞進面包車,徑直拉到了北京懷柔影視基地。

下了車,幾經彎繞,他被帶進一個大院里。官啟凡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景象。一張大通鋪,睡著幾十個人。“怎么看怎么像電視上的監獄畫面。”

半夜里,他常常聽到外面叫人起床去拍戲。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官啟凡和演員馮遠征

“那是最黑暗的一段日子。”

到了懷柔,官啟凡才明白,說是培訓,實際上是將他們控制起來做免費的群眾演員。在懷柔,群演要想接到戲,必須經過群頭,也叫戲頭,每個群頭手下都有百十來個群演。

因為能和劇組副導演打交道,群頭也被視作手握資源的大哥。每個住滿群演的大院,分屬于不同群頭的勢力范圍。官啟凡很快發現,在這個地方,你叫什么不重要,你是哪家的群演更重要,不同大院的待遇略有區別,但是對手下演員的共同要求就是,“要聽話”。

這個“聽話”有兩層含義:一是不能偷跑,二是在拍戲期間不能偷拍照片或者視頻。

一旦被發現,“手機會被摔掉,還會有人揍你”。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演員黃小蕾(中)和官啟凡 / 早期劇照

做著演員夢的官啟凡沒有想到,來了北京演戲,不僅沒有工錢,甚至連吃飯都成了問題。有戲的時候還好,劇組的盒飯不管好賴,總能管飽。沒戲的日子才叫真正難熬。

寒風凜冽的北京,官啟凡只能靠白水煮掛面度日。這樣的日子忍了兩個多月,他才被放出來。

回到邯鄲,他回憶起參加這次選拔的發布會時,明明有個叫謝東的明星出席,一切都看起來很正規。“怎么就會變成騙子了呢?”至于發布會的細節,雖然時隔十多年,官啟凡依然記得:

在邯鄲市趙王賓館的會議廳里,那位“明星”帶著帽子、墨鏡和口罩,全程都沒有摘下來過。

盡管,那時候完全沒有疫情。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在懷柔的日子,讓官啟凡覺得苦到了天靈蓋。回到邯鄲,他迫切地想要找尋到真正進入演藝行業的途徑。時隔一年后,他再次參加選拔,這次,他的目標是,武安心連心藝術團。

為了通過考核,他認真準備了一段小品表演《愛心電話亭》。小品是從央視三套看來的,他用圓珠筆把臺詞一行一行謄寫到紙上,背了好幾天。

可順利通過考核后,等待他的不是什么藝術團,而是農村的紅白喜事。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官啟凡 /《十三邀》

伴隨著哭或笑,官啟凡被逼著在村里白演了兩天,當他再撥打當初自稱是藝術團負責人的電話時,已經無人接聽。

官啟凡知道,自己又被騙了。

折騰了兩年,他沒能從表演這件事上拿到一分錢報酬,反而倒貼了好幾千塊。他想掙錢,太想了。只要能通過演戲拿到真金白銀,別管多少他都想試一試。

2010年,官啟凡決心,再闖北京。原因是他想起懷柔時期,有人說在北京電影制片廠門口等戲的群演,拍戲時是可以拿到工錢的。帶著鋪蓋卷和所有能拿上的生活用品,官啟凡再次來到了北京,下車就直奔北影廠。

后來他才知道,大明星王寶強也曾經在北影廠門口蹲了很多年。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北影廠門口/圖片來源網絡

這給了他很大的信心。但遠水解不了近渴,官啟凡還是沒錢。剛開始的三個月,他每晚必光顧的地方是24小時營業的麥當勞和肯德基。在里面找個角落的位置,用衣服把頭一蒙,就能睡一宿。

一般情況下,店員并不會驅趕這些無處可去的異鄉人。但去的多了,當事人自己也難免不好意思,官啟凡會有意識地換著去。

“今天住麥當勞,明天住肯德基,后天住網吧···”

人們只知早期北漂人的標配是地下室,但對于那時,連地下室都住不起的官啟凡來說,他是連漂在北京的浮木都沒有,唯有流浪。每天一早,人頭攢動的北影廠門口,最不缺的就是夢想。

像《煎餅俠》電影中所呈現的一樣,很多劇組會直接到北影廠門口招人,擴音喇叭一喊,群演便從四處奔涌而來。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北影門口的群演們 /《煎餅俠》片段

身高只有165的官啟凡,每次都恨不得自己跑的快點,舉手舉的再高點。他太想被看見了。很多別人不想接的活,或是出于錢少或是角色過于辛苦,官啟凡都接。

涂滿血的尸體,被炮火炸死的士兵,大熱天穿著盔甲的武士,只要能被選上,他都去做。電影《煎餅俠》中有場喪禮戲,需要很多臨時群演。副導演開車來到北影廠,并沒說是大鵬的電影,只把車門打開,說能演電影的上。

官啟凡想都沒想就沖了。

車子開到了北京遠郊的山上。人擠人地下車后,副導演直接把一大堆白花花的喪服往地上一扔,鼻孔朝天,眼睛看都沒看他面前的這幫人,只說“誰愿意演披麻戴孝的?”

幾十個群演沒有一人應聲。他們感到被冒犯了。官啟凡覺察到了空氣中的氛圍不太對,他沒吱聲,直接探下身子從地上拿起來一件孝服穿好。“那時候鬧脾氣沒有用的,你要知道你是來干嘛的。”

從上午到下午,官啟凡站在距離男主角大鵬不到一百米的地方,認真執行導演的指令:等大鵬說完“世間最真是母愛,孝子賢孫表個態”,就要哇的一聲哭出來,越傷心越好。

忙活了一天,官啟凡掙了80塊,外加一頓盒飯。

在北京的群演圈里,官啟凡這樣的條件是最不占優勢的。他個子不高,長相一般,吐字說話也不是很利索。就如當初王寶強所面臨的評價一樣,“你那個身高外貌,普通話都說不好,還想當演員?”

但一個王寶強的出現不知道鼓舞了多少“還想當演員”的平凡人。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王寶強飾演許三多/《士兵突擊》劇照

每當想放棄的時候,官啟凡會想想自己最初被騙的那些日子,“如果不堅持下來,不就白白上當了嗎?”,而只要成功了,過去所有的一切都將會是有意義的。

像《士兵突擊》中的許三多一樣,官啟凡認為自己的堅持是“有意義的事”。為了能在北京生存下來,沒戲的時候,他就去工地上搬水泥,有時也做臨時保安,并且只做日結,不做長期。因為他發現,這些工作往往比做群演掙得多。

他提醒自己,不能“貪多”,在北京是為了做演員的,如果總是做工地或者保安,就變成了“打工的”。

除了群演,官啟凡也會去一些綜藝節目中做充場觀眾。

參與訪談節目《非常靜距離》的錄制時,官啟凡還曾見過老戲骨張少華前輩一面。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張少華前輩和官啟凡

在此之前,他只在電視上見過這位很會演戲的老太太。錄制過程中,官啟凡聽得格外認真。張少華前輩的從業經歷和演藝態度,讓官啟凡感到深深的敬佩與觸動。他從那時候開始想,假設自己永遠不會紅,只要能一直演戲,演到老,也很幸福。

因為至少,演戲是他喜歡的。

“喜歡,就有意義。”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入行多年,做群演沒能讓官啟凡存到什么錢,但日子也還算過得下去。

事情是從2018年開始變壞的。那年,30歲的官啟凡辦了信用卡。看著信用卡的可用額度,官啟凡第一次感到,他擁有了夢想的本錢。拿到卡的第二天,他就把五萬塊打到了相熟的一位導演的銀行卡上。

官啟凡在北漂期間,吃了不少虧也認識了不少的朋友。這其中,曹導,是官啟凡最為感戴的恩師益友。“當時沒地方住,來回背著行李跑戲,曹導看我辛苦,就讓我把東西放在他的公司。”

官啟凡提起十年前得到的幫助,依然感激。這種直接的善意最能讓官啟凡對朋友建立起深層信任。曹導向官啟凡提議,與其一直在各種劇里跑龍套,不如自己干,投資電影,自己來演男主角。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官啟凡 /《十三邀》

這個提議說到了官啟凡的心坎里。做了多年群演,官啟凡也算看過了各類劇組,“這里面黑暗的事情,太多了。”他也曾像王寶強一樣,跑到選角導演下榻的賓館,將自己的簡歷雙手奉上,可是每每轉身的時候“甚至能聽到對方將簡歷撕掉的聲音”。

官啟凡感覺,自己不可能有王寶強的運氣,伯樂難尋,自己投資或許是唯一的出路。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官啟凡 /《囧囧很好》劇照

“有錢人可以捧自己人當明星,我為什么不可以捧自己。”官啟凡文化程度不高,但在這件事上,他達成了邏輯上的自洽。打過五萬塊以后,他告訴曹導,請他全權負責影片的劇本和拍攝事宜。不久后,官啟凡在老家邯鄲成立了影視公司,并以公司名義追加投資至二十萬。這二十萬來自多張信用卡的透支額度。

2018年10月12日,電影《囧囧很好》在北京開機。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囧囧很好》開機儀式

開機儀式上,官啟凡身著燕尾服,穩站C位。兩個月后,電影殺青,官啟凡結清了所有款項。從攝影到演員,他沒有拖欠任何人的工資。

劇組里的人不會知道,他們的男一號兼最大的投資人官啟凡,那時已是山窮水盡。為了演員夢,他賭上了自己現在和未來的一切。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2021年春節,因為疫情,和很多在外的打工人一樣,官啟凡沒有回家。從2020年7月來到橫店至今,他已經又一年多沒有回家了。這一年對于官啟凡來說,格外煎熬。巨額的卡債將他壓的喘不過氣。

窟窿疊窟窿,目前全部債務累計已超過七十萬。他迫切地期待電影能早日上映。拿到網大的公映許可后,他或許可以扭虧為盈,有所收益。他告誡自己,在曙光到來前的日子里,他必須以某種方式堅持住。

在橫店,群眾演員的門道比北京還要多。橫店的演員工會將群演細分,劃為不同等級“群演、角色、特約”,“特約還分大特、小特”。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現場群演們 /《十三邀》

群演是其中最低等的,想要升級就要考試。官啟凡認為這些十分“形式主義”,他感到,包括規定必須“花十塊錢辦演員證”之類的事情,都是橫店演員工會掙錢的法子。已經是老群演的官啟凡看不上這些規矩,他想要的是更直接的一切,或錢或名。

然而囿于自身條件,他很少在橫店接到好的差事。只有一次,他被副導演單獨叫出來問,“明天有時間嗎?”第二天到了賓館,化妝師比照著手機上的照片開始給官啟凡化妝。

官啟凡瞄到,照片上那個人是曾志偉。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曾志偉和官啟凡

因為身型相似,官啟凡被選中做曾志偉的走位替身。兩天時間,他賺到了六百元。這是他在橫店單筆進賬最多的一次。至于碰上許知遠,則完全是個意外。

2020年,王寶強籌拍電影《少林寺之得寶傳奇》,許知遠帶著《十三邀》團隊來到橫店,想在真實的電影片場呈現王寶強做導演的狀態。那兩天,官啟凡剛好去做群演。站在酒店大堂,官啟凡和其他群演一起等著副導演安排具體拍攝。

他注意到,有一位留著中長卷發的男士在踱步,旁邊還有臺攝像機一直在拍。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許知遠和官啟凡在酒店大堂

直覺告訴他,“這一定是明星。”盡管不認識許知遠,官啟凡還是鼓起勇氣走過去嘗試要一張合影。官啟凡沒有想到,這個男人給他帶來了目前為止最大的機會。

拍戲的過程中,許知遠也穿上了賭徒的衣服。和官啟凡不同的是,來客串的許知遠坐在離男主角王寶強最近的位置,并且有三句臺詞。導演還設置了一個女性角色為他捏肩。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許知遠客串王寶強電影 /《十三邀》

官啟凡從未看過《十三邀》,也不知道許知遠是個什么樣的人物,但是看到攝像機,他已經有種自我表現的本能。放飯的間隙,官啟凡眼睛緊隨著許知遠,“他到哪,攝像機就到哪,所以跟著他就對了。”

許知遠落座吃飯,他便緊跟著坐下。

為了和許知遠有所互動,他先給許知夾菜,又把自己還沒喝的湯遞給許知遠喝。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官啟凡給許知遠夾菜遞湯 /《十三邀》

沒時間去想尷不尷尬,官啟凡緊著向鏡頭介紹自己的藝名“囧囧”。夜戲間隙,首次串戲的許知遠感慨自己累的不行。沒一會,官啟凡穿過夜色再次出現在了許知遠面前,主動攀談后,還唱起了他電影的主題曲《囧囧的歌》。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官啟凡 /《十三邀》

這首歌確實是官啟凡的個人單曲,由他的朋友曹導張羅錄制:據說編曲找的是歌手韓磊的御用班底,歌詞則是曹導為官啟凡量身打造。

你在這個世界上聰明又圓滑

我在這個世界上笨得像傻瓜

你別說我笨

你別說我傻我的一切只為了

活得更瀟灑你別說我好

你別說我壞我的一切只為了

活得更自在

錄歌那天,官啟凡十分緊張。但去到錄音棚,他瞬間放心了。即便不懂唱歌,所有人依然在鼓勵他。他完完全全享受了主角待遇。從早到晚,唱了幾十遍后,《囧囧的歌》便誕生了。

在《十三邀》王寶強那期的正片中,導演問官啟凡,“你最接近成功的一次是什么時候?”毫不猶豫地,官啟凡介紹了自己自費拍電影的故事。

一向犀利敢言的許知遠沒有追問更多細節,一時間,空氣中凝結了漫長的沉默。官啟凡拋出一句,“錢不錢的無所謂,我開心就好。對不對哥?”他反問許知遠。

頭一次見這么多群演的真實生存狀態的許知遠,微微笑著回答他:“對。今天我深刻地感受到了這一點。”

這期《十三邀》的節目梗概,用的是王寶強的一句話,“越艱苦越要做美夢,我的幸運也是我的努力”。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官啟凡 /《十三邀》

但對于更多尚未成名的群演來說,幸運和努力是否能劃等號尚是未刮開的謎。但官啟凡所說的“開心就好”,付出不一定有回報卻是現實中“跑龍套的”們的生活常態。

《盲井》已經過去十八年了。從群演走出來的大明星,依然只有一個王寶強。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對于群演來說,學會搶鏡和給自己加戲是爭取機會的最直接方式。在《少林寺之得寶傳奇》中,官啟凡飾演站在王寶強身后的賭徒。

按照劇本,他只需在后面充人數即可,沒有動作設計。而在實際拍攝中,官啟凡主動去拍了拍王寶強的肩膀。他認為自己的這一改動,是符合賭場中混亂熱鬧的氣氛的。

多年的群演經歷讓他深知分寸,“如果你搶鏡太明顯,或者加戲加的不合適,是會在現場被罵的。”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王寶強和他身后的群演們 /《少林寺之得寶傳奇》劇照

因此每次做出規定動作之外的嘗試,群演都會戰戰兢兢地等待一個結果,如果沒人指出,就意味著“又為自己多爭取了一點”。拍王寶強肩膀的這一舉動,在現場沒有被制止。

《十三邀》王寶強的那期播出后,微信上有不少朋友發來祝賀。官啟凡看到節目中自己的片段,開心得合不攏嘴,“我沒想到能播。”

和王寶強在同一個節目中出現,這是官啟凡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官啟凡認為這也是一種幸運——就像王寶強當初被選上出演《盲井》一般的幸運。盡管這個幸運沒有那么大,但依然說明他的堅持是“有意義的”,“說不定下個幸運就更大了”。

為了尋找幸運,官啟凡做過各種嘗試。

2016年,他曾穿著蜘蛛俠的衣服去家鄉的報社,為丟失的身份證尋找失主。在對報社編輯解釋來由時,他毫不諱言自己是一名演員,穿成這樣是因為,“自己也想要有個登報的機會。”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官啟凡在家鄉報社

官啟凡身上那件蜘蛛俠的衣服,是他為一家商場做活動的時候自費買的。服裝花了700元,而那次活動的報酬只有150元。但官啟凡覺得值。

“可能因為一件蜘蛛俠的衣服,我就能PK掉其他人,為自己多爭取一個機會,被更多人看到。”波詭云譎的演藝行業,人們無法預言下一個爆紅的人出身何處,而“被看到”就意味著有更多可能性。

兩年前,在電影《老師·好》當中,官啟凡曾和于謙演過一場對手戲。給他的角色是自行車修理師傅。在片中,官啟凡邊修車邊對于謙說,“苗老師,你這車怎么三天兩頭出毛病啊。”

那是官啟凡少有的,在電影中露臉且有臺詞的一次。

但最終,這一片段并未出現在電影的公映版本中。而演員行業,沒有被看見的,無異于沒有發生。家人對于官啟凡這么多年來究竟演過什么戲,付出過什么并不太清楚。

對于官啟凡的“演員夢”,家里也依然旗幟鮮明地反對。每每官啟凡用王寶強的例子試圖說服,都能被一句話噎回去。

“王寶強是大明星,你是啥?”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王寶強 /《少林寺之得寶傳奇》劇照

2021年春節,王寶強自導自演的第二部作品《少林寺之得寶傳奇》上映。官啟凡沒舍得去電影院看。等到影片下映后,他在網上把那段賭場戲反復地看了一遍又一遍,只找到一個一閃而過的背影。

但這次,他不用再費勁向別人解釋自己確實出演過了。

豪賭14年,他終于和王寶強坐上同一張賭桌

官啟凡 /《十三邀》

《十三邀》的鏡頭替他記錄了這一切。

而在沒有屬于他的鏡頭的千百個日夜里,官啟凡只能繼續做著屬于自己的夢,完成這場由自己開啟的豪賭。

“我也想成功,想出人頭地,把信用卡還清。”

他期待,有朝一日,自己的名字能和王寶強并排出現。

?那時或許他就有機會去和寶強大大方方合個影,打個招呼,“你好,我是官啟凡,我也是河北的,咱其實是老鄉。”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一级a做爰片,夜夜骑网站,黄色视频做爰视频,很色的床上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