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跡曉講 / 待分類 / 養虎為患:是誰促使蘇聯重工業迅速崛起?|...

分享

   

養虎為患:是誰促使蘇聯重工業迅速崛起?| 循跡曉講

2021-08-25  循跡曉講


 循跡 · 用文化給生活另一種可能    

 作者:守夜子

 編輯:馬戲團長

 全文約7000字 閱讀需要20分鐘

 本文首發于【循跡曉講】公眾號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

“蘇維埃政權+普魯士的鐵路管理制度+美國的技術和托拉斯組織+美國的國民教育等等=總和=社會主義。——列寧

“蘇聯有大約三分之二的大型企業是由美國幫助或技術援助而建成的,其余三分之一是由德國、法國、英國、意大利、日本等國幫助或技術援助建成的。——斯大林

1960年7月16日上午,當一紙照會遞到時任中國外交部副部長章漢夫面前時,蘇聯駐華使館臨時代辦蘇達利柯夫盡量使語氣顯得平靜些。他觀察著周圍中國外交官“完全出乎意料的表情”,而章漢夫的臉色也越發凝重起來。

照會的內容,“蘇聯政府決定撤回所有在華的蘇聯專家這對于仍舊處在成長期的新中國來說,無疑是個巨大的打擊

 蜜月期“中蘇友誼牢不可破”

在過去的10年里,成千上萬的蘇聯科學家、工程師、教授和各方面的技術專家來到這片陌生的土地,與中國人民一道揮灑汗水,為新中國的建設,貢獻了自己的不可磨滅的力量,盡管這種援助并不是無償的,但對新中國來說,蘇聯老大哥起到的巨大作用,就如同1921-1941年間,美國對蘇聯的援助一樣重要

在俄羅斯這片土地上,工業化似乎總是和外國資本離不開關系。

在帝俄時期,1892年,維特擔任財政大臣后,開始雄心勃勃的推行國家工業化的計劃,他認為,加快工業發展要靠不受限制地引進外資,在經歷了一系列的輿論攻勢和政治斗爭后,沙皇同意了維特的方針,結果便是,俄國僅用幾十年時間,就走完了某些西方國家數百年走過的工業發展之路

 西伯利亞鐵路,又稱第一亞歐大陸橋,連接莫斯科和海參崴,全長9,288公里

外資在俄國的工業化中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以鐵路為例,1861-1914年,俄國鐵路建設投資額為18.16億盧布,外資占比達74.5%1861-1881年間外資占比更是高達94.25%,在其他領域,外資也擁有不小的占比。

總而言之,大規模引進外資推動了俄國國民經濟的發展,為俄國在建立新興工業方面起了奠基性的作用,幫助俄國實現了工業化與經濟騰飛。

◎ 諾貝爾兄弟在巴庫開辦的煉油廠

然而俄國在經歷了一戰與內戰的洗禮之后,原有的工業化基礎被破壞殆盡,面對嚴峻的現實條件,列寧再次想起了俄國實現工業化的重要推手——外資。

1921年,俄共(布)決定實行新經濟政策,其中的一個重要內容就是要引進西方的技術,列寧在全俄中央執行委員會的會議上指出:“我們不能設想,除了以龐大的資本主義所獲得的一切經驗為基礎的社會主義外,還有別的什么社會主義”。

斯大林也同意列寧的觀點,并且在手段上比列寧更加粗暴,引進外資和西方的技術成為了蘇共高層的共識,于是,在新經濟政策時期以及隨后的三個五年計劃中,蘇聯開始大規模地引進外資與技術。

不過,此時的蘇俄想要引進外資還面臨著不少困難。

十月革命后,蘇俄將價值15億金盧布的在俄外國資本全部收歸國有,還宣布免除帝俄時代所有欠下的債務,此舉自然激起了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強烈抵制,銀行拒絕購買蘇俄的黃金,運輸公司拒絕運輸蘇俄的貨物,保險公司拒絕為蘇俄的貨物擔保。

 十月革命中,臨時政府的官員被逮捕 油畫作品

在這種情況下,1920年11月23日,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人民委員會通過了《關于特許經營活動的一般法律與經濟條件》,以允許外國資本家在蘇聯開辦企業的特許權的形式,為外國企業進入蘇俄開了綠燈,并承諾保證特許企業在蘇的利益,盡管后來的事實證明,這又是個謊言,但在當時,在蘇俄的巨大待開發市場的誘惑下,還是有很多西方資本家進入蘇聯,拉開了蘇聯工業化的序幕。

1921年,蘇俄爆發了大饑荒,在這場饑荒中,著名的美國企業家阿莫德·哈默積極籌劃從美國向蘇俄運送糧食和物資。

◎ 阿曼德·哈默(1898年5月21日——1990年12月10日),,西方石油公司主管,企業家和藝術品收藏家。出生于美國紐約,猶太人后裔。父親朱里埃斯·哈默是美共創始人之一

此舉受到列寧的重視,列寧希望借助哈默的人脈,推動美國企業家前來投資,幫助蘇俄恢復國內經濟,列寧找到哈默,希望哈默能經營石棉開采企業,這樣,哈默就成了第一個拿到特許權的美國資本家

蘇俄政府為哈默的經營活動提供了諸多便利,他的成功對其他美國企業家產生了影響,看到蘇俄缺少必要的農機設備后,哈默主動和亨利·福特聯絡,向他描述了蘇俄市場的發展前景,使福特這個十分敵視蘇俄的美國企業家也同意通過貿易的形式向蘇俄銷售拖拉機,比如1925年,蘇聯進口了7400臺拖拉機,而同年蘇蘇聯國內的拖拉機產量只有595臺

由于此時美國政府并沒有和蘇聯建立直接的貿易關系,于是其他美國公司也紛紛效仿福特公司的做法,通過總部位于紐約的Amtorg貿易公司同蘇聯進行貿易,該公司在莫斯科的辦公室,代表了37家美國企業在蘇聯的利益存在。

除了特許權經營和直接貿易之外,引進技術裝備也是蘇聯政府吸引美國企業家進行經濟合作的重要方式,以石油工業為例,為了迅速發展石油工業,蘇聯自1924年開始,從美國進口了大量的石油鉆采設備,蘇聯新開采出來的石油又在國際市場上出售,形成了對外匯的有效補充

◎ 蘇聯時期的巴庫油田

1921-1928年屬于蘇俄/聯政府引進外資的初始階段,美國由于未與蘇聯建交,雙方的合作范圍有限,但隨著大蕭條的到來,蘇聯引進外資的速度被大大加速了。

1929年經濟危機之后,西方國家為了保護本國的利益,紛紛開始實行貿易保護主義,原本月均30億美元左右的全球進口總額在三年時間內縮小了70%,而蘇聯則抓住了這個機會,加速購買西方的機器設備與引進技術,1931年,美國出口的機器設備有50%都被賣給了蘇聯,全球范圍內1/3的機器設備都賣給了蘇聯

而隨著正常貿易渠道的暢通,而原有的特許經營形式則逐漸被廢除,蘇聯政府采取了各種手段來國有化這些公司,到了1930年12月27日,蘇聯人民委員會正式通過決議廢除了特許權制度,曾經為蘇聯工業化貢獻做出了貢獻的西方資本家們又再次品嘗了一次社會主義鐵拳的威力。

1933年12月,美國與蘇聯正式建立外交關系,為蘇聯進一步從美國獲取所需的技術等掃清了大部分的障礙,以下將分別介紹美國對蘇聯工業的各個領域的援助。

鋼鐵工業,蘇聯的三大鋼鐵廠——馬格尼托格爾斯克鋼鐵廠、庫茲涅茨鋼鐵廠和扎波羅熱鋼鐵廠,都是美國援建的,馬格尼托格爾斯克鋼鐵廠的設計圖紙是克利夫蘭的麥基(Arthur&Mckee)公司以美國鋼鐵公司在印第安納州的格里工廠為藍本設計的。

◎ 1930年代的馬格尼托格爾斯克鋼鐵廠

在當時,格里工廠是世界上最大的鋼鐵聯合企業;而庫茲涅茨克鋼鐵廠是由芝加哥的弗林工程公司(Freyn Engineering)設計、指導安裝的;扎波羅熱鋼鐵廠同樣是在弗林公司的設計指導下完成的。

事實上,當時的全蘇冶金工廠設計院((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ыйинститутпопроектированиюметаллургическихзаводов)中,就有大量的美國人擔任要職,一位于1929-1933曾經在列寧格勒分院里工作過的工程師描述了當時美國人在該機構任職的情況:

“當我們一開始參加全蘇冶金工廠設計院工作的時候,我們只限于搞咨詢工作——俄國人搞總圖、做總結和做出決策。差不多六個月之后,我們被召去參加總圖設計和決策工作;九個多月的時候,我們被任命為一些鋼鐵工程項目的總工程師;第一年年底,我們之中的某些人當上了部門的領導;去年有一個人還當上了整個分院的副總工程師

蘇聯不僅是鋼鐵廠的設計全盤師承美國,各種標準化的設備和技術也隨之進入蘇聯,包括標準化的高爐、平爐、初軋機,1935年2月,聯合工程和鑄造公司將冷熱連軋技術轉讓給蘇聯,該公司還派出了一些技術人員去蘇聯,負責安裝該公司的設備、監建蘇聯鋼廠和培訓蘇聯工程師。

在美國人的幫助下,一五計劃結束時,蘇聯的生鐵產量達到了616萬噸,鋼產量達到593萬噸,僅美國人援建的馬格尼托格爾斯克鋼鐵產的生產能力便高達250萬噸,連勃列日涅夫時期蘇聯官方編纂的《蘇聯社會主義經濟史》都不得不承認蘇聯的鋼鐵工業是“學習最發達的、技術上裝備了黑色冶金業的資本主義國家經驗“。

煉油工業方面,上文已經提到,自1924年開始,蘇聯便進口了大量的鉆采設備,大大提高了原油產量,但由于當時蘇聯國內的內需很低,所以這些原油被大量的用于出口換取外匯,隨著其他工業部門的發展,國內的石油消耗增加,蘇聯缺少必要的裝置來生產汽油等其他石油產品,

1936年開始,大批美國煉油廠建設公司在巴庫建設了大量的煉油廠,宇宙油品公司(UOP LLC)在格羅茲尼和薩拉托夫兩地興建了新的生產高辛烷值汽油的工廠,這正是當時蘇聯緊缺的工廠。

1938年,宇宙油品公司在烏法附近建設了蘇聯第一座加氫和異辛烷工廠,這是蘇聯境內的第一套能生產航空汽油的工廠,在后來的蘇德戰爭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除了這座工廠,烏法附近的其他煉油裝置也是由美國公司建設的。

除了高辛烷值汽油,其他的石油產品如潤滑油也嚴重依賴西方的幫助,位于巴庫的由米勒(Miller)公司興建的潤滑油工廠是當時蘇聯最大的潤滑油工廠,設計年產量高達300萬桶,幾乎占當時蘇聯潤滑油年產量的1/3。

由于蘇聯的管理制度方面的先天缺陷,他們雖然舍得花大價錢引進西方工業設備,但并不愿意在花小錢在設備維護上。

監督建設潤滑油工廠的米勒公司的工程師霍夫曼在回國后尖銳的評價了蘇聯:

“米勒工廠造價500萬元,但是只有價值25美元的維修工具。此外,一個車間可以對一種設備投資50萬元,但他卻搞不到一塊抹布去擦油污。霍夫曼自己去外賓商店買了塊布來做抹布,但是蘇聯工人們把這塊布拿去做小孩衣服。

◎ 弗雷德-科赫被趕出美國石油市場后選擇去了蘇聯,他掌握的熱裂解技術對于當時急于石油換美元的蘇聯來說簡直是雪中送炭。幾年間,他幫蘇聯辦起了15家大型現代化石油提煉廠。但后來遇到大清洗,弗雷德選擇離開。后來,弗雷德又去德意志第三帝國,為納粹德國在漢堡建成第三大煉油廠,還成了著名右翼團體“約翰·伯奇協會”的創始成員之一。

生產裂化汽油的技術同樣由美國公司提供,1931-1932年間,溫克勒—科赫公司(Winkler-Koch)為蘇聯設計和提供了15套裂化裝置,這些裝置占三十年代蘇聯裂化生總生產能力的85%

值得一提的是,科赫本人在1927年發明的裂化工藝,使小型石油企業也能與大型石油企業競爭,為此他本人遭到了多達44起來自石油巨頭的訴訟,并且因為與宇宙油品公司的訴訟,使得他無法在美國開展生意,于是只好在蘇聯尋求發展,然而隨著時間推移,科赫的好幾個同事被斯大林清洗,科赫深受這次經歷的影響,并且為自己與蘇聯合作而感到后悔不已

從上文中不難看出,蘇聯的煉油工業發展的比較晚,有很多項目是三十年代后期才上馬,于是當蘇芬戰爭于1939年11月30日爆發時,美國決定拒絕繼續交付給蘇聯生產高質量航空汽油所需的計劃、工廠設備、制造權和技術情報。上文提到的宇宙油品公司建設的高辛烷值汽油工廠便因為這個原因沒能在繼續建設下去,但在二戰中,美國根據租借法案又向蘇聯提供了數座整套的煉油廠,并且向蘇聯提供了大量當時蘇聯不能大量生產的航空汽油。

 蘇聯由外國設計和建設的煉油廠及裂化設備生產能力的百分率變化

但是這些由美國援助的形形色色的煉油工廠有一個致命的缺陷,那就是他們幾乎全部位于高加索地區

《蘇聯社會主義經濟史》指出了在整個蘇德戰爭期間,蘇聯的絕大部分液體燃料資源都集中在南高加索地區,在1942年時,蘇聯石油總產量的超過80%集中在高加索。而高加索大部分的石油產品又產自巴庫,在整個戰爭期間,巴庫地區生產了7500萬噸石油。生產的汽油占到全蘇汽油產量的80%,更為重要的是蘇聯戰爭期間96%的潤滑油均生產于此。

離開了巴庫生產的潤滑油,蘇聯紅軍引以為驕傲的坦克大軍無異于廢鐵,整個蘇聯的運輸和工業都會變得舉步維艱。

當1942年德軍的兵鋒直指高加索的時候,蘇聯政府連忙將高加索地區珍貴的各種采油煉油設備運往內陸,然而想將這些設備整套的運往內陸還是超出了蘇聯人的能力范圍,并且蘇聯人為了防止高加索地區的油田落入德軍手中,提前破壞了數百萬口油井。

其結果就是,德軍只在高加索轉了一圈,高加索地區的石油工業卻遭到了巨大的打擊,1942年全年的石油產量為1780萬噸,相比較于1941年暴跌了1000萬噸,而蘇聯東部的石油產量到了1944年也僅僅為480萬噸,相比較于1942年僅增長了60萬噸,那么如此巨大的石油缺口到底由誰來彌補了呢?到底是誰一直在支援蘇聯的坦克軍團的運轉呢,答案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再說機械工業方面。

《蘇聯社會主義經濟史》無奈的寫道:“在第一個五年計劃內,機器制造業產品還沒有達到完全的獨立。還有必要進口復雜的設備,有些企業借助于外國公司才掌握了制造過程”。如此委婉的寫法也改變不了包括烏拉爾重型機械廠在內的諸多大型機械制造廠是由西方援助的事實

以烏拉爾重型機械廠為例,該廠于1928年由全蘇冶金工廠設計院進行設計(就是上文提到的那個包含了眾多美國專家的設計院),最初,其大部分設備都是來自于德國,也有來自英國和美國的設備。

1935年6月,一位美國人去參觀了烏拉爾重型機械廠,并寫下了一段熱情的敘述:

“這是我曾經看到過的一座最美觀的廠子,首先,機械加工部門就是一個杰作,在一座四分之一英里長的廠房里排滿了美國的、英國的、德國的最好的機床,它比通用電氣公司的任何一個單獨車間的裝備都要好。”

◎ 烏拉爾重型機械廠的大門

◎ 烏拉爾廠生產的T-34

盡管有了大型的機械制造廠,但蘇聯對外國進口的機床的依賴卻絲毫沒有減少,反倒繼續在增加

不僅是美國,英國1932年出口的機床中,90%都銷往蘇聯,1939年蘇聯與納粹德國秘密的貿易協定中,蘇聯也要求從德國進口大量的機床,蘇聯人似乎陷入了一種機床狂熱。

在蘇德戰爭中,通過租借法案,西方盟國又向蘇聯提供了44605部機床,占蘇德戰爭期間蘇聯自產機床數量的27%,并且盟軍援助的機床大部分都是蘇聯此時仍然無法自行生產的高端機床,蘇軍洗劫東北工礦業的時候,機床也是被洗劫的重點,工廠設備損失了85.9%,少量被蘇聯人留下來的也都是陳舊的設備,越是規模大、設備好的工廠被洗劫的就越嚴重

蘇聯仍然如此需要機床的原因或許可以被解釋為,蘇聯需要的高端機床此時還無法自產,所以仍然不得不依賴于外國的產品。

此外,蘇聯在滾珠與滾珠軸承的制造更是幾乎完全依賴于外國技術,瑞典滾珠軸承制造公司(SKF)于1929年獲得了特許權,但從這個時間節點就可以得知,它的命運不會很好,在1930年,該公司的兩個工廠全部被征用,并更名為莫斯科第二滾珠軸承廠,到了1937年,在10名瑞典工程師的管理下,該廠的軸承年產量達到800萬套;之后蘇聯又決定建設一座規模更加龐大的軸承廠——莫斯科卡岡諾維奇第一軸承廠,意大利的RIV(Officine di Villar Perosa)公司與蘇聯簽署了技術援助合同,該公司承擔監督從計劃到工廠建成投產的全部工作,還吸納了大量蘇聯工人和技術人員到自己的工廠培訓,并從西方各國購買所需的設備,該軸承廠于1932年1月份投入試運營,1938年達到了年產1800萬套軸承的產量,盡管如此,后來根據租借法案,蘇聯人依然不斷的進口滾珠與滾珠軸承,其原因可能和蘇聯人依然需要機床的原因一致。

在汽車工業方面,蘇聯的汽車工業得到了福特公司的鼎力相助,前文提到,在哈默的介紹下,福特公司很早就與蘇聯進行貿易,1927年,蘇聯農民使用的貨車中有85%都是福特建造的,還也大量進口福特公司生產的拖拉機;1929年5月,福特公司與蘇聯簽訂技術援助協議,福特公司將幫助蘇聯在高爾基城建設一座福特式的自動化汽車廠,該廠是蘇聯第一個流水線作業工廠,這就是后來著名的高爾基汽車廠,高爾基汽車廠生產的“嘎斯”汽車后來成為蘇聯的知名品牌,二戰爆發時,蘇軍的主力卡車嘎斯AA型卡車便是以福特AA型卡車為基礎改進而來的。

◎ 高爾基汽車廠的大門

除了高爾基廠之外,被某些蘇粉津津樂道的斯大林格勒拖拉機廠,更是徹頭徹尾的西方貨

1929年3月,一群蘇聯工程師帶著要求建設拖拉機廠的合同來到美國,并與阿爾貝特卡恩公司(Albert Kahn Associates)簽訂了合同,整座工廠于1930年先在美國建造完成,然后運到斯大林格勒進行組裝,該工廠于1930年6月17日正式開工,最先生產的產品是國際收割機公司的15-30型拖拉機,到了1932年開始生產T-26坦克,順便一提,T-26坦克同樣是在英國的維克斯6噸坦克的基礎上發展而來的。

◎ 1930年代的斯大林拖拉機廠

除了上面提到的兩座工廠,車里雅賓斯克拖拉機廠,哈爾科夫拖拉機廠,也是由美國公司設計制造的,除了直接的設計制造外,還有很多美國專家幫助蘇聯新建的工廠開工,但盡管在西方的幫助下興建了這么多大型工廠,蘇德戰爭中蘇聯還是需要通過租借法案獲得大量的拖拉機、卡車來彌補自身的生產不足。

除了上述提到的這些工業部門,水利工程、有色金屬工業、化學工業、電氣制造業、鐵路系統、造船工業、航空工業、坦克工業等蘇聯大部分的工業部門,同樣獲得了西方資本與技術的大力支援,無數的蘇聯工程師到西方學習,也有無數的西方人來蘇聯充當顧問。

當然,這個過程中不只有蘇聯受益,西方各國也因蘇聯的巨額訂單而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大蕭條帶來的負面沖擊,但毫無疑問還是蘇聯獲益更多,《蘇聯社會主義經濟史》頗為辯證的寫道:

“蘇維埃國家借助于進口設備,在空前短的時期中使許多大型企業重新建設并開工,加緊進口設備,使建立自己的機器制造基地的速度加快,歸根結底是促使蘇聯擺脫對外國的依賴。”


(END)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一级a做爰片,夜夜骑网站,黄色视频做爰视频,很色的床上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