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客美學 / 待分類 / 世界級造假,偽造歷史的局中局

分享

   

世界級造假,偽造歷史的局中局

2021-08-25  印客美學

    2021年是文物大豐收的一年,國內有三星堆大發掘,國外有埃及古墓新發現。由于巴米揚大佛的前車之鑒,阿富汗的文物遺產安全也牽動著國內外愛好者的心。


    說到考古和文物,之前網上“金字塔是現代偽造“的謠言就流傳很廣,拋開這些毫無根據的謠言,近現代考古事業發展以來,國外確實出現了很多文物古董之類造假的事件。



    - 01 -
    藤村新一
    用造假“推進”日本歷史研究

    據英國《蘇格蘭人報》報道,過去數十年來,藤村新一是日本史學界最神奇的名字,他被譽為日本的“石器之神”、“上帝之手”。


    作為一個業余考古愛好者,1974年后,藤村新一開始進行實地探查,他幾乎總是能發現文物,而且文物的年齡越來越大。

    1981年,他發現了四萬年前的座散亂木遺跡,以一己之力,硬生生把在日本本土存在人類的歷史,推到了4萬年前。

    1992年8月,他開始發掘上高森遺址,此后,上高森遺址成了日本發掘舊石器的聚寶盆。在接連挖出50萬年、60萬年、甚至70萬年前的舊石器后,藤村新一仍不滿足,揚言要挖出的100萬年前的舊石器。


    幾十年來,很多人都在懷疑藤村新一是否造假。

    終于,2000年11月4日,《每日新聞》的記者事先在發掘現場埋伏,成功拍攝到了藤村新一的偽造行為,他從一只塑料袋內拿出所謂“舊石器”埋進上高森考古遺址,這一幕被攝影記者抓個正著并曝光。

    監視鏡頭中的藤村正在偷埋石塊,準備驚艷眾人

    無可抵賴的藤村只能承認自己造假,2003年日本考古學協會報告指出,藤村新一參與發掘工作的遺跡有162處有捏造行為,其中159個遺跡被認定毫無學術價值,其中包括日本文明的驕傲——上高森遺址。

    過去數十年間,日本舊石器時代早、中期的相關研究幾乎全部喪失價值,各種遺址申請也被撤銷,甚至連歷史教科書也要重新改寫。

    日本對“舊石器捏造事件”的反省



    - 02 -
    塞西亞皇冠:
    價值百萬的贗品?

    公元前1世紀,第一位塞西亞國王莫高在犍陀羅(今部分位于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地區)建立塞西亞政權,并逐步向印度西北部擴張。


    由于塞西亞王國歷史悠久,所以留下來的相關文物非常稀少,但都相當珍貴。

    1896年,一位英國珠寶商說他花了重金,從印度買下了昔日塞西亞國王所戴的純金皇冠,于是法國盧浮宮宣布使用20萬金法郎購買這個皇冠。


    后來工作人員對藏品進行重新評定證實,這個皇冠存在焊接痕跡,只是個近代仿制品,萬幸的是這頂王冠是純金打造,放到今天的物價來看也不虧本。



    - 03 -
    莎草紙:
    一波三折的化學造假

    2004年,意大利都靈圣保羅銀行非盈利基金會拿出275萬歐元,購買了一批希臘“徐霞客”阿特米多魯斯的莎草紙,并將它們送到米蘭國立大學的實驗室,進行深入的研究和保護。

    打算將它們捐贈給都靈的埃及博物館——埃及之外最大的埃及文物收藏博物館,但遭到博物館館長艾萊尼·瓦西里卡的強烈反對。

    偽造的莎草紙

    最開始,文獻經過C14測試,發現紙莎草紙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公元15至85年之間,墨水被認為與公元1世紀的墨水類型一致,雖然跟阿特米多魯斯的年代對不上,但也至少有2000年歷史了,即便是贗品,也能算文物。

    阿爾特米多魯斯(以弗所)的作品殘篇

    可故事沒完,有專家又測試了一遍,最終發現了文獻的造假者——康斯坦丁·西蒙尼德斯(Constantine Simonides),一個19世紀的聲名狼藉的文物造假者。

    古埃及的莎草紙書

    此人精通古文獻的偽造手段,他將一些紙莎草紙放在鋅網上,再進行酸處理,可以模擬出兩千年的做舊效果,再用保存的古老墨水在紙上偽造內容,最后就偽造出了“阿特米多魯斯”的作品。



    - 04 -
    波斯公主木乃伊:
    史上最年輕的“古代”公主

    2000年,巴基斯坦有關部門接到情報,意外繳獲了一件叫價1100萬美元的文物。

    根據審訊文物販子得知,這是一具裝在棺材里面的木乃伊,由于地震被人發現。


    木乃伊保存完好,身上纏滿了樹脂繃帶,胸口覆蓋著黃金鎧甲,臉上戴有黃金面罩,頭上戴有黃金王冠,和當初圖坦卡蒙的棺槨被打開時的情景差不多。

    最讓人興奮的是,在這具棺材上面發現了神秘的楔形文字。

    語言文字專家判斷,這些楔形文字屬于古波斯語,木乃伊是一位叫羅杜炯的波斯公主。

    然而,后來在“羅杜炯”棺木上的銘文刻痕中發現了現代鉛筆芯痕跡,碳14 測定顯示,棺材中所躺的草墊制作于50年前。


    人們才意識到這具所謂的木乃伊,只是現代人偽造的一件假文物。后續調查顯示,這具木乃伊的主人死于1996年,也就是說這具木乃伊偽造時間不超過4年。



    - 05 -
    水晶骨頭
    大英博物館也被騙了

    墨西哥的原居民阿茲特克人有用石頭、骨頭、木頭等材料雕刻人頭骨的習俗,稱為“死亡頭”。

    其中有一些是用水晶雕刻的,形狀夸張、抽象,風格較為一致,而且一般都很小。


    2005年1月,一起水晶頭骨造假事件震驚了考古界。

    大英博物館所珍藏的古阿茲特克人的水晶頭骨,據稱是古阿茲特克人的遺物,然而研究人員在大英博物館對水晶頭骨進行的實驗表明,區別牙齒的鋸線用的是9世紀才發明的珠寶雕刻技術。

    科學家們曾把水晶頭骨和真正的人類頭骨作了比較,發現與真正的人類頭骨相差無幾。

    我們知道,近代光學產生于十七世紀,而人類準確地認識自己的骨骼結構,更是十八世紀解剖學興起以后的事。



    - 06 -
    死海古卷
    騙過博物館的偽造品?

    貝都因的牧羊人于1947年在死海岸邊庫姆蘭(Qumran)定居點周圍的洞穴中,發現許多內藏羊皮卷和紙莎草卷文獻的陶壇。

    現死海古卷的洞穴

    這些羊皮卷被證實是一些用希伯來文書寫的早期猶太教、基督教的經文。

    這些在死海附近山洞中發現的兩千年前的卷軸統稱為“死海卷軸”,它是研究猶太教、伊斯蘭教、基督教發展史的文獻資料。


    在本世紀初,一批死海古卷新的碎片流入文物市場,這些碎片來源不明,上面刻有圣經經文。

    這些碎片被私人收藏家和機構花費數百萬美元搶購。挪威學者賈斯特內斯告訴以色列《國土報》,自2002年以來,許多出版物都證實了碎片是偽造的。

    偽造的死海古卷

    2018年10月,華盛頓的圣經博物館承認,館內收藏的五個死海卷軸是假的。

    博物館稱,2017年,圣經博物館的16張死海卷軸作品被送往德國聯邦材料研究與測試研究所,由雷賓教授進行一系列測試后得出“五個碎片顯示出與古代起源不一致的特征”,被判定為現代偽造品。



    - 07 -
    皮爾丹人
    差點改變歷史的騙局?

    “皮爾丹人”是人類學史上著名的騙局。1913年,在英國皮爾丹(Piltdown)地區的沙礫中發現了一個類人猿頭骨。

    科學家們覺得他們發現了人類和猿猴之間進化缺失的環節,為此還在英國皇家地理協會季刊上發表多篇文章。

    皮爾丹人頭骨復原模型

    這顆令科學家魂牽夢繞的關鍵頭骨,交由大英博物館進行修復。

    這顆頭骨一部分像人類,而另一部分卻非常像猿猴。但科學家們一直深信這就是進化的中間產物。

    直到1953年,科學家們最終揭示這只是一個科學騙局,是查爾斯道森的杰作。

    現場勘查中的道森(左)和伍德沃德(右)

    1915年約翰?庫克的描繪畫作 學者們在仔細研究皮爾丹人頭骨

    這顆頭骨的顱骨部分屬于一位中世紀死者,下顎骨來自一只猩猩,牙齒來自黑猩猩。這個被稱為“皮爾丹人”的類人猿頭骨,只是中世紀人類頭骨和猩猩牙齒拼湊起來的贗品。



    - 08 -
    所羅門王石碑
    寫錯句子的文物?

    2001年,一塊石碑被送到以色列考古界的權威專家面前,石碑的歷史可追溯到公元前1000年。

    石碑表面所刻文字記錄了修復所羅門圣殿一事,這是關于這座傳說中的建筑物所找到的第一件考古學上的證據。

    BBC 地平線 所羅門國王的石碑 的劇照

    但是最終,地質考古學家尤沃爾.戈倫博士發現,石碑的來源只是一塊取自十字軍城堡的磚塊,石碑上甚至把“我'修繕'圣殿”錯寫成了“我'損壞'圣殿”,BBC專門做了一期紀錄片揭露這個贗品。



    - 09 -
    斐濟美人魚化石
    用猴子拼接的“海妖”

    從古至今,美人魚一直是熱門話題。早在公元前3世紀,巴比侖的史學家巴羅索斯在《古代歷史》一書中就有關于美人魚的記載。

    到了近代,美人魚更是成為人們茶余飯后,嘴邊的常客。


    斐濟美人魚(Fiji mermaid,或Feejee Mermaid), 被P.T巴納姆博物館宣傳為海妖的假貨,其實是用一只猴子的部分軀干和頭部,與魚的后半部分縫合在一起,再覆蓋混泥紙漿而制成的。

    然而,就是這么一件粗制濫造的假貨標本,在被博物館展覽后,引起了極大關注,并在此后的近20年間,人們一直相信這具美人魚標本就是真的。


    但可惜的是,斐濟美人魚復合標本在1960年代的一場大火中,被毀尸滅跡。

    盤點了這么多造假事件,可以發現造假的原因是有跡可循的。

    就拿西方國家來說,他們的考古活動大多是個人行為,名義上是考古學家實際上是商人。

    看到第一波發掘古物的人名利雙收,自然有越來越多的人加入,文物數量有限,造假似乎順理成章。


    不像中國商朝以來就有完整的文字記載,西方國家的古代史其實存在大量空白,甚至以《荷馬史詩》和《圣經》作為真實歷史參考依據,這就為造假留下了巨大的空間。

    有趣的是,除了金錢,也有人是出于某種更“崇高”的目的偽造文物。

    英國哥特建筑復興運動的先驅桑德森·米勒就喜歡偽造城堡遺跡。這不僅是為了滿足那些貴族客戶的特殊趣味,更是為了突出強調他們的家族傳承和血統。

    畢竟還有什么方法能比指認一座城堡曾屬于祖先更能證明自己的高貴出身呢?




    話題征集

    評論區留下你最想看的話題,點贊前三名的話題有機會入選小印話題庫,最終入選的inker會獲得本印的獨家贈書嗷~



     作者:一肖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一级a做爰片,夜夜骑网站,黄色视频做爰视频,很色的床上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