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s0321 / 散文 / 大 考-鄭州日報數字報

分享

   

大 考-鄭州日報數字報

2021-08-27  wps0321

 ? 薛培政

一場特大暴雨來襲,降雨量突破歷史極值,一時間山洪暴發,溝滿河平。

村里千余口人,分散居住在6平方公里的深山溝里,一旦發生意外咋辦?后半晌,駐村第一書記陸明望著像被捅漏了一樣的天,眉宇間凝成了川字。

雨越下越大,雨點打的人睜不開眼,天地之間就像掛著一幅寬大的雨簾,迷蒙蒙的一片。

眼見積水越來越深,水位洶涌著上漲,陸明越發覺得不對勁兒。他立馬召集村兩委成員,當即做出決定,村里企業停工停產、迅速組織群眾轉移。

這大雨天里,要將分散居住在溝溝梁梁的千余口人,轉移到安全的地方,哪是動動嘴就能辦到的事兒?

“這事十萬火急,沒得商量,每人包一個村民組,抓緊組織撤離,越快越好!”此時的陸明鐵青著臉,吐口唾沫砸個坑。

瞬間,他和幾個村干部的身影,消失在茫茫雨霧中。

“沒事兒,俺家這兒地勢高,再大的雨也淹不了。”

“俺家老幾輩兒就住在這里,啥時被淹過?”

…………

窮家難舍,故土難離。他們冒著瓢潑大雨一家家上門勸說,任憑磨破嘴皮子,有人說啥也不愿搬。

看著眼前這糾纏不清的場面,聽著村干部們無奈的電話訴說,陸明心里急得像著了火一樣,果斷決絕地說道:“沒時間啰唆,抬也要給我抬走,所有不滿我擔著!”

入夜,泥石流爆發了,天地間混沌一片,到處都是泥漿和洪水,路也斷了,幸好人都安全轉移到地勢較高的村辦工廠,再晚一步后果不敢想。

大雨仍沒有停的跡象,午夜,照明用電、手機通信都已中斷。

漆黑如墨的深夜里,風雨聲、洪水聲、墻體垮塌聲混雜在一起,噼里啪啦,轟轟隆隆,不斷撞擊著人們的耳膜,不由得又讓人平添了幾分焦慮和擔憂。

陸明抹了一把疲倦的臉,拿著手電筒把所有安置點檢查一遍后,見村民情緒比較穩定,心里略微感到踏實了些。他叮囑值班干部道:“這次降雨不同以往,千萬不能掉以輕心,就是死看硬守,也要把全體村民的安全守住。”

誰料,他剛回到村委,還沒顧上喘口氣,一陣急促的叫喊聲傳來,他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一村民組長氣喘吁吁地跑來報告:“俺組的王大夯,幾個人都攔不住,跑回家牽牛去了!”

真是怕啥來啥,又是王大夯,他當初就是被人架著來的,這個一根筋啊!陸明顧不上多想,拿起手電筒,冒著大雨淌著泥水朝前追去。

還好,人還沒走出多遠,就被他追上了。

聽著陸明的勸說,王大夯的執拗勁兒上來了,梗著脖子吼道:“刀子割在誰身上誰疼,俺那兩頭犍子牛要被沖走,這家可就塌半邊天了!”

“王叔,只要人沒事,日子就有奔頭,牛沒了,我貸款幫你買!”

他好說歹說,總算把王大夯拖了回來。剛離開,那段路就塌方了,離他們不足兩丈遠,倆人腿都軟了。

終于在擔憂中等到黎明,又一個急切的消息傳來:五組有個孕婦待產,需要抓緊送鎮醫院!

通往山外的大路不通,只能上山繞小路。陸明立刻挑選幾名壯勞力,由村主任帶隊,放羊人當向導,用擔架抬孕婦送醫院。安排妥當后,他緊緊握住村主任的手,神情嚴肅地說道:“安全第一,要把人一個不少地帶回來!”

天亮后,雨終于小了。一些思家心切的村民,哭著鬧著要回家,陸明依舊耐住性子,好言勸慰鄉親們。

為防止意外,他安排村組干部把守路口,嚴厲地說道:“為了安全,咱寧可聽罵聲、決不聽哭聲,一個人也不能放回去!”

臨近中午,好消息接踵而來,市領導帶著搶險工程隊趕到了;國網供電公司和通信公司的專業搶險隊也趕來了;被送往醫院的孕婦母子平安,村里所有人都安全了。

那一刻,這個獲得“全省脫貧攻堅優秀村第一書記”榮譽稱號的小伙子,臉上的愁眉終于舒展開了。頓時,眼淚就像那天的雨,嘩嘩地流了下來。

少頃,他猛然回過神來,望著眼前那一雙雙期盼的眼睛,一種強烈的責任感涌上心頭,作為一村人的“主心骨”,他要為村民撐起這片天。

他用力抹了一把眼淚,把手一揮,帶領數百名村民迅速投入了災后自救恢復生產。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一级a做爰片,夜夜骑网站,黄色视频做爰视频,很色的床上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