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而有齒 / 待分類 / 【南江村采風】馮婉貞:南江魂

分享

   

【南江村采風】馮婉貞:南江魂

2021-08-27  言而有齒


本文作者馮婉貞。

南江魂

時光荏苒,彈指間已在港南一帶蝸居了三年的青蔥歲月,話說南江村之于我并不陌生,然如此近距離而全面地接觸卻是頭一回,用四個字形容便是“宛若初識”!

“清江一曲抱村流,長夏江村事事幽。”南江村,顧名思義是依江形成的城中村落。在喧囂吵鬧的街市過了繁忙的十字路口,直走、往前,入了村口,仿佛突然間就掉進了另一個空間。這里幽靜、安適,綠草叢生,古樹參天,處處皆是泥土的氣息。不時有三五村民集于一隅,或閑聊,或打牌,或閉目小憩,真真是應了陶淵明的“采菊東南下,悠然見南山”。

南江村是有名的“陸績故城”,陸績的故事在這里一代代廣為流傳:

相傳陸績勤政愛民,時值郁林地處嶺南,氣候炎熱,疫痢流行,為改善飲水和生活條件,避免疾病傳播,他在南江村黃屯邊鑿井,人稱陸公井,后五代時劉博古念及陸績懷橘孝母之道,遂在井邊栽橘一株,故又名為橘井。此外,他還興辦蒙館,為傳播中原地區的文化起到了重要作用。為了表達其對駐地之情的熱愛,他甚至將在任所生之女取名郁生。陸績一生為官清正潔廉,據傳其任滿還家時因全部家當不滿一船,船吃水太淺無法航行,只好搬了岸上的大石壓船才得順利返家。

“陸績不僅是個好官,還是個孝子……”

在懷橘坊中團社、三多社前,白發蒼蒼的老人家將過去的事情娓娓道來,眉眼之間滿是璀璨的神采,這是一個南江村后世子孫對陸績深深的崇敬之情!

聽完故事,當地的向導引著我們陸續參觀了懷橘坊、橘井名區,模糊斑駁的字跡,灰舊孤清卻紅色香火鼎盛的社稷神位,讓我們依稀見到了陸績本人那光輝正直的形象,對于這個已逝去兩千多年的古人,我們忍不住要肅然起敬。

隨后,我們沿著腳下青灰色的古馳道往渡頭方向一直走,便來到了建于民國十七年的中山公園馳道牌坊,這里曾經是上個世紀貴港地區十分繁盛的南江古碼頭。

“小時候,我們去港北都是從這里渡船過去的,騎自行單車也不怕,扛起來放船上就可以一起擺渡到對面的大東碼頭。”對南江古碼頭記憶尤為深刻的老宋會心笑道。在他們那一代,有著很深的碼頭情懷。

據前輩們描述,古碼頭曾是連接港南、港北的捷徑,過去運貨載人,商旅往來,煞是熱鬧,但因為時代的發展,事物的更迭,如今的古碼頭已凋零成一片不毛之地,幾艘泊船,百無聊賴地停靠在江南的岸邊,岸上零丁的幾個工人正低頭彎腰忙著翻新重建破舊的石階,沒有鼎沸的人聲,沒有喧嘩的場景,只有涼涼的十月秋風颯颯,仿佛一切都靜靜地沉睡在逝去的歷史搖籃里。

第一次見到南江古碼頭昌盛時期的全景,是在一個老科長的微信朋友圈里,當時她朋友圈說說里放有六張相片,卻只有一張是南江古碼頭的。相片里面的古碼頭,車水馬龍,人群川流不息,商貿繁榮,全然不是當下雜草叢生、一片荒廢的景象。或許唯獨還能找得到與之相似的地方,就只剩古碼頭遺址上方的中山公園馳道牌坊以及江邊幾平方米的原始階梯了。

“春潮帶雨晚來急,野渡無人舟自橫。”站在南江古碼頭遺址上,面對廣闊的江面,我感到有些迷茫,怎么也無法從雜亂的土石堆中探尋到半點當年碼頭昌盛的影子。時隔幾十年,誰又能預料得到往日一個如此聲勢浩大的地方,沉寂沒落之后,留下的只有一塊冰冷蒼白的遺址紀念碑?不禁令人感到唏噓、惋惜。有時候,滾滾東流的江水,沖走的除了一層層沙子,還有沉甸甸的歷史!

南江村的古跡遺存還有許多,始建于明朝洪武年間的黃氏祖祠、明代舉人黃守規修建的亞魁牌坊、羅泊灣屯的安瀾塔、奉供著伏波將軍的伏波廟……它們歷經了幾個朝代的變遷,最終撐起了整片南江社區的文化底蘊,鑄就成南江的魂。 然而由于缺乏發掘和保護,很多諸如此類獨特的歷史文化符號,生生被歲月雕鑄成最不起眼的模樣,一些正在被世人淡忘,一些正在殘破消亡……

 “我外婆家在橘井名區牌樓路左邊有一間青磚瓦房,不過現在要拆了。”一個家住南江村的朋友感慨萬千道。


古樹蔥蘢,遠離煩囂。


江邊即景。


在南江古碼頭遺址留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一级a做爰片,夜夜骑网站,黄色视频做爰视频,很色的床上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