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標犯罪辯護 / 文件夾1 / 以主觀故意為視角,實證剖析假冒注冊商標...

分享

   

以主觀故意為視角,實證剖析假冒注冊商標罪該如何無罪辯護?

2021-08-27  商標犯罪...

關鍵詞:假冒注冊商標罪 無罪辯護 主觀故意 證據體系 專業律師 注冊商標

作者:何國銘律師

在假冒注冊商標罪的主觀構成要件上,其要求被追訴人具有犯罪故意,包括直接故意與間接故意。要求被追訴人認識到自己所使用的商標與他人已經注冊的商標相同,且認識到自己的行為并沒有得到注冊商標人的許可與授權。

在司法實踐中,我們經常能夠看到一些被追訴讓你受人雇傭而參與到假冒注冊商標的犯罪活動,盡管其客觀上確實實施了假冒注冊商標的行為,但其僅是出于好意幫助親友,主觀對自己的行為性質并不具有認識,或其僅是打工接受酬勞的,僅負責加工承攬環節中的其中一環,對企業、工廠所生產的物品是否屬于假冒不具有主觀認識。在此情形下,辯護律師應大膽作無罪辯護。

為了研究假冒注冊商標罪的無罪辯護要點,我們團隊用以下八個較為經典的無罪案件為例,以主觀構成要件為切入點,共同剖析假冒注冊商標罪的辯護要點。

案例一:案發于浙江的一起案件。王某甲在鄉村租賃一處房屋,專門用于Freshlook彩色隱形眼鏡加工包裝。王某甲負責聯系客戶,吩咐他的妻子馬某負責填寫物流單據和發貨工作,讓他的父親王某某負責粘貼商標標簽和裝盒工作。爾后,通過網站等渠道,大肆向美國、加拿大、英國等國外客戶銷售。

在這起案件中,鑒于王某甲的年邁父親王某某對粘貼的商標標簽是否侵權、銷售的隱形眼鏡質量是否合格,均不知情,其只是為了減輕孩子的負責提供簡單的勞務。在案的證據不足以證實王某某具有協助他人假冒注冊商標的主觀故意。最終辦案人員對王某某作出不起訴處理。

案號二:案發于廣州的一起案件。章某在一鐵皮屋倉庫內搬運貨物時被辦案人員抓獲了。隨即,公安人員在現場繳獲假冒“MAC”注冊商標的粉底液、粉餅及假冒“innisfree”注冊商標的防曬霜1批。經過鑒定,上述假冒注冊商標的化妝品按市場價值來計算,其共價值人民幣約七十一萬元。

在這起案件中,鑒于搬運行為并非假冒行為,在案也無證據能夠證實章某有實施參與假冒注冊商標的行為,不能排除其是受雇而僅負責搬運工作,對商品是否假冒不具有主觀認識。最終檢察人員對這起案件作出不起訴處理。

案例三:案發于武漢的一起案件。陳某在未經“哥倆好”商標所有人許可的情況下,以每天50元的報酬在寇某的家中為寇某吸塑包裝假冒“哥倆好”AB膠,獲得了2500元報酬。在這起案件中,鑒于陳某在偵查階段、審查起訴階段都始終供述其與寇某僅存在雇傭關系,其對寇某所生產“哥倆好”商標的權屬問題并不知情,并且也只是做吸塑包裝工作,工作時間也不穩定,不存在主觀上故意。由此,依法對陳某作出不起訴處理。

案例四:案發于天津的一起案件。李某系當地某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黃某系該公司的一名員工,黃某聽從老板李某的指示,協助制作了天津某鋼管集團有限公司的品牌注冊商標,用于該公司非法生產假冒品牌注冊商標鋼塑管30多捆,約值21萬元。在這起案件中,基于黃某作為該公司的員工,系在李某的指使下制作品牌注冊商標膠條的,對于該公司是否得到天津**鋼管集團有限公司授權許可使用并不知情,在李某口供并不否認的情況下,即不能排除黃某主觀上不具有犯罪故意的可能,后辦案人員對黃某作出不起訴處理。

案例五:這是廣東本地的一起案件。蘇某、詹某等人創立了一家科技公司,專門生產手機蓋板,在未有經過合法注冊商標持有人的許可,其雇傭被王某等11人在私自開辦的手機蓋板廠內生產假冒“OPPO”、“VIVO”、“Honor”、“HUAWEI”等注冊商標的手機蓋板,并將所生產的假冒注冊商標的手機蓋板對外銷售。后被人舉報,偵查人員在案發現場假冒“OPPO”、“VIVO”、“Honor”、“HUAWEI”商標的手機蓋板一批,經過鑒定,上述查獲標手機蓋板均系假冒商標產品,價值共計人民幣二十一萬元。

后經過查實,王某等十一人系受雇傭而參與到犯罪活動中,受他人蒙騙而實施了生產手機蓋板的,主觀上對假冒注冊商標活動并不知情。最終辦案檢察人員對王某等事十一人都作出不起訴處理。

案例六:這同樣是一起廣州本地的案件。民警在一處公寓的倉庫內,當場抓獲了涉嫌吳某和李某,并且還在現場扣押了一批假冒注冊商標CELINE和LOEWE品牌的手袋三千個,價值十一萬元人民幣。這起案件,鑒于吳某和李某都只是接受何某的請托,稱按照貨號對已包裝好的手袋進行打包發貨,由此至終都不知道具體品牌。所以,吳某、李某對物品是否屬于假冒注冊的商品是不存在主觀認識的,不具有犯罪的主觀故意。最終吳某及李某均獲得了無罪釋放。

案例七:案發于廣東的一起案件。朱某與王某開設了一家服裝廠,先后雇傭了楊某、肖某、周某等人生產假冒“adidas”、“Jeep”、“NB”等注冊商標運動服裝約十萬件,并將這些假冒的運動服裝通過貨運托運的形式銷售給徐某、夏某等人。后公安機關將該服裝廠查獲,并在現場查獲了假冒“adidas”等注冊商標服裝一共一千六百多件、“adidas”注冊商標標識四萬個。銷售金額約四十萬元。在這起案件中,鑒于楊某、肖某、周某等人系受人雇傭而從事一些簡單性的勞務工作,并未認識到其所實施的是假冒他人注冊商標的侵權行為,由此依法對楊某等三人作出不起訴處理。

案例八:這依然是廣州本地的一起案件。夏某等八人在一處工廠租用了一處廠房作為生產場所,生產、銷售假冒“完美”、“科顏氏”等注冊商標的化妝品。與此同時,雇傭了葉某使用其名下貨車負責運輸、送(發)貨等工作。后遭他人舉報,公安人員在上述工廠查獲了蘆薈膠、面膜等一批。經認定,夏某非法經營的數額約兩百多萬。在這起案件中,因葉某僅是受他人的雇傭而從事運輸、發貨工作,對假冒注冊商標的核心工作實際并不了解,主觀上未認識其涉嫌行為屬于協助他人假冒注冊商品,最終葉某獲無罪釋放。

在司法實務中,對行為人涉嫌假冒注冊商標犯罪,最終因其主觀上不知情而獲無罪釋放的情形甚多。但刑事案件很復雜,注冊商標犯罪案件更復雜,根據在案證據和事實,如何分析、判斷、論證、認定被追訴人是否具有假冒注冊商標的主觀故意,被追訴人涉案行為是否構成犯罪,這無疑是世界級的難題和研究課題。因此,我們認為:判斷相關案件被追訴人主觀上是否明知,其是否具有犯罪的主觀故意,也只能根據具體個案進行具體分析。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一级a做爰片,夜夜骑网站,黄色视频做爰视频,很色的床上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