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標犯罪辯護 / 文件夾1 / 以口供為視角,實證探討假冒注冊商標罪之...

分享

   

以口供為視角,實證探討假冒注冊商標罪之無罪辯護要點

2021-08-27  商標犯罪...

關鍵詞:假冒注冊商標罪 無罪辯護 專業律師 口供 證據體系 注冊商標

被告人供述與辯解是刑事訴訟法規定的法定證據種類之一。犯罪嫌疑人是否實施了犯罪,其本人最清楚,其供述能夠成為反映案件事實最詳細,且最真切的證據。因此,被告人的供述與辯解一向以來被視為刑事案件中的證據之王。不容置疑的是,口供是直接證據,能夠直觀地反映案件的事實。對案外人而言,從被追訴人口中所吐出來的供述也是最便捷、最有效地了解案件事實經過的關鍵詞證據,這也是辦案人員一向以來對其重視的主要原因。

另一方面,被告人的口供也是最不具有穩定性的,虛假性也最高,時翻時供、相互對立與矛盾在司法實踐中常有發生。因此,如何判斷被告人口供是否符合案件事實,往往會成為案件的焦點。在假冒注冊商標的犯罪案件中,我們經常能夠看到被起獲的多是一處團伙、一家公司或一個企業,而被立案追究刑事責任的往往不只一個被追訴人。假定被追訴人系在造假窩點、制假工廠內抓獲的,基于現場人贓并獲的緣故,被追訴人否認與假冒注冊商標犯罪活動之間的相關性還是較難的。但對于僅因同案人的口供而被指控為出資造假,偶有制假,中途退伙的被追訴人,我們又該如何辨析其是否適格?

須知,孤證不能定罪,單憑同案人的口供不足以認定案件事實。在證據體系方面,只有綜合全案的證據,并且是能排除合理懷疑的前提下,方可認定案件事實。接下來,我們以幾則實證案件為例,剖析基于口供孤證,而最終獲不起訴的假冒注冊商標案件。

案例一:案發于山西的一起案件。周某為了牟利,在家將購得的散酒灌裝到藍色水晶瓶中,假冒為汾酒對外出售。后經他人舉報,偵查人員在周某家中查獲了假冒汾酒122件,假冒汾酒包裝材料20套,并現場抓獲了周某。經鑒定,上述汾酒及包裝合計11萬元。被抓獲歸案的周某供述,其僅是接受杜某的委托假冒汾酒,實際辦案人員所扣押的汾酒及包裝材料都是杜某從他處購買的。換句話來說,杜某才是這起案件背后的真正出資人。那么周某的口供是否屬于案件事實呢?

在這起案件中,案件中的證據僅有周某的前兩次訊問筆錄供述其做假汾酒是杜某的安排,在此之后,周某又否認了杜某有指令其做假酒。另一方面,杜某在接受辦案人員的幾次訊問中均不承認其出資、安排他人假冒汾酒的事實。除上述證據之外,該案再無其他證據進行佐證,由此不能證實杜某具有假冒注冊商標的犯罪事實,最終杜某獲無罪釋放。

案例二:案發于昆明的一起案件。公安人員在一處民房查獲了一批知名品牌的酒瓶,經鑒定,這批假冒白酒的重價值為2.4萬元。辦案人員隨即抓獲了涉嫌假冒注冊商標罪的李某,據李某供述,其從岳某手中低價收購普通白酒后,灌裝到五糧液、五糧春、劍南春、海之藍等酒瓶,隨之出售某超市,涉案價值約有4.8萬元。對此,涉案的超市員工卻始終否認其有購入李某銷售的白酒。

在這起案件中,我們可以看到辦案人員在涉案民房中查獲的酒瓶等酒類物品是應當計入假冒注冊商標罪的經營數額的。但經鑒定,這部分尚未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金額僅有2.4萬元,而證實李某已銷售價值4.8萬元假冒知名酒類商標的商品的相關證據僅有李某的口供,而無其他證據予以佐證,根據孤證不能定罪的原則,本案在認定李某在假冒注冊商標的經營數額上事實不清,不足以證實本案已達到了定罪的數額標準。故對李某作出了無罪處理。

案例三:案發于中山的一起假冒注冊商標罪案件中,張某系中山某電線電纜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張某在未經注冊商標人的許可與授權的情況下,私自在自己生產的電線電纜上印制廣東日豐公司的“RIFENG”商標。經銷售者舉報,辦案人員順藤摸瓜,在張某的住所內將其抓獲,并且還查扣3批假冒上述注冊商標的電線電纜,價值人民幣58萬元。

歸案后的張某供述周某也有暗中出資參與,系該案的隱性股東之一,但經過辦案人員調查取證,這起案件除了張某的口供外,無相關的物證、書證及聊天記錄、轉賬記錄等證據證實周某有出資參與到假冒注冊商標的犯罪活動中,最終周某獲無罪釋放。

案例四:廣東本土的一起案件。黃某在租用村邊的一處小房作為假冒知名手機的小作坊后,又雇傭了兩名員工生產冒牌三星、諾基亞、蘋果等手機的充電器,生產出來的成品銷售給與唐某、朱某等人。某天,派出所的辦案人員到黃某經營的小作坊檢查,現場抓獲兩名員工及黃某。據黃某供述,陳某也有出資,并且有協助自己管理小作坊。對此,兩名員工卻表示并不知情,基于該案能夠證實陳某有實施假冒注冊商標行為的證據僅有黃某的口供,而無證人證言、出貨單據、轉賬記錄等相關證據的證實,最終辦案人員對陳某作出了不起訴處理。

案例五:案發于山東的一起案件。偵查機關認為張某與田某租用了村內的一處民房作為生產基地,先從廣州購進“白蘭地香精”等十余種非食品添加劑,后在江蘇購進帶有商標的空洋酒瓶子及包裝,通過假冒“芝華士”、“軒尼詩”、“黑牌”、“紅牌”、“百齡壇”、“伏特加”、人頭馬等國外著名洋酒品牌注冊商標,將成品銷售到江蘇各地。非法經營的數額達50萬元。但這起案件中,除了已經歸案的田某供述張某有參與假冒活動之外,在案并無相關的書證、證人證言證實,最終辦案檢察人員對張某作出了不起訴處理。

法治是社會正義的最后防線,而口供具有不穩定性,時供時翻的現象在司法實務中經常出現。而諸多錯案何以釀成,根源就是辦案人員過分相信口供的證明力,而忽視在案證據鏈是否完備,是否能論證出唯一性的、具有排他性的結論。為此,強調唯憑口供不足以定案司法理念,更具有現實意義。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一级a做爰片,夜夜骑网站,黄色视频做爰视频,很色的床上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