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華視窗 / 待分類 / 王村夜雨

分享

   

王村夜雨

2021-09-04  碧華視窗

前言:

清理書房,翻出2002年的雜志《風景名勝》第三期,該雜志是專門推介國內知名景點的,很不容易上稿。很幸運的是,我為湘西王村寫的一篇散文刊在該期,這樣的散文,與目前動輒四五千字一篇的散文相比,短小得令我汗顏。

王村夜雨

作者:周碧華

(圖片來源于網絡)

從羅依溪坐車沿著山崖上鑿出的路,約摸20分鐘就到了一個山勢較為平緩的地帶,隔著廖家溪而望,對岸約三里長的一片以黑為主色調的建筑群,依山勢向酉水河次第鋪去,這就是王村了。自從劉曉慶在這里拍攝《芙蓉鎮》后,王村就名聞天下,游人把千百年來的寧靜給攪碎了。我是姍姍來遲者,我想避開喧囂,盡量地尋找王村的本色。

  在白天,我并未像其他人一樣去猛洞河漂流,我和游伴在那條老巷里來回走了四趟!就像我前世在這里遺落了什么珍貴的東西。黃昏時分,游伴提議再走一遍老巷。老巷盡頭,酉水河呈現在眼前,這時的酉水碧陰陰的,厚而不膩,輕風拂著水面,水的柔波顯得很婉約。有船家相邀,10元錢一坐,我和游伴相視而笑:黃昏里蕩槳酉水河,該是另一番情趣吧。

  小船輕巧如女子的細腰,也許是我們所懷的歡樂太多,小船竟有些不堪重負,船舷只高出水面一點點。河上的風吹來,將我洗得清清爽爽。回望岸上,王村的點點燈火已撒在溪上河上,山已朦膿,水也朦膿,我竟有一種離開凡塵的感覺。這時,先是一絲絲,后是一滴滴,涼涼的,我疑心是漿片掠起的水珠被風吹到我臉上,但漸漸地,岸上的王村如籠罩在煙霧中,是夜幕降臨了。河面上只有我們一只小船,水與山,山與天都已連成一體,我竟感到從未有過的神秘感。

  我從小在洞庭水鄉長大,也曾有過水上遇雨的經歷,那時必定心情糟透了,哪有現在這番詩意呢,你看,水上飄起薄霧,岸上的燈火如醉人的眼……船靠岸后,我們趕緊向老巷奔去,一進巷口,巷兩邊長長的屋宇就像是山民伸過來的厚實胳膊,我們頓時感覺溫暖了許多。

在巷內,因為屋檐的遮掩,我和游伴從容走著。磨得發光的青石板在夜雨的洗滌下,被燈映得發白,山里人關門早,巷內只有零星的燈光,因此,青石板路也是暗一截,又閃亮一截。長長的巷子就越加顯得幽深而神秘,巷內只有雨聲和我們的足音。想像在缺少照明的古代,王村人一天辛勞早早睡去之后,整個巷內就只有狗醒著,狗吠聲從巷頭一直滾到巷尾,王村在長長的寂寞里等待天明。

 巷內有株老桂花樹,入夜散發出濃濃的香氣,簡直香了一巷子,雨將那香氣粘在我們身上,不醉才怪哩。


  夜宿“芙蓉賓館”,站在階前,見雨絲亮而整齊地從檐前往下掛著,我突然想起白天在作坊里看到的織錦女,這雨絲活像她們織機上的五彩絲線,仿佛是她們要將大地與天空織成一件絕世精品。

王村的夜靜得能聽到土地被雨水泡軟的聲音,很久沒有聽雨的心情了,在都市怎能有這樣的心情呢,雨打在水泥上和打在青石板上是絕對不同的回響。我和友人在偏遠的王村徹夜長談,雨聲為我們合奏,確實不失為人生一大樂趣。

我們聽到王村的雨不厭其煩地下了一夜,我才知道,王村的雨和王村的人是很有耐性的,經過千百年來的洗刷,王村的苦難終于洗凈了,她已成為了一塊閃亮的招牌。

(原載《風景名勝》雜志2002年3月號)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一级a做爰片,夜夜骑网站,黄色视频做爰视频,很色的床上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