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安老家千島湖 / 待分類 / 淳安“西鄉”

分享

   

淳安“西鄉”

2021-12-15  淳安老家...

淳安“西鄉”

/余利歸

王愛春先生在采訪新安江移民的過程中,聽到許多淳安外遷老移民自稱“西鄉人”,于是對“西鄉”的概念和來歷來了興趣,讓我揚撰文作一些闡述和介紹。筆者之前接觸到一些史料,腦海中有一個關于“西鄉”的粗略印象,便告知于他,所謂“西鄉”,是一個老淳安的區域概念,指的是淳西鄉鎮,大致在現在的威坪區域。

老淳安有十四鄉三十六都,這鄉都所指的是“行政區域”,因其在縣域內的方位不同,分別處于縣城的東南西北,史志文章中往往跳出鄉都的概念,以邑南、邑東、淳西、淳北等“地理區域”概念來表述和指代有關鄉都村落及人物事件所處的位置,抑或是文人的創作,抑或是民間的約定成俗,有關縣東縣西縣南縣北的地理區域概念慢慢演變成了東鄉、西鄉、南鄉、北鄉概念。

所謂東鄉、西鄉、南鄉、北鄉概念,古已有之。比如老淳安是析古歙縣東鄉、老遂安是析古歙縣南鄉而設置。

老淳安何時形成東鄉、西鄉、南鄉、北鄉概念?

筆者查閱明朝嘉靖《淳安縣志》,沒有查到這樣一些概念,但在有關商輅的文獻中,已經有“南鄉”的記載。

 淳安有支應氏,祖居淳安西隅。明朝應顥登進士,與商輅同朝為官。商輅撰寫的《封御史應公二親墓碣銘》,記載的就是應顥的祖父應彥質及祖母項氏,其“墓在邑之南鄉尚家源”。

明朝正德年間楊子器撰寫的《商文毅公傳》,記載商輅及夫人盧氏“墓在淳安南鄉銅橋”。

缺乏應氏宗譜,“尚家源”在何處難以考據。商氏宗譜有墓圖及文字記載,墓圖標有“桐橋”,文字記載商輅墓在淳安縣南十里仁壽鄉黃壇嶺下樓上坂,又名高樓坂。是在今上江埠上游水域,處于原淳安縣城之南。

根據對應法則,有“南鄉”,就有東鄉、西鄉、北鄉。老淳安東鄉、西鄉、南鄉、北鄉概念在明朝就已經形成。

到清朝,老淳安東鄉、西鄉、南鄉、北鄉概念在縣志中得到完整體現。清朝乾隆、光緒《淳安縣志》就有東鄉、西鄉、南鄉、北鄉的記述:

關于東鄉有一條記載。

縣志《附載梅峰書院舊管產業》記載,枳塢田三畝,綱塘底田二畝,朝佛坵底卸葛坵田一畝七分,慈塘源頭高塘彎田七分、慈塘源田六分、莊塢里未山后田一畝二分、紅坭枧頭田五分五厘,以上七號在二十一都三圖;金家門前田六分六厘,控源五塘下田一畝七分,又七畝坵田一畝六分,又塔石坵田一畝六分,以上四號在二十二都二圖金家莊;富舟坂田四分六厘,在二十二都一圖宋家莊。以上田十二號系東鄉云峰吳邦瑞等捐助。

關于南鄉有一條記載。

縣志《方伎》記載,商殿傅,南鄉大田莊人。道光戊子科武舉,精歧黃,留都二十馀年,延醫者踵門不絕,無不應手而效。一時有名醫之目。肅親王贈以額曰起予者商也。自王公以下贈額者以數十計。

關于西鄉有四條記載。

    縣志《土物》記載,山核,產邑西鄉,似胡桃而小,樹高大,葉厚而尖,四月間花如柏,其果外生綠軟厚皮,白露前后采之,爛去其皮取核,核中仁盤結,色如丹,味微澀,頗有固精補腎之功焉。荊芥,西鄉六都出者香冽人藥。《方伎》記載,優禪師,青蓮庵僧也,結茅庵于西鄉之幽坑山中。《藝文》任際昌《邑侯胡公賑饑狀》記載,康熙間,知縣胡就臣發米賑濟,在縣城東西兩廟施粥,“自東源來者予東廟食便,自西鄉來者予西廟食便。”

關于北鄉也有四條記載。

縣志《故跡》記載,既濟亭,在縣北六十里。瑯琊吳有珠建。沈廷桂記:淳安縣北道通宣歙,春夏之交,山溪暴泛,……距治五十里,曰洄溪,為尤甚。吳君有珠憫焉。首創橋以便行者,復作亭于其山之麓,顏曰既濟……今嗣君石臣,趾美前人,……近石臣之子曰大成,從余游,為余道其顛末,而北鄉之士過余者每述其善事,為記其略,以刻于石云。《土物》記載,金鰍,產北鄉之合浦等處,長寸余,如小鰻而有斑文。《治行》記載,洪纂,字令元,江南丹陽人。東晉時為淳令,清廉平恕,惠政及民。秩滿年邁,因居于北鄉之偃村。《忠義》記載,方耀,監生,北鄉顯后莊人,年七十二,氣體益壯。咸豐辛酉,粵匪竄淳,耀集鄉團數百人擊賊臨安新城一帶,賊大至,團勇潰,耀手刃數賊,陣亡。

除了縣志,老淳安東鄉、西鄉、南鄉、北鄉之分,亦見于家譜及名人文集。

淳西畢氏宗譜》記載,畢斯凡自歙縣長陔遷清溪縣西鄉梓桐洋合社上坑塢(今梓桐鎮西湖村上坑塢畢家莊)。畢積順自歙縣六甲嶺遷淳安縣西鄉梓川鳳山麓(威坪鎮鳳凰村畢家)。畢天錫、三錫、申錫、天鑣自徽州府城上北街遷淳安縣西鄉威坪鎮(老威坪鎮,庫區)。畢良璽由休寧峽東遷淳安縣西鄉梓桐慈峰石板橋(庫區)。

《東郭余氏宗譜》記載,吳越時,余居厚、余居實同遷遂安蘿蔓塘,居實卒葬淳安坪坦,其次子余以大廬墓筑室居之,遷淳安南鄉平坦(仁壽鄉坦里紫金灣)。

    鳩坑《富溪余氏宗譜》有民國余德駒撰寫的《開辟靈巖源記》,記載,靈巖源,一名九龍源,坐落下南鄉,出口為渡瀆源,盡與壽北六河塘交界。是源由六河塘發脈,迤邐十余里。

清朝賦溪方楘如《集虛齋學古文》有《文學應次魯先生墓志銘》,記載,方介曾,號唯庵,字次魯,順治四年丁亥生,雍正五年丁未卒,春秋八十一矣。后十年,乃偕配王氏,望墓而歸于邑之南鄉,其地曰新塘。

綜合上述資料,再參照淳安老地圖,雖然難以明確劃分東鄉、西鄉、南鄉、北鄉,但大致輪廓也可以呈現出來。今縣城及富文鄉舊屬東鄉,史料中“云峰”屬于這一范圍。原淳城鎮以南,沿新安江而下,南片里商鄉、石林鎮舊屬南鄉,史料中的“平坦”“銅橋”“靈巖源”“大田莊”“尚家源”屬于這一范圍。原淳城鎮以西,金峰、梓桐、威坪、宋村舊屬西鄉,史料中的“六都”“梓桐”“威坪”“梓川鳳山”屬于這一范圍。原淳城鎮以北東源港流域左口、臨岐、屏門、瑤山舊屬北鄉,史料村左口“顯后”、臨岐“合浦”、瑤山“瑯琊”(瑯洞)屬于這一范圍。

離不開的故土,忘不掉的鄉愁。所謂東鄉、西鄉、南鄉、北鄉,也是一道鄉土的烙印,深深刻在人們心中。淳安移民把“西鄉”帶到了遠方。筆者謹以此文獻給遠離故土的淳安老鄉。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一级a做爰片,夜夜骑网站,黄色视频做爰视频,很色的床上视频